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搜索

同志小说:一个处男的故事

[日期:2018-01-20] 来源:  作者:      手机版 http://m.man77.cn
[字体: ]

“止疼痛的,大夫说这个很好用,专治颈椎。”

“我不贴!”

“操,我都撕开了。”

“臭烘烘的有股怪味。”

“得!爱贴不贴。”

我看这小家伙有点生气地跳下凳子,心里突然有点暖暖的。

“嗯…那个…要不给我贴上吧,脖子确实挺疼的。”

李康看我一眼,嘻嘻笑了,把手里的那块臭烘烘的膏药轻轻地贴在我颈椎处,完了用手压了压,很满意的样子:“我容易嘛,大中午不睡觉跑到校医院买药。”

我贴着这块膏药坐在自习室里,旁边的哥们儿刚开始还悄悄地问他同学:“什么怪味?难闻!”后来他发现了味道的来源,就闭嘴了。到晚上的时候,我旁边基本上就没人坐了,虽然说现在是考试时期座位紧张,但我周围却有一圈空座,我在空座堆里鹤立鸡群似的显眼。我低下头:“他妈的,都是李康那小子的主意!”不过这块膏药还真管用,脖子没那么痛了。我去厕所时几次想把这块黑乎乎的东西撕掉,想想撕掉后还得忍受那难忍的疼痛,心一横:算了,老子豁出去了!于是李康放我桌上的那盒膏药一直陪我考完最后一科。

考完试心情就放松了,就像是春天放飞的风筝,那感觉无拘无束,一个字就是爽!于是大家都开始活跃起来。我考虑着放假前买几件衣服穿,这不要过年了嘛,就算是年终犒劳自己吧。李康那小子刚考完试就屁颠屁颠回家了,我本来是想让这家伙和我去逛街,看来现在只好自己一个人去了。早上我收拾好自己,照着镜子扒拉着头上的短发,心里默念:帅气!江一明这小子睡眼朦胧地爬起来问我:“你这是干啥去?”

我继续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回答他:“去东大街买件衣服穿。”

江一明光着膀子爬起来用手揉了揉眼睛:“我也去,等我一下吧。”

我听了这句话真是心潮澎湃,江一明这小子很少上街,每天除了学习就是打球,再或者就是和他遥不可及的女朋友煲电话粥。不错不错,能跟这家伙一起逛那是幸福啊,尽管不是手牵手,但我也满足了。我催着这家伙起床收拾,光明正大地看着他在我面前穿上衣服,我觉得有股力量已经在我身体里蠢蠢欲动了,晕死,要淡定,淡定!我警告着自己转头看窗外明媚的阳光。

东大街人群汹涌,绝对壮观,咱中国啥时候缺过人?我和江一明挤在人群中,脚被人踩来踩去,我心里直叫苦:小爷的白鞋啊!江一明这小子一般不逛街,但逛起街来绝对是神人,我走的两脚都发软了,这小子还满脸认真地一个店一个店地转悠。

我苦着脸:“大哥,你这到底是要买什么?”

“买鞋。”

“那这是内衣店,你也要转啊?”

江一明回头看我一眼:“看看又不花钱。”

我真的佩服这家伙了。无奈,只好跟着这小子进去看看。江一明在店里转了一圈,看上一套保暖内衣。现在的商家真会做生意,一套内衣卖180,两套300.我们跟砍了半天价,店员笑眯眯地就是不给降价:“先生,我们是明码标价的。”我靠,白费口水了。

江一明摸了摸衣服,突然回头问了我一句:“你不是前几天说也缺内衣穿吗?”

我晕,我只是缺内裤而已!我看了江一明这小子一眼,好吧好吧,谁让你丫生的帅来着!结果是我们一人买了一套。乐的店员冲江一明一弯腰,跟个日本人似的:“欢迎您下次再来!”

接着又跟江一明去买鞋,这家伙平时看起来不修边幅,可臭美起来真让人受不了。不就是买双鞋嘛,这小子挑了又挑,还一个劲地问我:“这双好看还是这双?还是那双?”

我坐在沙发上拍打着酸痛的腿:“都好看。”

江一明回头看我一眼笑起来:“你丫扁平足?”

“嘿!还真说对了,我就是扁平足。”

江一明嘿嘿笑了,看看我脚上的白鞋,他也挑了一双白色的篮球鞋。他穿上后跳了跳,满意地点点头。我心里开始YY起来,貌似我们这是情侣鞋啊,哇哈哈。

这一天逛下来真是累坏了,结果是我只买了一件外套和一套内衣,江一明这小子全副武装,就差没买双袜子了。幸福真是一件奇怪的事情,比如此刻的我,虽然两手提着纸袋累的半死,但还是很幸福地看着江一明在我面前晃来晃去。我想如果能和江一明一起就这样过一辈子,那真是令人眩晕的幸福。对于同志来说,爱情很简单,或许只是能一起逛街,一起吃饭,一起躺在沙发上看电视。不求什么海誓山盟天荒地老,只想能安静平淡地在一起生活。而这简单的爱情却又遥远的像在另一个世界。 转眼就过年了,我在家一个人很是无聊,而此时第一个跳进我脑海的是江一明。这孩子不知道现在正在干嘛,是不是还在和他女朋友煲电话粥?或许他们现在正在旅店里缠绵?呸呸,不想点好的,说不定那女孩另有新欢,正跟江一明闹分手。哎!大过年的好像这样诅咒江一明有点过分,我使劲搓搓脸,不再去想这些事。正在这时,家里的电话响了,我懒洋洋地接起电话:“喂,你好。”李康那小子的公鸭嗓音就从电话里传来:“单德鹏吧?你他妈真牛X,没挂科。”新年听到这个消息的确让人舒服,虽然丫的嘴巴有点臭。

“成绩出来了吗,你查了?”

“现在正在查呢。”

“江一明过了吗?”我不知怎么,很想知道江一明过没过。

“过了过了,把你还给担心坏呢。”

我有些不好意思,这才想起问他:“你怎么样啊?”

“哎,高数挂了。”语气里却听不出半点失望。

我不知怎么安慰,只好说:“没事,好好看看,开学还有补考。”

以前总是觉得假期太短,恨不得在家多呆一个月,可今年我却在家里呆不住,只想着回学校。为什么急着回学校,是为了假装不经意间问问江一明和女朋友分手没?

我对着电话叹了口气:“我在家呆不住,特想回学校。”

李康很兴奋地说:“真的?我也是啊!”

我淫笑:“想小爷了?”

“你丫玩蛋去吧!”

挂了电话,我躺在沙发打开电视,正在演《士兵突击》,史班长退伍后正要离开部队,许三多抱着行李包趴在床上哭着说:“… …你骗我,我不要做尖子,我要做傻子,傻子不怕人走,傻子不伤心… …”。我叹了口气,心里想:没有爱情有份友情有是不错的。

快开学了,我兴冲冲地来到学校。宿舍里没人,我想这帮家伙估计还在家里高兴呢!也难怪,还有三天才上课。我躺在空荡荡的宿舍,心里很失落。江一明的被子和放假时一样窝窝囊囊地卷在床的一角。我拿起手机,拨了江一明的电话,连拨了几次都是“用户忙”,挂了电话,我双手放在脑后看着天花板发呆。算了,看看李康这小子忙啥呢。于是我拿起手机拨了李康的号码。

“喂,你小子在家呢?”

“废话,不在家在哪儿。”

“哎,我他妈的在学校,没一个人!”

“我靠,不是吧,你去这么早干嘛,还有好几天才上课呢。”

“在家呆不住就跑来了。”

“晕,你就一人才!”

我叹气:“好无聊啊… …”

李康沉默了一会突然说:“等着,我晚上到。”

我吃惊:“你买车票了?”

“买根毛!我现在去买。”

“我日,你可别来了,现在都快五点了,你来得晚上十一点。”

“没事,唐林和刘斌明天的票,后天下午才能到,这几天宿舍没人去,我就苦一苦去陪你吧!”李康说的特麻利,我还没反应过来,丫的就挂电话了。

我靠,这小子不会真的来吧!虽然我一个人挺寂寞,但真让李康来陪我确实还不好意思。其实我打电话就是无聊,没想要他来学校,要来也是江一明那小子嘛!我摇摇头,肚子有点饿,翻身下床去吃点东西吧。

快餐店的服务员都是年轻的小伙子,个个都精神饱满,身材匀称,短发,头戴统一的小白帽,看得我口水直流,真想逮一个直接按在墙上嘿咻嘿咻。可惜咱有这个贼心没这个贼胆。一个服务员给我端来餐具,顺手摸了一下他的手,好滑啊!哎,我发现自己真是越来越淫荡了,也罢也罢,天下有几个男人不好色!

风卷残云吃完饭,我满足地打了个饱嗝,真是爽啊。心里的那点儿小寂寞也烟消云散了。冬天天黑的早,还不到六点钟,路灯就亮了起来,华丽的灯光下人来人往的街道也显得格外温暖。这天儿真冷,我把连衣帽套在头上,缩着脖子往宿舍走。

暖呼呼地洗了个热水澡,我缩在被子里渐渐睡去,把李康晚上要来的事给忘的一干二净。然后大半夜的李康就砸门了,我正迷糊呢,听着这噪声心烦,直接蒙着被子继续睡。敲门的声音越来越大,直到李康大喊起来:“单德鹏!你他妈的还活得不!”我噌地从床上坐起来,这才想起李康今晚来学校这件事。看看手表,已经快十二点了。我手忙脚乱地跳下床打开门,丫的卷着一阵冷风进来就冲我胸口打了一拳:“你他妈没睡死啊!”

我挠着脑袋:“对不起啊,我…我给忘了… …”

“电话里还跟我说你一个人寂寞呢,现在睡得跟死猪似的,还插着门,睡个觉还插个门,你丫打完飞机也得去水房洗洗手吧,再回宿舍也就不用插门了吧,莫非你丫一晚上打八次飞机?”又是一阵麻利的抢白,李康这小子不去说相声真是白瞎了!

我心虚:“怎么这么晚才到啊?”

“大半夜的打不到车,我在路边冻了一个小时,好不容易等到一辆!”

我自知理亏,陪着笑用可怜的眼神看着这小子。丫的看我样子,忍不住笑了:“得了吧,多大人了,还撒娇!”我嘿嘿笑了,心里却想:小畜生,大半夜打扰小爷我的好梦,貌似刚才梦到正在脱哪个小生的裤子来着。

我哆嗦着往床上爬,李康收拾着自己的行李,然后他想给家里发个信息告诉一声他到宿舍了,这才发现手机不见了!

我着急让他好好想想放哪了,他把衣服兜翻了一遍,哭丧着脸对我说:“完了,丢了。”


阅读: 次 | 评论: 0 | 投稿

系统推荐图库(收费)
长沙型男自拍性感腹肌
山东同志小帅哥自己写真
《太子妃升职记》饰演男一齐晟
给你健身教练PK阳光男生,你爱哪一个?
为了你心中的那一抹蔚蓝
日本直男男优
姓名
内容

上海同志图库(收费)
韓國型男演員정겨운的性感腹肌(12P)
铿锵男儿铁汉子~
国产帅哥
男男两壮男性行为-宾馆上演激情 花样多,难度高,体力大,行为猛
同志文库(免费)
初中男生爱上帅同桌
我和军训教官
同志小说:我和我的华人男友
课堂上我承认了自己是GAY!
我的 同志新闻小说 阅读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