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搜索

校园同志小说:理科男生的青涩恋

[日期:2017-12-14] 来源:  作者:      手机版 http://m.man77.cn
[字体: ]

了,可以了……”像是得到了赦令,杨杨开始缓缓前后抽动了起来。不过,可能是由于我先前那声痛呼的关系,他的动作非常慢,进出的也非常浅,小心翼翼的不敢深入,一直保持着动作的温柔,灵活的舌头不间断的吻着我的背部和耳后,双手安慰似的压在我抓紧床单的手背上。

 

 

我的身体随着他的动作前后摇晃着,先前的痛楚已经变成了微微的不适和胀胀的感觉。杨杨浅浅的动作不时刺激着我的括约肌,使我无法自主得收缩着后庭。在一收一张的同时,我听到后面的喘息声明显加剧了。我恶作剧地不停翕张着后面,欣赏着身后不规则的喘息和喷在我背上的热气。我很出乎意料的在这场性爱中保持着冷静,可能是因为自己身体没有什么太大的痛苦或快感,我把全部精力都投入到如何使他能得到更大的快感上去了。一想到杨杨现在很舒服,我的身体就能泛起一阵兴奋的颤栗。

 

没过多久,只听身后一声低吼,分身猛地拔了出来,一股股热流喷洒在我的背部和臀部上。杨杨脱力地倒在我身上,剧烈喘息着,双手无意识的把**在我背上涂抹开来。我已经累得连胳膊都抬不起来了,但还是禁不住调匀呼吸,回头调侃道:“就完了?够快的你!”

 

杨杨眉毛一竖:“我看看你快不快!”说着把手伸向我前面,我还没来得及伸手抵挡,忽然听到了钥匙开锁的声音。

 

18.

 

感谢苍天刚才没有脱掉衣服,而只是褪了一半,我们手忙脚乱的总算在我妈推门进来以前着装完毕。胡乱问了声好,根本没来得及把杨广舒介绍给我妈,我们就双双逃窜了出来。

 

我妈回来的过于突然,情急逃窜的时候,我根本感受不到后面的疼痛,直到逃出家门抵达安全地带才感到后面有些难受。我们两个人一个腿不好,一个有难言之痛,两个病号相互搀扶着艰难地回到了学校。第一站:男厕所。

 

刚进厕所,我忽然吓了一跳地想起:“喂!杨杨!咱们刚刚没有在我家留下什么把?我妈可是回去了!”杨杨也愣了一下,想了想说:“应该没有把,就是床可能乱了一点,不过说你给我冷敷腿、按摩时弄得也说得过去。我的‘东西’都弄在你身上了,肯定没有痕迹,除非你也……”说着,色色的目光看向我下面。狠拍了他一下:“我才没呢,你这个色帮帮主!弄得我身上粘乎乎的!”“那就没有了,除了一块口香糖!估计你妈回去得骂你在家里乱吐东西!”杨杨肯定的语气让我放下了心,接下来轮到另一桩重要的事了。

 

虽然很不好意思,但是我一定要让杨杨察看一下后面的情况。退下裤子,身后探寻的目光让我浑身不舒服:“好了没阿?你快点!”用不耐烦的口气掩饰着慌乱。“好了好了,没事,没出血,安啦!”轻松的口吻。我正要回头骂是谁害我这个样子的,忽然,被从后面一下子紧紧搂住,磁性的嗓音在我耳边道:“别回头!我从没说过这种话,对着你的脸我怕我说不出来。我杨广舒从来不服任何人的,但是你,你太优秀了,我,佩服你;我……喜欢你……”

 

我愣住了,在将近一年之后,我终于又听到了这句话,我原本以为我今生都再也无法听到了。

 

两年前,你以狂奔和微笑强势地闯入了我的世界,虽然当年那微笑并非为我而展露,但我还是记住了你的名字;

 

一年前,寒冷的教学楼顶,那个算不上缠绵的吻,你拯救了我,给我温暖;

 

而今天,我终于盼到了你回来。

 

把手重叠在他环抱我的手上,我问出了一年来一直徘徊在我心里的问题:“杨杨,去年,我们才认识的时候,我根本没有怎么和你说过话,那时候,你为什么就独独对我好?”

 

没有等到回答,耳朵却被温柔地含住了……

 

19.

 

眼看着距离高考的时间越来越近,高三的生活愈加紧张起来,黑板上的倒计时牌时时刻刻督促着我们高考在逼近。

 

气氛压抑的如同暴风雨到来前的天气,直到有一天,平静的生活发生了一件大事,至少对我们而言是一件大事:一个女生因失恋而崩溃,坐在教学楼顶大哭,扬言要跳下来,最后还是消防队赶来救下了她。

 

当时,所有高三的学生都在围观,其实,我们大家都知道,直接造成这件事的,是高三那令人神经绷断的紧张气氛,失恋只不过是个导火索罢了。那个女生凄厉的哭骂声径直钻入我们每个人的心里,萦绕不绝,给大家本来就骚动不宁的心中添加了更为不安的一笔。

 

于是,我积压了许久的不满一起爆发了出来:

 

“杨广舒!你说我们这样算什么?在一起一年多了,床都上了,在外面却连手都不能牵一下!”我抱着非得找理由和他吵架的念头。

 

杨广舒好笑地看了我一眼,闲闲地道:“为什么不能牵手?我还抱着你走呢!”说完,真的伸出手臂揽住了我的肩,不顾来回上下楼梯的同学们奇怪的目光。

 

杨广舒在学校可是名人,基本上没有什么人不认识他的。我像被烫了似的赶紧用力挣脱了他的手臂,小声说:“疯了你!这里是学校!你在干什么?”

 

“你不是不满吗?不是你说要在外面牵手的吗?我以后,凡是出门就都牵着你手走!”说着,那只被甩开的手顺势滑下找到了我的手,握住不放。

 

我本来就是存的找茬的念头,没想到他还真没脸没皮,在外面大庭广众之下就敢和一个大男生牵着手走路。再细想想,也是,他那时候还抱着我在大街上的雪地里打滚呢,什么事他做不出来!

 

想到这里,我试图用力甩开他的爪子:“你放开!那么多人呢!你不嫌丢人我还嫌呢!”

 

看着我着急的样子,杨杨一下子笑出声来:“远,我就说你这个乖宝宝只是嘴上虚张声势的,肯定是不敢身体力行!哎,你这小孩,从小就只知道‘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你怎么不从你的圣贤书中抬头看看,一个颜如玉就站在你面前呢?”

 

我闻言抬起头来,一张放大了的笑脸出现在面前,距离越来越近,等我反应过来,已经被吻住了。这个吻极尽温柔,并没有深入,柔软的唇轻轻磨擦着我的唇瓣,不时含住我的嘴唇轻吮一下,我被吻得意乱情迷,完全忘了我们还站在人来人往的校园里。不知什么时候,他已经放开了我的双唇,转而埋首于我的脖颈间吸吮。过了至少十几秒我才蓦地反应过来我们是在校园里,到处都是熟人,还有不时经过的老师。

 

“啊”的一声,我猛然推开了他。只见杨杨一脸狡猾地看着我的脖子奸笑,我暗叫一声“不好!”丢下他,跑回教学楼的大镜子前:一个紫红色的吻痕赫然印在我的脖颈上!我气得只想骂人,对准随后赶来的杨广舒那笑得狡诈的脸一拳挥了下去。杨杨慌忙伸出爪子接住了我的拳头,装作很怕的样子说:“好老婆,息怒息怒!把我打破相了还不是你心疼?我错了,我们去吃饭,然后去超市!”

 

“说什么呢你!”对他的称谓有些不满,我皱了皱眉头:“晚上不上自习了?”

 

“不去了不去了,逃了。我得把你这乖宝宝的视线从书本中拽出来,省的一天净看书不看我!”

 

掩藏不住的笑意,我生平第一次逃了晚自习,和身边的男人走进了学校对面的家乐福。

 

19下。

 

我就抱怨了那么一句,他还真当真了!从出了校门起,到坐进KFC,除了点餐的那几分钟,他一直紧紧握着我的手走路,我虽然觉得有些别扭,但是却也挣脱不开他的桎梏,只能任由路上探究的目光不时观察着我们两人。

 

吃完饭,我们还懒懒地坐在KFC里不愿动弹,我习惯性地拿着吸管拨着可乐杯,吃着杯子里的残冰。杨杨皱着眉看着我的手说:“冰块有什么好吃的!”我不理他。

 

过了一会他又说:“给我吃一块!”继续不甩他:“你吃你自己的咯!”

 

“不要,就要你喂我!”撒娇般的语气。我叹了口气,突然从桌子上探过身去,在KFC明亮的灯光里吻住了他,把口里的冰块度了过去。什么外面,什么旁人的眼光,在这一刻,全都不重要了,我的眼里只有他一个人而已。

 

我主动的吻明显使我们之间的气氛更加和谐起来。从进入超市开始,杨杨的手臂一直围在我的肩头不放,我深深为这一刻的爱情能够暴露在阳光下而感动。

 

可是,好景不长,正在杨杨从后面抱住我,而我向后靠在他身上(注:暧昧的姿势),一起研究买什么口味的方便面时—

 

“姚远,杨广舒!”威严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慌忙抬起头,班主任张老师严肃的脸出现在眼前。锥子一样的目光死死定格在我和杨广舒交缠的手臂上。

 

“快跑!”杨杨在我耳边低声说。我俩拔腿就跑。一连跑过了n个货架,张老师的身影早就消失了,才敢停下来。

 

我吓坏了,抱怨说:“都是你!非要逃晚自习出来!还非拉我一起!我怎么这么倒霉啊,平生第一次逃课,就被抓住了!我们俩还在,还在……”说不下去了,懊悔得恨不得把自己咬死。

 

“这有什么啊!瞧把你吓得。就是看到了又怎么样。我们又没在做什么!”杨杨不在意的说:“你到底还是个乖宝宝!走吧,不管他,继续逛。”

 

我只好心不甘情不愿的被杨杨拖着继续往前走,逛的心思所剩无几,在心中不停责骂着自己。

 

好不容易等到杨广舒大采购完毕,我们抱着一堆东西往收款处走去。

 

事实证明:今天真的是我的倒霉日。我们居然在收款处交款的时候再次碰到了张老师,这次跑都没地方跑,躲也躲不掉了。我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了,把身体尽量小的缩在角落里,看着杨杨神色自如的和张老师聊天,根本注意不了他们在说些什么,只盼快点交完钱走人。

 

回到教室时,教室的纪律很混乱,我老老实

实地坐回座位上摊开书本,埋下头去。

 

 

看到我别扭的样子,杨杨走过来,坐到我旁边,轻轻搂住我。顾岩抬头瞪了杨杨一眼,说:“班长还带头违反纪律阿……”杨杨不理他,顾岩突然狠狠地推搡着杨杨,小声说:“杨广舒!你给我马上回自己座去!”

 

杨杨刚要说什么,突然两只手指在我的课桌上敲了敲,耳边张老师低沉男声响起:“你们两个,在教室里给我注意一点影响!”

 

20.

 

我后来的高中生活……和从那以后很长一段时间都在思考一个问题:为什么以严厉著称的张老师从来没有找我们两个人谈过话。当时,张老师正在实行“严打早恋”的政策,所有“涉嫌”恋爱的同学全体被拉出去狠K一顿。我们一直提心吊胆,但却从来没有什么风吹草动,杨杨的班长宝座坐得也很稳。事情过去了很久我才慢慢悟出来:一、我们两个人的成绩根本让张老师挑不出任何毛病,他有可能还害怕找我们谈话反而影响我们的成绩,二、我们两人都是男生,就算老师看到了也根本无从发话,三、撤了杨杨的班长,他根本再也找不出来一个人有杨杨那样的工作能力来。

 

综上所述,我当时的担惊受怕全部白费了,日子平静无波地一直走到毕业。后来,在我和杨杨在大学毕业的那个假期一起回学校看张老师时,张老师见到我们第一句话就是:“你们两个还在一起阿?!!”这是后话。现在让我们还是先回到我高三的时候—

 

在高三巨大的压力和张老师的“严打”政策下,班里反而雨后春笋般地冒出了不少对来,杨广舒和我也免不了偶尔被刮入某个绯闻中,但是那时的我们彼此都已经不再在意这些了。

 

一天, 刚刚下自习,听到走廊里有人喊:“杨广舒,出来!有人找!”

 

我原本是不在意的,可当无意中抬起头看到门口那个身影时,一种难以言喻的危机感

 

像开了闸的洪水涌了出来。

 

走廊里笔直站立的男生和我差不多的个子,一身酷酷的黑衣黑裤,带着太阳镜,看不清楚镜片后面的眼睛,但是整体感觉很清秀但却很有男人味。看到杨杨出去,他张开双臂来了个大大的拥抱,看得我心头一紧。我仿佛又回到了跟踪他和孙阳的那段时间,虽然很唾弃自己,但还是禁不住悄悄倚在门口观察着他们俩人。只见杨杨开怀地笑着,不时伸手搂过那个男生的肩。我从来没有在杨杨脸上见过那么无忧无虑的、发自肺腑的笑容,像阳光一样照亮了整个走廊。我注意到走廊里来来回回的女生们都在悄悄观察着他们两人。暗地里攥紧了拳头,装作无意地走了过去,挽住了杨杨的手臂:“杨杨,这位是……”杨广舒收住笑容,介绍说:“噢,这是我的初中同学,王笑然。笑然,这是姚远。”

 

那个男生礼貌的摘下太阳镜,露出狭长有神的眼睛,笑着冲我伸出了手:“你就是姚远啊,杨杨跟我常提起你。”

 

杨杨?我警觉地竖起耳朵,杨杨不是只有我一个人才能叫的昵称吗?我认识的所有其他人都叫他“广舒”啊。屏息等待他的解释,却只等到了一句话:“远,你先回去,乖乖在教室里等我,我和我同学再聊一会,一会就去找你回家。”无奈,我只好回到座位上。第一次,我对着书本,长久的失神了。

 

我怎么也没有想到:杨杨口里的“一会”要这么久。打更老头已经来各个教室赶人了,还没有见到他的人影。我有些灰心地收拾了桌上杂乱的书本,独自离开了教室。

 

21上。

 

次日再次见到杨广舒来上学,他那双黑白分明的眸子里丝毫没有欠我一个解释的意识,就像根本没有发觉到他昨天晚上过分地出尔反尔,把我一个人晾在教室里一样。我忍无可忍,但又实在拉不下来面子质问他为什么把我一个人丢下,更不想承认自己昨天像个傻瓜一样坐在教室里苦苦等了他将近两个小时。在这场角斗一样的感情里,我绝对不能首先低下我同样高傲的头,即使无数次像昨天一样被深深的伤害,我却不能揪住他的衣领怒骂。那样将会显得我过于在乎着他所不放在心上的东西,我将从此站在和他不平等的地位上,而这,是我宁可放弃这段感情也不愿意看到的事情。

 

既不能像女人一样哭泣,也不能冲他怒吼,我只能装作随口道:“上次,记得你跟我说过,不要老是以为自己是第三者……”谁知,他只是微微抿了一下嘴唇,就转过头去,没有回答。我这次真的忍无可忍,有些暴力地拉着他的衣领迫使他转过头来,无奈地嘶吼出声:“你能不能多少给我一点安全感?”冷冷的声音响起:“我不能给你安全感,是因为你不能给我安全感。”

 

根本无法消化他话中的含义,我有些神志不清地问:“在你心里,我到底占百分之几?”若是在平时,像这种明显示弱的话我是宁死也不可能说出口的,但是现在,我已经被他逼到了死角,退无可退,只能拼尽全力想要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听到我的问题,杨广舒居然像解答一道算术题一样认真思考了一会,才慢条斯理地说出一个几乎让我崩溃的答案:“在我心里,王笑然占70%,你占20%,其余所有人均分那所剩的10%.”

 

话音未落,我已经傻了。脑海里像过电影一样回放着自从我认识他以来的大小片断,每个笑容,每声怒骂。我付出了这么多,才仅仅抵上区区20%?那个王笑然究竟是何方神圣,竟能不费吹灰之力就吸引我的杨杨的大部分注意力?那是否我还应该感谢杨杨,庆幸自己在他心中的地位还比那芸芸众生的10%要多一点?

 

看着我急速转白的面孔,杨杨用他那典型的杨广舒式的平静无波的声音又加了一句:“这可是你自己问的。”

 

我到今天才真真正正、彻彻底底、完完全全地明白了杨广舒的忽冷忽热、反复无常。

 

在头脑转为一片空白之前,电光火石般冒出了很久以前食堂里的那个不认识的胖子的话“杨广舒初中的时候倒没闹过什么绯闻。”

 

原来如此……

 

21下。

 

被过大的打击搞得心灰意冷,我自从认识杨广舒以来第一次觉得没有必要再跟他讲话了,以前所有的一切就当作作了一场梦吧,运动会那个荒谬的白天就当作被狗咬了一口。

 

我第二次主动躲开了杨广舒的世界。

 

平时那么八面玲珑的杨广舒似乎根本不知道他怎么惹到了我,还是频频来找我出去,但我根本无法燃起一点对他的**了。看到他的脸我就会想起那天他残酷的话语来。心里对他除了绝望还是绝望。我根本无法忘记那天,就是这张帅气逼人的脸,轮廓清晰的美丽嘴唇,若无其事地轻松吐出那么绝情的话语而不自知。我真的找不到任何理由可以原谅他。从前他对我的一次次冷落一次次伤害我都可以既往不咎,因为我喜欢他,我对他的喜欢早已超过了当年我对那个叫婷婷的女生长达三年的爱恋,我可以尽我所能地包容他,原谅他,尽我所能地对他好。但是现在,他已经侵入了我最后的最后、仅剩的堡垒,我已经退无可退。我不能仅仅为了喜欢一个人就赔上我全部的自尊。在我这些日子以来对他所做的全部被另一个当事人如此贬低之后,不论他有意还是无心,我都不知道自己还可以以什么样的面孔面对这个唯一和我有过肌肤之亲,之后虽然屡屡伤我,但却一直影响、牵绊着我的男人。

 

我的躲闪终于激怒了杨广舒,他那高贵的面子终于被我持久的躲避所撕毁,他开始放弃接近我。除我以外,他还有无数个交际圈,他根本无须再看我一眼,再和我说一句话。他甚至在高三开始冲刺的最后阶段交了一个女朋友,两人开始出双入对,形影不离。

 

我从来不知道我的怒气可以燃烧这么久,就为他一句可能连自己都不记得了的话。一直到高考前我都不曾再主动和他说一句话,冷眼看着他和那个女生卿卿我我地在一起粘着,他还是那么迷人的笑容在我看来就和毒蛇一样刺眼。我根本没有一丝原谅他的意思,连注意到他都很少,虽然不会特意躲避他,但是也绝不会主动找到他。

 

我高三的最后几个月,几乎是完全心无杂念地埋在书本中度过的,杨广舒这个名字,在那个时候曾经一度从我的心中消失。

 

22.

 

对于每个高中生来说都是决定命运的三天考试结束了。

 

走出考场,我的脸上露出了这几个月来的第一次笑容,心中已经对自己的高考成绩有了点谱。紧随其后的估分更加确定了我的自信:只有我选择想去哪所大学,没有哪所大学选我的。

 

三年的奋斗终于有了回报,填完报考志愿表,我感觉自己的眼眶已经湿润了。走出熟悉的教室,熟悉的教学楼,深呼吸,感受着微风轻拂过我的头发。这一刻,似乎天空更为辽远,大地更为广袤,过去我所放不下的东西都可以看得开了。杨广舒这个名字带来的影响变得若有若无。我正式准备把这个名字踢出我今后的生活。

 

高考的结束意味着高中生活正式告一段落,高中同学即将各奔东西了。在离别之前,学校特地为这届的所有高三毕业生准备了一次最后的聚会—Q市三日游。

 

虽然是自愿报名参加,但是这是最后一次这么多人聚在一起好好玩了,平日里大家都是各自忙各自的,一头扎在书本里,难得有这么一次机会,所以,还是有不少人报了名。

 

从我们这到Q市,也就三四个小时的火车车程。大家从中午出发,到了那里刚好赶上吃晚饭。学校还算够意思,给我们安排的食宿都不错,住的地方是一家条件不错的宾馆,标准双人间。

 

顾岩家里有事来不了,只剩下我一个人,和一个平时都没怎么说过话的男生住在一个房间。夜幕降临,第一天晚上没有安排什么活动,大家


阅读: 次 | 评论: 0 | 投稿

系统推荐图库(收费)
如果爱,请深爱
韓國排球運動員 型男 文聖民
美国GV男星-Malachi Marx 虽然看起来很男人,不过是0哦
微博上的真实同志帅哥—自称是狒狒的轻熟男
与其在别处仰望,不如我们并肩
健身的小帅哥,赤裸裸
姓名
内容

上海同志图库(收费)
哥不是在剃须,哥是在show身材知道不,喜欢吗
最近心情颓废很多,发几张照片
身材不错长相像张信哲
眨眼的男生
同志文库(免费)
再见,爱人——一个直男心中最沉重的断臂山
三十而立的大叔三次同性爱经历
因为艾滋,我伤了那个帅气理发师的心
一个退伍军人的真实同性爱经历
我的 同志新闻小说 阅读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