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搜索

同志小说:一个处男的故事

[日期:2018-01-20] 来源:  作者:      手机版 http://m.man77.cn
[字体: ]

“打工?去哪?”

“在工地上,就是人们说的民工,跟着包工头到处跑,河北山东什么的,去过很多地方,也见识了很多操蛋事。”

“你做了多久?”

“干了两年吧,后来觉得没出路,就回学校了,”

“那后来回学校学习能跟得上?”

“嘿嘿,哥聪明呗!”一脸灿烂。

“操!够自恋的,不过最后你还能考到咱学校来挺厉害。”我是真心佩服他。虽然我们学校不是牛X院校,但在当地也是小有名气。

水房里另外一个哥们甩了甩毛巾出去了,我看看没人,一脸认真地对吴斌说:“跟你说个事。”

“什么事?”

我故意压低声音:“咱俩今晚去干件事儿。”

刘斌好奇地看着我,继续问:“什么事?”

“咱蒙着面去把学校后门那个摄像头给丫砸喽!”

他一脸吃惊:“你疯了!”

“怎么样,敢不敢?”

“不去不去。”边说边摇着头。

“胆小鬼!”

刘斌瞪着我:“你真是想被开除了!”

其实我就是逗逗他,没想到这家伙还认真了。我嘿嘿笑着,看着他端起脸盆回宿舍。此刻我的心情大好,可能是因为调戏刘斌成功?虽然他不合我的胃口,但有时候换换口味也不错嘛!

我哼着歌,将昨晚的衣服泡在盆里,使劲搓起来。 大一课少,连计算机基础入门等加上才六门课,所以我们大多数时间总是很闲。人一闲下来就会想入非非。唐林一直算计着怎么样将他相恋两年的女友拖上床,吴宝换女友的速度比他换衣服的速度还快,最令我诧异的是江一明竟然也有女朋友,每天晚上抱着电话腻腻歪歪,搞个异地恋有意思吗?我想我可能有些嫉妒他的女友。还好,宿舍里还有两个光棍陪我。

宿舍里吵吵闹闹,倒也不寂寞,只是有时候看到楼下昏暗的灯光下一对对甜蜜的身影,心里总会有一丝说不出的感觉。

李康每天没心没肺,总是缠着我玩,像个孩子。比如他每天都抢水喝,好不容易晾冷的水,丫的趁我不注意,咕噜咕噜几口就喝光,真是又可气又可笑;再比如餐厅吃饭时,丫的总喜欢在我餐盘里挑挑拣拣。我乐了,问他:“餐盘里有我口水,你不嫌啊?”他一脸鄙视:“那在给你加点我的口水。”反倒我吃不下去了,他也不客气,端起我的盘子继续挑拣。唉,这孩子不是喜欢上我了吧!靠,不可能吧,一个宿舍里出两个同志?我摇了摇头笑了,他以为我笑他,白了我一眼。

宿舍里不仅白天热闹,晚上更加热闹。晚上睡前通常会有“歌友会”,大家扯开了嗓子嚎歌,吼叫累了才上床去睡。我是夜猫子晚上睡得晚,常听见大伙儿各种各样的梦话,乐得我咬着牙抱着肚子,不敢笑出声怕吵醒大家。11月11号的光棍节,我正抱着手机看连续剧《我和僵尸有个约会》,正演到一个人变僵尸,獠牙从嘴里冒出来,忽然刘斌那小子惊心动魄地大叫起来:“你他妈才是光棍呢!你是光棍!”我头皮发紧吓了一大跳,抬头看丫的还在吧唧着嘴巴打呼噜,我靠原来是说梦话呢,吓到我了!还有一天晚上我刚从水房洗漱回来,李康忽然坐起来阴阳怪气地来了句:“XX肾宝,他好,我也好!”笑翻众人,第二天早上问他梦到啥了,这家伙瞪着眼睛想了一会说忘了。

最神奇的一次是江一明的梦游吵醒我们整个宿舍,从那以后我们常常对这件事津津乐道。事情是这样的:江一明和唐林头对头睡,这天晚上江一明突然爬起来,两手抓住唐林的头发,一动不动地看着唐林笑。唐林被折腾醒,一睁眼看见江一明诡异的笑脸,“哇”的一声叫出来翻身跳下床。我们的床铺距地面足有一米六,唐林跳下床后脚就给扭了,疼的哎呦哎呦地叫。我们被吵醒以为出了什么事儿,大伙都下床问唐林怎么了,而此时的江一明像没事人似的揉着眼问:“怎么了,咦?唐林你怎么睡地上呢?”

从这以后,唐林打死也不和江一明头对头睡了,江一明眼巴巴地看着唐林,满脸委屈,一双小眼睛还眨啊眨的。

我说:“嘿,你小子半夜没事干,拽人家头发,谁敢跟你头对头睡啊?”

江一明道:“我也不知道会发生这事啊。”

“唉!算了算了,你掉过头来,我和你睡。”

丫的感激地看着我。我心里想:“现在只是和你头对头睡觉,如果哪天搂着你睡你用这种眼神看小爷我,估计我马上就把你压在身下了!”我冠冕堂皇地做了个大好人,可宿舍的兄弟们却不知道我心里的小算盘,那可是打的啪啪地响啊!

从此以后我有事没事就调戏一下江一明这小子。一天晚上大伙都躺床上休息了,江一明冲澡后哆嗦着往宿舍跑,这家伙浑身只穿着一条小三角内裤,刺激的我直流口水。我拿起手机就要给这家伙来张罗体激情照,他藏在门后只露出一个湿漉漉的脑袋。

我冲他吹了个口哨:“出来呗帅哥,给你拍张罗体照,明天放大了挂在图书馆,精品艺术!”

江一明满脸恳请的样子笑着:“别,别照。”

大伙一看这架势来了热情,都拿出手机要给这小子拍照,说是拍个三维立体效果的,明天拿给班里的女生看,肯定能引起一片尖叫。江一明可怜地藏在门后,拿起拖把摁了灯开关,嗖一下爬上床铺。可惜动作还是慢了一步,黑暗中大家的闪光灯对着这小子直拍。丫的缩在被子里只露出个脑袋,我忍不住伸手摸了摸,江一明无奈地冲我喊:“一帮流氓”。 大学上课没有固定的座位,所以占座成了人人必练的必修课。而江一明这小子比较懒,每天早上掐着点到教室,所以每次只能坐在最后一排。因此我每天就多了一个任务,给这家伙占座。在空桌上放上课本,总有人会过来问一句:“同学,这里有人吗?”我刚开始还理直气壮:“有人!”后来教室里的人越来越多,而江一明还没到。别人用恶毒的眼神看着我,我的态度就开始软下来,直到江一明这家伙气喘吁吁地跑进来,我才又理直气壮回瞪着别人。刚开始是给江一明一个人占座,后来宿舍这帮哥们就不干了,嚷嚷着要我帮大伙都占座位。理由是因为我有晨跑的习惯,每天早上起得早,所以我到教室也早。可这是六个人啊,我晕死!我在第一排摆上六本书不得被别人眼睛里飞出来的小刀刀扎死啊!宿舍这帮家伙通过“民主”的方式举手表决,六个人有五个同意这一方案,而没举手的那个人就是我。我咬牙切齿地冲这帮家伙说了句:“小爷我忍了!”哎!貌似说出这句话来还真是没骨气,而迫于他们的淫威,我的骨气只好往肚子里咽了。

从此以后,总会看见在教室的第一排坐着一个苦命的我,旁边是一字排开的书本占座,我点头哈腰地回复别的同学:“不好意思,这里有人了,哦,那个座位也有人,那个也有人坐…哎…那个、那个还有隔壁那个都有人坐了,不好意思,实在不好意思…”而我也逐渐有个外号在学院里叫得很响亮,称“坐王”。当我听到这个称呼时恶狠狠地告诉宿舍这帮家伙,刘斌放下手中的《读者》说:“这个名字,够气派!”李康接话说:“帝王气息。”江一明也接着说:“够奢华!”我真想一板砖拍翻这帮家伙!我想这帮家伙是不会同情我的。我生平的第一个外号就这样响亮的出现了,学院里的同学叫不上我的名字,说“单德鹏”时人们都会接着问一句“单德鹏是谁啊?”但是一说“坐王”,人们就恍然大悟“我靠!原来是那个家伙!”我的声誉也就这样在众人的口水中飞流直下。有一次我生病没去上课,老师很奇怪地问别的同学:“每次都在前排的那个同学怎么没来,那个叫什么来着… …”,讲台下有人起哄:“坐王!”老师嘀咕:“还有人姓坐吗?我还是第一次听说。”教室里笑翻一片。下课后回宿舍这帮家伙抢着添油加醋地给我说这事,俨然一副讲笑话的样子,而我的感冒也竟然神奇般地被气好了。

大学里另一件惊天地泣鬼神的事情是点名。我们宿舍这帮家伙不怎么逃课,所以替答到的事也很庆幸没落在我肩上。但龙哥就没这么幸运了,龙哥住我们对门宿舍,他们宿舍那帮哥们都懒虫,每天不是睡懒觉就是宅在宿舍玩网游,上课成了偶尔的消遣。这就苦了苦命的龙哥,老师每次点名,他都要想方设法帮着答到,所以龙哥学了各个地方的方言“有涅”、“搁这儿呢”、“到睐”…,于是龙哥成了众人的偶像,也有了个很响亮的外号叫“方言专家”,简称“专家”。我一边感叹众人的不公平,一边感叹造化弄人,你说都是为宿舍哥们,怎么龙哥成了大伙眼中的英雄,而我却成了狗熊? 浑浑噩噩,马上要期末考试了,才发现自己什么都不会。想起这几个月每个星期天早上八点都准时去学院机房上网,我有些自责。不过看看宿舍的兄弟们,好像情况跟我差不了多少,于是我又开始心安理得,有时候想想自己也太会自我安慰了,貌似这就是阿Q自我胜利法?

考试的前一周我才开始看书,天天泡在自习室里,有时候晚上也不回宿舍,累了两天脖子就开始跟我闹变扭,高中时候的颈椎疼痛此刻发挥的淋漓尽致。这天中午实在是累的受不了,回宿舍小睡一会,我爬在床上揉着脖子倒吸凉气。李康看我疼得厉害,打了壶热水,用毛巾给我热敷。

“热敷管用吗,是热敷还是冷敷?”

“我靠,又不是发肿,热敷没错。”

我还是很不放心,丫的不会拿我当试验了吧。不过毛巾在脖子里倒是暖呼呼,很舒服,没一会我就睡着了。不知睡了多久,感觉有人掀我衣领,还把手伸进我脖子里摸了摸,爪子冰凉冰凉。我睁开眼,看见李康正站在凳子上,一只手拽着我的衣领,另一只手里拿着什么东西。

“你干嘛呢?”我睡眼惺忪。

“给你贴膏药。”

“我靠,这是什么东西啊?”他手里那片黑乎乎的东西,散发着刺鼻的药味。


阅读: 次 | 评论: 0 | 投稿

系统推荐图库(收费)
美男说
韓國帥氣男Jake 影视作品-被吸表情 露臀露身材
日本badi杂志封面写着系列
男人
先上在说
工程队里的肌肉男
姓名
内容

上海同志图库(收费)
香港帅哥-何猷(you)君MarioHo 图集
曹鹤飞:男模私下玩自拍
韩国很MAN的肌肉型男
跟朋友在上海大悦城看到楼下有很多人围在一起 走近一看原来是<蘭陵王>的见面会林依晨跟魏千翔
同志文库(免费)
和朋友去夜总会找直男玩4P
淡蓝同志文章:郑州之夜
这段爱,我们只能用鲜血去祭奠
与兵哥山上激情一夜
我的 同志新闻小说 阅读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