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搜索

同志小说:一个处男的故事

[日期:2018-01-20] 来源:  作者:      手机版 http://m.man77.cn
[字体: ]

“废话,课程那么多,都他妈快累死了。”

“那是你自找的!我是问你下课后忙啥呢?”

“嘿嘿,跟江一明打球呢。”

李康像见了鬼似的看着我,然后扁扁嘴。第二天这家伙就不再趴在电脑前打打杀杀了,上完课后屁颠屁颠地跟着我。

我斜着眼睛看了他一眼:“跟着我干吗?”

他理直气壮地说:“打球!”

哎呦,我去!这家伙真是不长见识,没看见我正在追求终身幸福啊。我生硬地一口回绝他:“不行!”

“我又不是跟你玩,我和江一明玩。”丫的说完还像个小孩似的别过头。

刚好江一明从人群中挤过来,李康就拉着江一明直奔体育馆,反而貌似我成了电灯泡。我一路上瞪着李康这小子,丫的愣是装作没看见!算了算了,就让他当次电灯泡吧。我们刷卡进去后,李康就霸占着我的位置和江一明打的热火朝天。丫的技术差不说,拿球拍的手势还难看,像鸡爪似的握着拍子,越看越别扭。更没想到的是从这天开始,李康就成了名副其实的电灯泡,每次打球丫的都要插进来,搞得我直想用球拍抽丫的脑袋。

如果一直这样下去,我觉得生活真是太美好了,虽然有李康这个电灯泡,但我还是感觉很幸福。可惜美好的日子还没持续几天,就匆匆结束了。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江一明又开始煲电话粥。没几天后,我们就看见他和一个女孩子牵着手在广场上溜达。那女孩子我见过,是江一明的老乡,很矜持的样子,有一种独特的感觉。晚上卧谈会,宿舍的兄弟们就开始审问江一明。

吴宝问:“老实交代,那女孩和你什么关系?”

江一明回答:“老乡呗,嘿嘿。”

刘斌也凑热闹:“你这老乡够热情的啊,怕你迷路牵着你的手哇,哈哈… …”

大伙笑着闹着,而我的心却冰冷冰冷。

曾看过三毛的一句话:爱情不是必需品,少了它心中却也荒凉,荒凉日子难过,难过的又岂止是爱情?

我的爱情还没开花就凋谢了。是啊,难过的又岂止是爱情,我难过的事,或许只有自己心里明白,我难过的事不能跟别人说,只能在自己心里藏着,眼睛里却有止不住的寂寞流露出来,可在别人看来又是多么的莫名其妙。爱情在我这里就是禁地,不能踏入半步,想一想都不可以,最终的结局一目了然,过程再看来也变得毫无意义。让自己每天开心地生活在别人的世界,自己的世界就让他荒芜掉吧。本来我就不应该对江一明抱有幻想,可还是不由自主地让自己陷进来。

江一明还像往常一样喊我去打球,我也和往常一样每次都玩得满身大汗。一次我用力过猛,球拍磕在桌子上直接冲江一明脑门上飞过去,他慌忙低下头,球拍擦着头皮飞在了他身后的墙上。这家伙惊魂未定地看着我:“你谋杀亲夫啊!”我听了这话,没心没肺地乐了,忙走过去看他有没有受伤。我们正准备接着玩,他的手机响起来。电话里传来那个女孩的声音。江一明扔下球拍笑嘻嘻地穿好外套冲我“拜拜”就要走。我心里莫名其妙地烦躁,把手里的球拍直接扔在桌上就先离开了。江一明奇怪地看我一眼,继续打电话。

第二天上完课回宿舍后,我看江一明正在看杂志就走过去:“走呗,打球去。”可能是上课有些累,他眼睛没离开杂志回答我:“今天不去了,有点累。”可我今天脑袋里就是一根筋抽了:我靠,他妈你叫老子打球,老子哪次推脱过?老子叫你玩你就累了?

我继续笑着说:“走呗,就玩一会儿。”

他抬头看看我,歉意地笑了笑:“今天真累了,不太想去。”

我不由分说地走上去拉着他的胳膊,脸色就不好看了:“你走不走?”

他也沉下脸来:“我都说不去了!”

我右手握紧的拳头还是没舍得揍在他的脸上,虽然此刻他的眼神厌恶地看着我。正在这时唐林开门进来,看见我们俩这架势问:“怎么了?”我松开手,努力让自己平静下了,负气地走出宿舍。我也不知道自己生气什么。走出宿舍的一刹那,我感觉自己像个失败者似的抬不起头。 我和江一明的关系又回到了从前,形同陌路。

李康每天玩网游玩的昼夜不分,吴宝最后一次分手后就总是和他以前的同学混在一起,而唐林则幸福地和他的女友同居了。宿舍里就剩下我和刘斌俩个人无聊。

一天黄昏吃饭时,我在餐厅门口遇到刘斌,俩人互损对方的形单影只。最后刘斌提议去喝酒,我想了想答应了。学校的禁酒令还是有的,只是我们现在成了老油条,总有办法避过保安或宿舍管理员。

我们来到一家火锅店,刘斌要了一瓶白酒。看这架势这家伙是要一醉方休。我想着自己的酒量,胆颤地问他:“就咱俩能喝一瓶白的嘛,要不喝啤的?”

丫的鄙视地看着我:“你是爷们儿吗?”

嘿!我擦,大不了小爷我舍命陪小人!

两大盘羊肉上桌,我卷起袖子就开吃了。这羊肉很是给力,一盘就是一斤,菜还没动呢,我们就吃饱了。刘斌端起半杯白酒跟我干,我咬着牙像喝凉水似的就咽下肚,顿时从喉咙开始像一团火似的一直烧到胃里。不是我豪爽,是这家伙的眼睛一直贼溜溜地盯着我的酒杯呢!刘斌这家伙喝完吧唧着嘴,夹了一筷子羊肉放在嘴里咀嚼。怪不得这家伙身体好,吃起来像牲口似的。

 

我们聊很多事,聊现在的同学,聊高中生活。我没问他为什么不找女朋友,以他的样子应该不难找到女朋友。我不问他,是怕他反问我为什么不找对象,我不喜欢对人撒谎,可我也不想告诉他自己的情况。其实我特别好奇刘斌不读书那段日子,可我问这家伙时,他总是打岔说别的,他对过去几乎闭口不提。这是我和刘斌第一次谈心,两人都觉得很聊得来,奇怪的是以前咋没发现呢。

一瓶白酒喝完,我们还在兴头上,又喊服务员拿来两瓶啤酒。刘斌酒量很大,我就不行了。吃完饭下楼梯时还没什么感觉,走在街上才感觉自己走路都开始晃悠,路边的霓虹灯似乎也在晃。刘斌这家伙一只胳膊搭在我肩上固定着不让我从另外一边倒,另一只手上夹着一支烟,他呼出的烟味呛的我难受,我忍着没吐。

回到宿舍我倒了一杯热水,打开电脑准备评教(就是期末给代课老师打分),白天给忘了,刚才走在楼道里听见有人讨论我才想起来。刘斌眯着眼睛看着我:“你还能评吗?上床睡觉吧,明天再说。”我很鄙视地说他小看我,然后很潇洒地挥挥手,不小心就把热水杯给碰倒了,还好今天的水不烫。刘斌顺势把我拉起来,刚好对门宿舍的龙哥进来,忙把电脑拿起来找了块毛巾擦干桌子。我这才意识到自己真是喝醉了。

从这天起我们就经常出去喝酒,当然了,李康这小子又参合进来了。他听说我们要去喝酒,不管手里的游戏玩了一半,直接关了电脑笑嘻嘻地凑上来:“咱去哪?”他还真不把自己当外人,一口一个咱。我也乐意带着他,因为他可以帮我挡酒,刘斌那小子总是跟我干杯,搞得我看他端起酒杯心里就打颤。现在多了李康,他就多了一个可以干杯的人,我很乐意。

有一天我们仨都喝高了,晃晃悠悠回到宿舍。江一明刚洗完脚端着盆去倒水,我站在过道里,眼神迷离看着他,心里问自己:怎么会喜欢这家伙呢?怎么偏偏是这家伙?如果喜欢李康或是刘斌,说不定早就在一起了,可为什么就是这家伙?江一明看我一眼,笑了:“又喝多了吧。”我想从他眼神里看到些什么,似乎他眼神里有些怜惜?我自顾自地傻笑起来:算了吧,那最多也只是另一种嘲笑!我侧开身子让他过去,看着他的背,却很想很想抱住他。

有人说暗恋是这个世界上最卑微的一种感情,我看看现在的自己,觉得自己是够卑微的。爱一个人不能说不敢说,因为你跟别人不一样,如果是暗恋一个女孩,我肯定会想出最浪漫的方式去追求她,我可以捧着一束玫瑰在楼下对着她的窗户喊出来:我暗恋你!别人看到这一幕,也会微笑着祝福。而如果我拿着一束玫瑰在楼道里对江一明说我喜欢你,这场景还会浪漫吗?

植物可以自由生长,可它离不开土壤。爱情也可以自由生长,而爱情却也离不开社会。 学校的军训课是在大三开的,大三第一学期开学军训,为期两周。可能学校这样安排是为了缓解大家的无聊,嘿嘿,貌似学校也很人性化嘛。

我一点都不期待军训,大太阳底下站着,把人都晒化了。可宿舍的这帮家伙都很期待,体验另一种不同的生活似乎很有吸引力。而唯一能吸引我的只有未知的教官。

军训第一天,大伙的热情高涨,都兴奋地期待着。早上教官们从餐厅排队走出来,然后开始抽签。抽到我们班的教官是个白白的家伙,身材不错,可惜长的不是我的菜。唉,不知道是不是我太挑剔,但如果此刻把他压在床上,我想我还是会很兴奋的。

无聊的军训真是度日如年,只有那个跟我们年纪一样大的教官像打了鸡血似的每天变着法折磨我们,比如他让我们双手放在身后,拿起左腿金鸡独立半小时;再比如他让我们在全体站军姿结束后再站半小时。每当他咧着嘴阴险地笑的时候,我就开始紧张:这家伙又想出什么损招了!还有在站军姿的时候,他总是走在我背后使劲掰我的肩膀:“站直了,松松垮垮!”再就是按我小腹:“收腹收腹!”此刻我都快呼吸困难了,这家伙还是让我收腹,我一点都不胖根本没有肚子!有时候我真怀疑:这家伙是不是在吃我豆腐?

看看别的班,貌似有个很帅的家伙。他穿着一身整齐的军装,因为天气热,后背都被汗水打湿了,紧紧贴着紧绷的肌肉,我的口水又泛滥了。在以后的几天里我就总是欣赏着这小子,看他踢着标准的正步,看他脖子上的汗水,看他笑的时候满脸阳光。有了这道风景,我的日子也就没那么难熬了。

两个星期总算过去了,大家都开心地挥挥手和教官告别,没有人像高中时候军训完都不舍地红着眼。现在反而是教官有点不舍的和我们笑着。是不是人越长大越孤单,也就变得冷漠?军训后的一段时间,我总是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事。实际上我想的更多的是自己的性取向这件事,在上大学以前我从来没有过这种恐慌。高中的时候虽然觉得自己更喜欢男生,但是并没想过性取向的问题,觉得那和自己很遥远。即使是大学两年了,我也一直没想过自己是同性恋。我只是觉得自己和别人不一样,我不愿意用那三个字来形容自己。可是现在,越来越多不能再回避的问题在我脑袋里缠绕。哥们儿总是问我:你丫怎么还不找个对象呢?我总是笑得满脸灿烂,心里却开始沉思:我能找女朋友吗?


阅读: 次 | 评论: 0 | 投稿

系统推荐图库(收费)
美男说
韓國帥氣男Jake 影视作品-被吸表情 露臀露身材
日本badi杂志封面写着系列
男人
先上在说
工程队里的肌肉男
姓名
内容

上海同志图库(收费)
香港帅哥-何猷(you)君MarioHo 图集
曹鹤飞:男模私下玩自拍
韩国很MAN的肌肉型男
跟朋友在上海大悦城看到楼下有很多人围在一起 走近一看原来是<蘭陵王>的见面会林依晨跟魏千翔
同志文库(免费)
和朋友去夜总会找直男玩4P
淡蓝同志文章:郑州之夜
这段爱,我们只能用鲜血去祭奠
与兵哥山上激情一夜
我的 同志新闻小说 阅读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