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搜索

校园同志小说:理科男生的青涩恋

[日期:2017-12-14] 来源:  作者:      手机版 http://m.man77.cn
[字体: ]
都在自己的房间休息,聊天,打牌。我向来不喜欢打牌时嘈杂的环境,就回到自己房间里,那个男生不怎么爱讲话,房间里的气氛很是冷淡,根本不像是出来玩应该有的谈天说地的热闹。我俩都觉得无趣,于是早早就洗漱躺下睡觉了。

 

 

第二天清晨,我们还正在睡梦中,突然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吵醒。那个男生翻了个身,就再不动一下了,根本没有起来开门的意思,我只好睡眼惺忪的走过去开门。

 

门开了,杨广舒修长的身影倚在门框上,微低着头,向上挑着眼睛看着我。我下意识地想把门关上,杨广舒眼疾手快地伸出一只手猛然挡住了门,脚下已经一步跨了进来。

 

重重的挡门声把那个男生吵了起来,睡意朦胧地抬起头看是杨广舒,马上笑着问早上好。杨广舒却只是自顾自阴沉着脸,无视对方的笑脸,闷声说:“我来借一下剃须刀。”眼睛一眨不眨地看向我。

 

我毫不逃避地回瞪着他,仿佛要用目光将他身上烧出一个窟窿来。

 

不知是不是看出了我们俩对视的视线中露骨的挑衅,那个男生嗫嚅着说:“那我先走了阿~楼下早点可能快开了~~~”然后就连洗漱也没有,抓起外套夺门而出。

 

屋里只剩下相互瞪视,火药味浓浓的我和杨广舒两个人。

 

半天,没有一个人先开口,四只眼睛一眨不眨,仿佛谁先眨了眼睛就先输掉了这场较量一般,只是,胶着的目光里除了火药味好像还多了些别的什么东西。

 

我决定掌握主动权,率先开口道:“王可呢?这大清早的也没人打扰你们两个,怎么不赶快抓紧出去甜蜜甜蜜?”

 

杨广舒仿佛心不在焉地说:“她没来……”接着眼睛继续眨也不眨地看着我。半晌,闷闷的、像从胸腔里发出的声音传了出来“听说,你,报了北京的志愿?”

 

“对阿……B大数学系,你呢?”我坦然地面对他的目光,而相对比的,他的眼神反而有点显得犹疑不定。

 

“你要学数学阿……也是,你当年就数数学最强,记得还有一次,那么难的题都考了满分……”他回避着我的问题。

 

“那次你不也是满分!”脱口而出,话已出口才发现当年的一切依旧历历在目,想要强行把它们忘记简直就是自欺欺人。

 

“你原来还记得!我们珠联璧合的那次!”杨广舒的眼睛似乎一下子亮了起来,接着又马上暗了下去:“我报的是上海F大……要分别了呢……”

 

心里其实很想对他冷嘲热讽一番,但是话到嘴边却发觉一个字也吐不出来,嗓子干干的,只能盯盯地看着他有些忧伤的眼睛,等着他的下文。

 

“对不起……”叹息一般悠长的声音。

 

怎么也没想到等来的是这句话,我从来也没想过杨广舒这种高傲的几乎有些自以为是的人种的大脑里竟然还储存了“对不起”这个词。我竖起耳朵,等着他对当年那席让我痛彻肺腑的话地解释。

 

——“王可的事……我不该因为和你对我不理不睬就这么匆忙地交了一个女朋友。她是那种特别麻烦的女生,现在想放手都放不了……不过,”他看我的脸色转阴,忙道:“我一定会尽量快的想办法和她分手的,你要相信我,不要再生气了!虽然她也去上海,但是我一定,一定会尽量快的找机会和她说的,我绝对不会喜欢她,也不会和她在一起,你放心……”

 

我越听越气,他说的和我气的根本是两码事嘛。当年让我伤透了心的那席话他分明根本就不记得了。心里又气又怨,恨他恨得要命,我咬着牙,举起拳头就往他身上盖去……

 

23.

 

一气之下,拳头的力道已经远远超出了我的控制,刚刚还在痛心疾首地认错忏悔的人下一秒已经重重地坐倒在了地上,眼睛仿佛不能致信地看着我的第二拳力道丝毫不减地落在了他的腹部。

 

自从认识杨广舒这个人以来,已经有许多次我都有过动粗的念头了。可是,当拳头真的下死力落在了他的身上,我的心里的某个角落还是有一丝不忍。看着他痛苦地捂着腹部,我的下一拳举在半空中,迟迟无法砸在他身上。我拼命控制着自己不要冲过去问他疼得怎么样,要不要紧,心里刚刚还愤怒的燃烧着的火苗已经被焦急熄灭了大半,举着的拳头似乎也不知道往哪里放似的,直到被不知何时站起身来的杨广舒攥到手里。

 

我整个人像卸去了所有的力道,一下坐倒在床上,心里既痛恨又想念那个温暖的怀抱。杨广舒仿佛知道我在想些什么,也坐到我身边,双臂环抱住了我。

 

“你要安全感,我可以给你的。”温柔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我惊异地看向他。我以为他早已忘记了他过去说过的话。此刻忽然提起,让我有些措手不及。

 

“看什么看?还没说完呢,前提是你也要给我安全感……”

 

“我怎么不给你安全感了?”话已出口我就后悔了:这不是明摆着告诉他我已经原谅他了吗?那种只有对亲密的人才有的嗔怒中带着亲昵的语气向忽略都忽略不了。而他却似乎没有注意到我的悔意,自顾自喃喃地说:“你这个样子,我怎么能有安全感呢?”

 

虽然不能理解他的话,但是我已经没有什么思考的空间了,因为,我的嘴唇已经被牢牢封住了。

 

我的思路还根本没有转过这个弯:刚才我还火冒三丈,两个人还挥拳相向,怎么没过多一会局面就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抛开困惑的心情不计,我的身体却丝毫没有对这个吻的排斥,甚至连残余的怒气都被忽然而来的温暖冲淡了。只是许久没有被吻过,又实在没有准备,我几乎不知道该怎么反应。这个吻又非常狂暴,几乎不给我呼吸的余地,我的整个嘴巴都被含在了他的口中,舌头带着熟悉的让我迷恋的味道灵巧地挑逗着我口中所有的敏感,让我的大脑完全罢工。不知过了多久,这个情色意味极浓的吻才结束,我舔舔已经发麻发涨的嘴唇,气喘吁吁地看向下面。目光再次与杨杨的目光交汇,两个人都不约而同地红了脸:我们两人都博企了。杨杨坏心地先将**往下一压,然后向前一蹭,我没有防备,“阿!”地叫出声来:两人的**相互摩擦带来的快感是难以想象的,尤其是我这一段时间都一心扑在学习上,根本无暇兼顾其他,自从和杨杨运动会那天的那次起,一直到现在,根本连一次DIY都没有过—就连那次我也没有射出来—好久没有发泄过的**根本禁不起哪怕一丁点刺激,更别说这样直接的相互摩擦了。

 

正在努力平复自己的呼吸,只见杨杨一脸坏笑地从口袋里掏出一样东西,包装盒上赫然几个大字:人体润滑剂。

 

看到杨杨手中的东西,我的第一个反应居然是愤怒而不是害羞,按照杨杨后来的话:“我们都老夫老妻了,还用得着害羞吗?”

 

我怒骂到:“杨广舒!你居然连这个都准备了!你早有预谋是不是?你都能想得这么周全了还一大早就到我们屋来砸门,把我吵醒借剃须刀!你存心的!”

 

杨杨哈哈大笑,搂住我:“是,是,我存心的……”说着,把手中的润滑剂递到我手上。

 

我大惊,骂道:“你个死人!你该不会是想让我自己给自己弄……”实在说不下去了,噎住似的脸色酡红。

 

杨杨慢吞吞地说:“什么啊……我是想让你来一次……你看我们上次的时候你那个样子……”

 

我怒了:我哪个样子了我?我那个样子,还不是想方设法让你舒服!好嘛,你舒服都舒服完了,回头还来挑我的不是!

 

一怒之下,根本不伸手接他递过来的东西,反而反手把那只润滑剂推到了床上:“我不要!”

 

杨杨也急了:“你不要?!!你看看我现在这个样子!再看看你那个样子!你不要?你不要难道我们就像现在这样对坐着憋死吗?”

 

我看看他,面红耳赤的样子还挺可爱的,心里一阵暖意,捡起床上掉落的润滑剂,递到他手里,说:“我懒,不爱动,你这回可悠着点啊……别像上次似的……”话音未落,嘴唇已经被再次堵的严严实实了。

 

24.

 

吻渐渐不受控制地由温柔转向暴烈,长久以来的思念让我们两人的动作都变得急促而粗暴,胡乱啃咬着对方的嘴唇,手上不停撕扯着对方的衣服,没过多一会就再次裸裎相见了。

 

杨杨抚摸着我的手臂,感叹道:“远,你瘦了……”心疼的语气。我心中开始弥漫着一种被人关心的暖意,嘴上却不服输地说:“你见哪个高三累不瘦阿……”

 

仿佛不满意我的回答般,杨杨俯身压住了我,嘴唇开始肆意探索,舔吮。我死命忍着,摒住呼吸,不让自己暴露出一丝喘息,但我的全部忍耐终于在他含上了胸前的突起时全面崩溃。“恩……”悠长的哼声仿佛鼓励了身上的男人,他开始更卖力地在我的胸口动作着。我从来不知道男人的**也可以敏感成这样,简直禁不起一丝挑逗,每当他的舌头在我的胸口稍稍变换花样时,我的整个身体都会跟着一抖,无法忍耐地发出呻吟声。

 

不满于这种任人鱼肉的状态,我抬起一只手握住了杨杨已经膨胀的**,五指微收,慢慢揉捏动作起来。倒抽了一口冷气,杨杨伏在我胸前的头抬了起来,转而咬住了我的下巴,齿缝里挤出几个字:“你也太直接了吧?”

 

暗自为他这种不由自主地生涩反映而感到好笑,又有点感动,我继续着手上的动作,欣赏着耳边的喘息声愈加沉重和急促。正在得意地变换着手上的花样,忽然,一只手伸到下面报复似的也握住了我的**。

 

浑身像要烧着了一样,全身的血直向大脑冲去,我的脸一定丢人地红了。杨扬从来没有用手直接碰触过我这里,第一次被喜欢的人这样碰触的感觉让我忍不住想失声尖叫。终于明白,杨杨刚才被我握住时的反应是太正常了,这果然不是一般的刺激,我敏

感的**几乎可以感觉到他手上的指纹的起伏。

 

 

我们两人都急促地喘息着,呼吸的热度直接喷到对方脸上,两只手快速上下撸动着,四片嘴唇不时胶到一起。我的头都快被羞耻烧炸了,可是手上还是不听大脑指挥地不停动作着,整个视野里只剩下他那深不见底的漂亮眼睛。

 

忽然,杨杨松开了我,也推开了我的手,直起身来,道:“好了好了!再这样下去我就该丢人了!”

 

我忘了害羞,笑了出来:“不会吧?你这就要出来了?上次就说你快你还不承认!怎么样?经不起实践的考验了吧?”

 

杨杨脸色酡红,不太有底气地回嘴道:“我哪有!瞎扯!”

 

我直起身子,看着他继续得意地嘲笑。估计他被我笑得糗死了,因为他接下来非常不满的,粗声粗气地用命令的语气对我说:“转过身去!”

 

我笑着翻转过身去,老老实实地跪在床上,虽然动作上这样听话,可心里却抑制不住地浮现一种驾驭别人的洋洋得意的感觉,心里还是乐得不行。

 

突然感觉后面一阵凉意,接着一只手指裹着那种冰凉、湿润的感觉探入了我的内部。

 

清楚地感觉到身体里存在着不属于我的不明物体,还在不停搅动**着,有一种奇异的异物感,不过并不难受,轻轻收缩后庭就能够夹住不属于我的东西,又有一种自己的身体却不能自主的感觉。一想到他火热的目光正盯着我羞耻的地方,我的前面不觉又涨大了几分。

 

后面搅动的手指好像在不断增加,渐渐的,后面有一点点涨涨的,一点点不舒服。

 

早忘了害羞,我嚷嚷到:“你还有完没完阿?几根了都?”

 

“就好了就好了!三根!你鬼叫什么!还不是为你好!”

 

我有些委屈,不觉下一秒,身体里肆虐的异物全体退了出去。我长长地出了一口气,放松了身体,后面奇怪地有一点点空虚的感觉。

 

正想开口打破这有点怪怪的气氛,身体却被翻转了过来,面朝上,对上杨杨迫不及待的眼睛。

 

“这回,我要看着你的脸做!”他霸道地宣称:“不要像上次一样!我要看你的表情!”

 

我露出了一个微笑,双腿自动抬起,环住了他的腰,手臂也顺势攀上了他的肩膀,等待着接下来的冲击。

 

“我要进去了!你放松阿……不管多想收缩后面也不准!听到没有?”

 

我听话地点点头,尽量放松,敞开身体迎接着他即将到来的侵略。

 

25.

 

缓慢的推进,同样沉重的压迫,却没有随之而来的疼痛,我闭上眼睛感受着这一刻的充实感。

 

这一次他进的很深,不像上次那样浅尝辄止,我能清晰地感觉到后面正被慢慢完全撑开,他进入到从来没有过的深度。这一刻,生理上的充实涨满感和心理上的极端满足让我紧紧扒住杨杨的背,不由自主呻吟出声“嗯……”

 

随着我的呻吟,杨杨滞留在我身体里的部分开始在深处轻轻地、缓慢地摩擦,我慵懒地闭上眼睛享受着这种柔和舒适的感觉。

 

突然,毫无准备的,杨杨一个大力挺进,冲进了我的身体深处。

 

“阿!……”仿佛猛然触动了我身体内的某个潜在的、不为人知的神秘开关,我在自己还没有意识到之前就已经叫出声来,这是以前从来没有过的感觉。那一霎那,一种比**更加舒服的,但却是陌生的让我无所适从的感觉从后面沿着脊柱急速上窜到我的大脑,紧接着扩散到了我的全身。我从来不知道身体竟然可以被激发出这种快乐,这样的刺激简直完全在我的意料之外,也在我的承受范围之外,我不由得紧紧抓住了杨杨的手臂,又惊恐又期待地看着他。

 

我被欲望染红的脸似乎激励了杨杨。他在深深地看我一眼以后,便继续大力前后挺动起来,每一下都用力深深打入我身体的内部。无情的贯穿,残酷的摩擦,我敏感的肠壁可以明显地感到他到达的深度,似乎即将穿透我的肠口直接顶入我的内脏。

 

快感太可怕了,我从来不知道除了男性那几秒钟的**以外,还存在这种持续而强烈的快感。我浑身根本无法使出哪怕一点点力量,攀着杨杨背部的手臂也无力地瘫在了床上,越过他的肩膀看着宾馆雕花的天花板在我上方有规律地晃动着,逐渐变得模糊,我知道我的眼泪已经被这种过于强烈的刺激逼了出来。皱着眉头,我无法忍耐地把手伸向自己前面。

 

哪知,手还没有碰触到自己的分身,就被杨杨死死摁在了床上。他俯**温柔地舔去了我眼角的泪珠,咬住我敏感的耳朵,喘息着喃喃地道:“不准碰!我要你……集中精力感觉我带给你的!”

 

我完全无力的双手根本无法挣脱他的钳制,只好拼命瞪大双眼感受后面一下重似一下的令人发狂的撞击,快感愈加清晰,身体烫得吓人,我不自觉地不断呻吟喘息着,至于发出什么样的声音早在我大脑的控制以外了。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杨杨的抽动突然变得急速,力道更是大得吓人,耳畔的喘息声也陡然变得愈加沉重起来。我心中知道他已经快要到达顶峰了,便配合地前后摇摆起腰来。

 

突然,杨杨几个大力挺进,接着似乎想要退出我的身体**。

 

我拼尽全力嘶喊:“不要出来……”同时,下意识地夹紧身体挽留身体里的男人。只听杨杨一声无法忍耐的低吼,接着以几乎要把我撞散的力道狠狠地打入我的内部,几乎同时,随着他挺进的频率,一股股热流湿润了我的内部,强烈的刺激和淫糜的感觉让我忍不住也低吼出声,同时,身上沉重的体重压下,杨杨乏力地放松身体,将全部体重覆盖在我身上,急促地喘息。我无力地仰望着天花板,几乎没有思考的能力了。

 

过了一会,杨杨抬起头,再次温柔的印上我的双唇,呓语似的说:“要不要我帮你?”说着,把手伸向我的前面。伸手挡住他:“不要!等一下!”杨杨奇怪地看着我:“不要?那你这个样子……”说着,低头看了一眼我依旧没有得到解放的分身。

 

我按住他的手,非常不好意思但还是说了出来:“刚才那样子,比射出来还舒服!我……还要……”说完,我才意识到自己刚才说了些什么,后知后觉得难堪起来,把脸深深埋在他耳后,却无法阻止他的轻笑声穿透耳膜,我已经敏感至极的身体清楚地感到他还埋在我身体内的凶器又有了慢慢复苏的迹象。

 

我闭上眼睛,开始承受他第二波猛烈的冲击。刚刚那种电击般的快感又一次由后面沿着我的背爬上了头顶。随着他沉重的撞击,我弓起脊背尽量配合着。这次的感受比上次还清晰,我完全陷入肉体的快感中无法自拔。

 

杨杨边不停抽动着身体,边将一只手伸向我的前面,握住了我,开始不停爱抚。我经不住前后双重的刺激,拼命嘶吼出声,手指无意识地伸向空中乱抓了一阵,终于触到了他高温的肩膀,使出全力尽量抓住。同时,杨杨加快了手上的动作。

 

“阿……阿……杨……阿……”我居然没被刺激几下前面就射了出来。杨杨手上的动作和身体的前后挺动都没有停止,拼命要将我逼到极限。

 

绵长而登峰造极的高潮,我感觉我射了十几秒钟之久,余韵更是久久不能平息。我完全失神地躺在床上,所有的力气都被抽干一般,目光也已经散了,完全不能集中。

 

一个声音在耳边响起:“老天!乖宝贝你憋了多久阿!” 模糊的声音飘飘缈缈的,好像说话的人和我隔了一层纱一样。我根本意识不到是谁在说话,说给谁听,说的什么内容,自顾自沉浸在全身放松,非常舒服惬意的高潮余韵当中。老半天才算醒过神来,重新恢复焦距的眼睛对上杨杨带着笑意的目光,不觉非常不好意思起来:不知他像这样看我多久了。刚刚那句话的内容现在才映入我的大脑,像一个睡醒前的梦一样。赶忙看向自己身上,脸顿时红了起来,终于反应过来杨杨那句话的意思。

 

还没等我害羞完,杨杨已经又架起我的腿,继续前后摇晃起来。

 

“阿……杨……我已经不行了,你快点!”我实在无法忍耐,开始告饶。杨杨对我不理不睬,专注于身体的动作,几个猛力挺进,热流又一次涌进了我的身体。我伸手抱住脱力倒下的杨杨,幸福的感觉溢满了全身。

 

25下。

 

我们交叠着躺了半天,杨杨才从我身上翻了下来,倒在我旁边。我看着他还泛着红潮的脸,说:“杨阿,刚刚那样真的特别舒服,你要不要也试试?”

 

“累死了,下次吧……”杨杨回答,坐起身来,抽了两张纸巾,仔细地擦拭起我的胸部腹部。接着,又抽了几张递给我,说:“后面你自己弄一下。”我听话地接过纸巾,擦拭清理着后面。

 

拿回来后看到白色的纸巾上赫然染上了一道粉红色的痕迹,我登时大怒:“杨广舒!你给我看看!你居然敢弄伤我!活腻了阿你!”杨杨凑过来一看,脸色也变了,焦急地问:“哪里伤了?疼不疼?”

 

我皱着眉头,细细感受了一会,一挥手:“不疼!算了,原谅你这一次!下次你再敢弄伤我,你就等着被扁成猪头吧!”

 

说着,注意到杨杨眼角被我刚刚揍出的淤青,还有点肿,真的像个猪头一样丑,我却笑不出来了,摸着他的脸,问:“你疼不疼?”他一怔,随即马上摆出气势汹汹的脸:“怎么可能不疼!你居然真的下死力打我!也不想想你那拳头一拳下去有多重!打我肚子也还罢了,居然还那么大劲打我脸,让我一会怎么出去见人啊!!!不过……”声音软了下来:“你能消气就行……你还好吗?真的没事?要不要去看医生或者上点药?”

 

“不用,不疼!我这么健康的孩子!倒是你那个肿脸,要不要上点药,别以后再破相,拿什么去勾引女孩子啊。”我回敬他一句。

 

“切……破相我也不怕!真要被你害得那样我这辈子就赖上你了,整


阅读: 次 | 评论: 0 | 投稿

系统推荐图库(收费)
如果爱,请深爱
韓國排球運動員 型男 文聖民
美国GV男星-Malachi Marx 虽然看起来很男人,不过是0哦
微博上的真实同志帅哥—自称是狒狒的轻熟男
与其在别处仰望,不如我们并肩
健身的小帅哥,赤裸裸
姓名
内容

上海同志图库(收费)
哥不是在剃须,哥是在show身材知道不,喜欢吗
最近心情颓废很多,发几张照片
身材不错长相像张信哲
眨眼的男生
同志文库(免费)
再见,爱人——一个直男心中最沉重的断臂山
三十而立的大叔三次同性爱经历
因为艾滋,我伤了那个帅气理发师的心
一个退伍军人的真实同性爱经历
我的 同志新闻小说 阅读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