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搜索

同志小说:一个处男的故事

[日期:2018-01-20] 来源:  作者:      手机版 http://m.man77.cn
[字体: ]

“你装兜里怎么会丢啊,什么时候丢的?”

“火车上人把我挤得脚都不着地儿,哪知道什么时候被摸走的。”

我有些自责:“都怪我,就不该让你大晚上过来!”

“也怪我,听你丫的说一个人我就忍不住跑来了。”

我俩都沉默了,也许都在后悔吧。

突然李康嘿嘿笑了起来,我莫名奇妙地看着他,丫的一脸淫笑:“你插着门是不真的在打飞机?”

我靠!我还以为这家伙手机找着了,没想到还惦记着这事呢!

“管得着!”

“我进门就闻到一股骚味,嘻嘻。”

我操,这厮上辈子是狗来着吧!我估计脸又红了。刷一下钻进被子里,面对着墙躺下。哎,要不是今天看见那个帅帅的服务员,要不是摸了一下他的爪子,老子至于大晚上的双手开工嘛!

李康这小子仍然不死心:“春晓一刻值千金!”我日,小爷我跟自己的双手都算春晓? 开学的前一天,其他人才陆陆续续来了学校。刘斌推开宿舍门就大叫:“嗨!哥们儿,年过的怎么样啊?”我抬起头就看见丫的把一头毛发剪成短发,贴着头皮。此刻下午的阳光刚好从窗户照进来,照在刘斌明媚的脸上,貌似这家伙变帅了。

“还可以,你呢?”

“就那样吧,现在过年也没意思了。”

我突发奇想地想挑逗他:“想我没?”

刘斌愣了一下,呵呵笑了:“想得我抓心挠肝!”

正当刘斌很配合地说想我时,江一明推门进来,我感觉像做贼似的。江一明笑嘻嘻地和我们打招呼,好像没听见刚才的对话,我松了口气。其实即使他听见估计也没什么,哎!我自作多情呗!人家还沉浸在自己的小甜蜜中,怎么会为我吃醋。突然间我有些恨江一明这小崽子。

江一明爬上床开始铺床,我笑着说:“被子发潮,我昨天给你拿出去晒了一下。”

“哦,谢谢。”

“本来想给你铺好的,但不知道怎么铺舒服就没给你铺。”

“没事,我自己来。”

我一直想不明白,江一明这小子怎么对我冷冷淡淡。我挺无奈地闭嘴了。

刚开学这几天比较忙,领书开会什么的,事儿比较多。上学期的考试排名出来了,我们班长猩猩和几个班干部正忙着算分。学习成绩只占50%,其他什么的社会实践、思想品德、体育锻炼和班级贡献等占50%.当他们把排名公布时,我还是吃了一惊。学习排名第一的龙哥此刻已落在十名之外,而猩猩却冠冕堂皇地排在第一位,再看看才发现人家社会实践什么的都是满分。我心里忍不住骂了句他妈的。当然不是因为我和龙哥关系好,我是觉得这他妈也太不公平了吧!

直到后来我才知道第一名的好处,比如源源不断的奖学金,各种资助和优秀证书。再后来,我发现不公平的事还多着呢。学校现在也是一个小社会啊!

我们这几天晚上的卧床话题从女孩子换成学习排名,大家都唏嘘不已。

唐林叹着气:“猩猩平常看着挺老实的一个人,怎么也这样啊?”

李康:“知人知面不知心!”

“这么做也太过分了吧,还做的光明正大。”

“谁让人家是班长呢!”

吴宝也插话道:“咱就是炮灰!怎么努力也是死,看看龙哥死的多惨!”

想想龙哥,我们都叹气,对龙哥来说真是太不公平了。

唐林接着感慨:“我怎么觉得自己瞬间就长大了。”

一直沉默的刘斌“嘿嘿”笑了,而这笑声此刻在我们听来却极不舒服。可能是我们太幼稚,或是刘斌太成熟?

江一明此刻还在噼里啪啦地摁着手机和女朋友聊天,他从不讨论别人的是非,就像此刻我们讨论猩猩的话题,他铁定是不会参加的。我觉得这家伙有些冷漠。

排名的事就这么过去了,班主任审核时竟然也没说什么,直接就拿去学院盖了章交给了教务处。大学在我们眼里变得有些复杂起来,让人有些琢磨不透,学校也不再单纯是学习的地方,还掺杂了一些别的东西,而这些东西在我们看来似乎遥远但似乎又近在咫尺。我有些害怕这种感觉。从这以后,我看见猩猩就有些不自在,不像从前似的拍着他的肩膀笑嘻嘻地开那些七荤八素的玩笑。而猩猩从这学期开始,也不再很随意地跟我们笑着打闹,他总是一本正经地忙着什么。

自从开学时李康丢了手机,我就觉得特对不起这家伙,好几次我拉着他说去买手机,这家伙每次都说有事,还跟我用一个手机,现在他父母的电话也直接打我这里,每周日他妈妈给我打来电话总是很客气地说:“小单吧,麻烦你喊一下李康。”弄得我很不好意思。我把手机递给李康时,丫的总是笑嘻嘻地冲我说:“咱妈的电话?”我真不知道这家伙是不是故意的,电话明明已经接起来了,他还说那么大声,不怕家里听见?或许只是我做贼心虚吧!

五一假期后,李康给我晃了晃他的新手机:“好看吧!”

“不是说好我给你买嘛!”

“得了吧,你有几个钱,给我买肯定是最古老的诺基亚。”

“那也总比你没有强,老跟我抢手机。”

“现在我有电话了,等你哪天丢了手机也来跟我抢嘛。”

“你丫就是乌鸦嘴!”

我总觉得李康这小子对我图谋不轨,虽然这家伙总是跟我称兄道弟,我怎么老觉得有事没事这家伙的眼神就往我身上瞄,把我从头到脚扫来扫去看得我浑身不自在。

自从五一假期后,江一明就每天沉默着,我很想问问他怎么了,可每次刚好跟他眼神接触时,他就马上避开我。一天晚上,这小子不知从哪借了MP4,缩在被子里看电影,我爬起来看着他的脸在昏暗的光下很是好看,怎么越看这家伙越帅呢!而且他身上总有股淡淡的味道,晚上躺下时总是在我鼻子里缠绕,搞得我心痒难耐。江一明感觉到我爬了起来,抬头看我一眼,把一个耳机递给我。原来是一部爱情片,男女主人公正哭得死去活来,江一明眉头跟着皱了皱。

其实后来很久以后,我才知道江一明在这个五一失恋了。正如我期待的那样,女孩有了新的追求者,她觉得受不了异地恋就提出分手,然后江一明想了一个星期就答应了。这些事不是江一明告诉我的,而是从他的好友那里偶尔听到的消息。我听到这个消息后,心里没有兴奋的感觉,看着每日沉默的江一明,我心里也自作多情地跟着难受。或许在江一明心里我只不过是普通同学,连朋友都算不上,他的心事我不必知道,他的难过我也不必了解。我却没理由地继续为他的高兴而高兴,为他的难过而难过。有时候想想自己真是够贱的。

江一明很快就不再沉默,跟班里的那帮家伙天天打球打得很high,只是在上课或自习时,他的眼神总是空洞地看着老师或是盯着课本发呆。有时候我总是把从开学到现在的每一天所发生的事情都细细想一遍,我不明白怎么和江一明的关系是如此冷漠。记得刚开学时这家伙还一直笑嘻嘻地催着问我多大。当初我答应和他头对头睡时,他还很感激地看着我,现在怎么就没话可说了呢?人和人的关系在我看来多少有些神秘,你真正在意的人可能不在意你,比如江一明,而你不在意的人却天天缠着你,比如李康。 五月十二日这天,我们正在上思修课,我忽然感觉头晕了一下,眼前的桌子晃了起来,抬头看见灯管在屋顶晃晃悠悠。等我反应过来是地震时,老师早已第一个冲出教室,然后猩猩第二个冲出去。我们沿着楼梯从十二楼拥挤地走到楼下时,教学楼前的小广场已经聚集了很多人,有几个老师一直拿着大喇叭在喊话:“同学们,不准回教室,上级领导指示发生了地震,同学们不要慌张,不要回教室… …”

我正坐在广场边的马路牙子上跟身边的同学讨论这次地震,刘斌夹着一本书从宿舍方向走过来,睡眼惺忪地问:“怎么了,是地震吗?”

“是啊,你才知道!”

“我正逃课睡觉呢,忽然感觉有人晃床就醒了。”

“应该小地震吧,也没多大感觉。”

我们一直以为震源在省内,晚上才听人说四川发生了大地震。我当时有些发愣,四川离我们多远啊,那里地震我们这里竟然会有震感!我晚上上完自习回宿舍路上,前面有个女孩子打着电话突然放生大哭起来,她旁边的朋友扶着她。女孩渐渐坐在地上,哭着用方言说着什么。我们从她朋友断断续续翻译过来的话里听明白大概。原来是她家乡地震了,她给家里打电话不通就给亲戚打电话,亲戚说那里情况很不好,让她别太担心,不过也要有个心理准备。女孩的眼泪一直流,灯光下那张年轻的脸显得很无助。我拿出衣兜里的纸巾递给她,默默地走回宿舍。

第二天网上就有报道,震源处的情况仍不明了,但网上已经挂出了很多揪心的图片。校园里也有组织献爱心的团体介绍着灾区的情况。我们当时很吃惊,从没经历过这么严重的情况,感觉唐山大地震是历史,而现在相同的事情就发生在身边,而且是刚刚发生现在还在延续着,心里跟着紧张起来。老师上课时也严肃起来,每节课前要默哀三分钟。

我第一次觉得生命的脆弱。

随后几天渐渐了解更多情况后,大家的心跟着揪紧。校园里到处都在讨论着地震的事,街上也有很多增设的临时捐款处。

我一直在想着那个女孩子的事儿,不知她家里情况怎么样,不过从那晚以后我再也没遇见过她。

平淡的日子总是过的很快,所以平淡的日子在记忆里也变得模糊。就像我回忆大一的时候,总是想不起很多事。比如想不起从什么时候吴宝开始单身,想不起什么时候唐林开始夜不归宿,想不起什么时候李康开始和我形影不离,以前丫的只是偶尔缠着我闹腾,现在天天像只苍蝇似的在我耳边“嗡嗡”,最可怕的是貌似我还蛮享受李康的“嗡嗡”。

大学的生活刚开始绝对享受,时间久了就会觉得无聊,我这个时候就觉得超级无聊。总不能就这样浑浑噩噩下去吧,刚好这段时间计算机等级考试报名,我就去报名了。


阅读: 次 | 评论: 0 | 投稿

系统推荐图库(收费)
美男说
韓國帥氣男Jake 影视作品-被吸表情 露臀露身材
日本badi杂志封面写着系列
男人
先上在说
工程队里的肌肉男
姓名
内容

上海同志图库(收费)
香港帅哥-何猷(you)君MarioHo 图集
曹鹤飞:男模私下玩自拍
韩国很MAN的肌肉型男
跟朋友在上海大悦城看到楼下有很多人围在一起 走近一看原来是<蘭陵王>的见面会林依晨跟魏千翔
同志文库(免费)
和朋友去夜总会找直男玩4P
淡蓝同志文章:郑州之夜
这段爱,我们只能用鲜血去祭奠
与兵哥山上激情一夜
我的 同志新闻小说 阅读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