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搜索

校园同志小说:理科男生的青涩恋

[日期:2017-12-14] 来源:  作者:      手机版 http://m.man77.cn
[字体: ]
下我一个人傻傻的站着,许久,脸上隐隐露出一丝甜蜜的笑容。

 

 

12.

 

下课铃响了,我和杨杨像没听到似的,继续趴在桌子上隔着好几张课桌对望着,比着各种类似“I love you”“Ich liebe dich”之类肉麻的话的口型。忽然,一个身影挡住了我和他的视线,我疑惑的抬起头,顾岩严肃的脸赫然出现在眼前,一脸山雨欲来的表情。我一愣:顾岩上次出现这种表情的时候还是告诉我婷婷喜欢他的那天的事。

 

顾岩的手不容置疑地把我拉了起来,我懵懂地跟随着他来到了走廊里。到了外面,顾岩才回头严肃的看着我,却不说话。今天的天气相对来说很温暖,可是我却浑身激灵了一下:现在的这个场景怎么那么像一年多以前的那一天呢……

 

顾岩上下打量了我半天,方开口,一说出的话就惊世骇俗:“远,你现在是不是和杨广舒在一起?”没想到他会问得这么直接,我连打马虎眼的机会都没有,只好傻笑着企图蒙混过关。顾岩瞪了我一眼,说:“你别在那转着脑筋想蒙我!你年纪还是一位数时我就认识你,你一抬腿撒几滴尿我都知道。”没办法瞒过去了,我只好点头承认说是。顾岩手一挥,说:“我绝对不同意!”

 

要是别人也就罢了,我管他同不同意呢,但顾岩和我像亲兄弟一样,我真的希望他能理解我,站在我的一边。我只好把握不大的开始解释:“岩……我知道杨广舒是男的,你不能接受……”话音未落,已经被顾岩生生打断了:“我管他是男的还是女的,总之是杨广舒就不行!”我有点火了,心想:顾岩你不是挺欣赏杨广舒的吗,高一一入学第一个认识的人就是他,还和他称兄道弟亲密得不亦乐乎,怎么我和他走近一点你就来管,你自己就怎么都行?还是说……又想起那天篮球场上他和杨广舒的击掌声,原来怀疑的种子远在那个时候就已经种下了。

 

想到这里,不知不觉我的怒气有点上扬,还夹杂着点酸意,刚想冲着顾岩理论,耳边忽然响起顾岩冷静的声音:“你知道他高一一年就换了两个女朋友吗?”愣住了,抬头看向顾岩,那声音继续响起:“我比你认识他的时间长得多,我太了解他这个人了,以你这种容易认真的个性,千万不能和他在一起!”

 

瞬时间,杨广舒篝火前跳动的眼睛、星空下温柔的声音全都浮现在我的眼前。“不会的、不会的、杨杨不会是这种人……”我喃喃的说着,继而坚定的看向顾岩,认真的说:“我相信我亲眼看到、听到的,我不信你说他是这种人。岩,你是我最好的哥们,我希望你能支持我的选择,而不是找理由破坏它。”

 

顾岩仔细研究着我认真的表情,许久,长叹了一声,道:“远,你也是我最好的哥们,我怎么会骗你,怎么会不希望你开心。本来我还不想说出来,可看你这样……前一段时间,就在你自我封闭,两耳不闻窗外事的那几天,杨广舒已经又和6班的一个女生打得火热了。虽然他一直不肯承认,不过普通朋友哪有走得那么近的道理!”

 

13.

 

我不知道我是怎么回到教室的。虽然主观上万分不愿相信顾岩的话,但是对顾岩多年的信任已经成了一种习惯,他的话还是深深印在了我的脑海中。坐到座位上,下意识地看向杨广舒的方向,只见那双晶亮的眼睛还是笑眯眯地,不掺任何杂质地看着我。我已经完全糊涂了……

 

过后的几天,我小心翼翼的和杨广舒保持着距离,同时又悄悄观察着6班的动静。我知道我的这种行径很丢人,可是就是管不住自己。果然,我不和杨广舒在一起的这几天里,他和6班的一个叫孙阳的女生走得很近。现在,他正和她一起往老师办公室走去。我的目光完全聚集在他对着孙阳的脸上的淡淡的笑意和若有若无的相互碰触的手肘上了。

 

心乱如麻,不愿相信却因事实摆在眼前而不能不相信。难道杨杨的手臂在抱住我的时候真的还沾有哪个女生的余温吗?我的心里激烈地交战着,几乎把手中的笔掰断。

 

在杨广舒回来的时候我强烈克制着自己不要形象全无地冲上去质问。杨广舒看到我,粲然一笑,我根本无法分辨他对着我的这个灿烂的笑容和刚刚对着孙阳的笑容有什么分别。我尽量保持着语气的镇定,对他说:“刚才那个女生叫孙阳吧?挺漂亮的,和你挺配的嘛……”杨广舒看了我一眼,步伐没有停下来,一直走到座位边,把手中的书扔在桌子上,坐下来,才开口道:“他们全都来打趣我和她的事,烦都烦死了。我本来想你和他们不一样,没想到你也来问。”我忽略掉他的语气,提心吊胆的等着他的下文。“我是真烦她阿,甩都甩不掉。”说着,不耐烦的把手中的笔摔向桌子。

 

放下了心中一块大石,我其实很想再问:“那你高一时的那两个女朋友是怎么回事?”但是又怕这样太过婆妈,太过小气,就生生把话给咽下去了。我总觉得以我现在和他不伦不类的关系,没有权力以这种质问的语气来过问他以前的事情,即使是孙阳的事我都是犹豫了好久才开口发问的。目光犹疑不定的对上杨杨那双漂亮的眼睛,听到他说:“你这家伙,明明知道我真正在乎的人是谁,怎么老以为自己才是第三者呢?真是的!”

 

原来,我的用心,他全都看穿了,我顿时又有点讪讪的不好意思起来。

 

没几天后,杨广舒和孙阳闹崩了的小道消息就传遍了整个年级。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我正独自一人坐在食堂里,旁边一群6班的男生,边吃边大声七嘴八舌的说:“听说了没?杨广舒那小子把咱班孙阳给甩了!靠!那小子真他妈带种!自打来咱们学校,都甩了三个了!”“你说孙阳哪里不好了?人又漂亮,身材又棒,成绩也不错!杨广舒也不知道嫌人家哪里了……”

 

另外一个胖胖的男生举起大拇指说:“你们还真别说人家杨广舒,人家是这个!他初中就是这个学校的,那时候也没听说有什么桃色新闻冒出来。可人家要是真来劲了,小手指勾勾,什么样的钓不来!你们没听说?被他甩了的那几个女的,他都是说分手就分手,分手以后就连话都不和人家再说一句,再看见了就和见了个陌生人似的,连眼角都不夹一下。”

 

我默默坐在凳子上,机械地咀嚼着,心道:杨杨阿,你到底曾经对多少人说过喜欢?哪一句才是你的真心话呢?

 

顾岩的声音又浮现在耳畔:远,我是担心你啊……千万不要陷进去……以你那种容易认真的性格……

 

边胡思乱想边扒完碗里的饭,心绪不宁地回到教室,刚坐下,忽然一个篮球砸到我的桌子上,熟悉的声音响起:“远,去不去打球?”

 

14.

 

从我知道杨广舒那捉摸不透的性格后,看他的目光就多了几分回避。自打那天雪地里的拥抱以后,我们就再也没有什么超出朋友以外的亲密举动了,多数时候只是一起打球,吃饭,连两个人独处的时间都很少,总是一大帮男生一起来来去去。

 

不知不觉中,这样的日子已经过了很久,外面的天气已经是春暖花开了。太长时间没有听到他说过“喜欢”二字,当日那个教学楼顶上的夜晚似乎变得有些不真实起来,就像隔世的梦一样遥远、恍惚。唯一真实的,是外班的男生女生关于杨广舒反复无常的性格的传言。在无边无际的八卦中,我感到了窒息一般的痛苦,自信越来越少,动摇越来越多。在我终于意识到自己的心态就像是害怕被抛弃的女人时,我才明白:我真的早已经爱上了这个名叫杨广舒的男人,无法自拔。

 

明白了自己的心意,我走上前去和杨广舒打招呼。谁知道,当我把手放在他的肩头时,他马上像躲瘟疫一样躲开了,扭过头来,还是一样漂亮的双唇却一字一句吐出了残酷的话语:“神经病!”

 

我一下子呆掉了。第一个反应就是自己做错了什么事,可是,这几个月来,我们单独见面的机会都很少,哪里有可能惹到他呢。

 

下一秒,我的耳边似乎响起了顾岩担心的话语,还有那些男生女生茶余饭后的八卦。终于明白,他们口中的事也同样发生在我身上了,我和那几个被甩的女生根本没有分别:都是连原因都没有就被一脚踢开,置之不理。

 

强烈的痛苦几乎要把我敲散,杨杨的甜言蜜语似乎还仍在耳边萦绕,却硬生生被冷冷的毫无感情的话语所替代,而且简直是毫无原因我就被一棒打死,连喊冤的机会都没有。但是,好强的我在他毫无感情的说出这种鄙视的话语之后是怎么也无法再低声下气的对他说话了,不管我是如何想要他回来。又觉得自己没有立场质问他,更伸不出去手揍他。于是,我若无其事地瞟了他一眼,抬高头理都不理他,径直越过他走了过去,坐到我自己的座位上。

 

顾岩把发生的一切都看在眼里,但是什么也没说,只是拍拍我的肩,把作业本递给我。跟两年前一模一样的场景,一模一样的心情。我忽然很想哭,却只能强自忍住,迫使自己平静地翻开手上的作业本。

 

15.

 

在这种莫名其妙的冷战中,一晃期中考试结束了。

 

像所有中学一样,班级的排名表高高地挂在教室的前面。虽然心情不好,但却丝毫没有影响到我的考试成绩。我第一名的成绩遥遥领先第二名20多分,独占鳌头,而且这次据说是“必杀”的数学我居然考了满分。全年级也只有两个人是150分满分—我,和杨广舒。

 

放学后,我无聊地走到教室前面看那张大大的排名表,忽然,耳边响起那熟悉的、让人心跳的、却又是久违了的声音:“考的不错啊……尤其是数学!”这是两个月以来他第一次单独和我说话,我的心里忽地一热,随即又想:

好假啊!数学你不也考的不错吗?用这种话来作开场白,你也太白痴了吧。把心里的悸动强自压下,口里装作不甚在意地慵懒地应着:“对阿……我们两个珠联璧合……”

 

 

接下来猛烈的、好似即将把我揉进身体里的突然拥抱让我几乎透不过气来。挣扎着抬头,看到杨广舒和我记忆中一模一样的晶亮的眼睛,那个瞬间,刚刚还把两个月以来的怨气聚集在手上,想要一个勾拳把他轰到一边凉快去的心不受控制地软了下来,紧攥的拳头慢慢落在了他的背上。闻着他身上好闻的味道,我把脸埋在他的肩膀上,在他看不见的地方悄悄流下了我五年来的第一滴眼泪。

 

为了我无聊的自尊,我根本没有问他那时候为什么无缘无故骂我神经病,无缘无故冷落我长达两个月之久,他也装作根本没有说过那种话,也根本没有这么久对我不理不睬。这件事就像没有发生过一样,杨广舒又回到了我的身边。

 

终于知道了杨广舒忽冷忽热、反复无常的性格。而我,经过婷婷那件事以后属于“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的类型。所以,虽然喜欢,但是再也不敢主动去接近他了。如果我还把喜欢明确的挂在脸上,我怕当杨广舒再次露出如此冷淡的神情时,我会丢盔弃甲,无法全身而退。即使如此,我的内心里还是非常清楚地明白自己其实早已泥足深陷,无法从杨广舒的禁锢中脱身了。

 

再然后就是不出所料的一次次冷落,与反反复复。每次都是杨广舒无缘无故露出冷淡的神情,从我身边离开,但是,少则几天,多则一两周,他却又会千方百计地寻找各种理由回到我的身边。不管我有多气他恨他,在他用各种花样百出的理由嬉皮笑脸地回到我身边,装作什么也没有发生地和我聊天、打闹甚至亲昵时,我还是发觉我根本不能拒绝他,漠视他。我真地感觉他给我的感情像是施舍:他高兴时便给,不高兴时便把我一脚踢开,想我回来就随意打叠几句甜言蜜语,或搞点小花样。但就算如此,我还是对他没有任何免疫力。在他离我而去时,我可以高傲地昂着头,表现得毫不在意;可当他再回过头冲我伸出双手,我却每每经不起蛊惑再次原谅他。我真地怕,如果我“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的推开他的话,以他冷硬的性格,会再也不会到我的身边。我知道自己的心态很软弱,很丢人,可就是没有办法关注自己的行为。

 

其间也不乏传出杨广舒与哪个女生的绯闻。我庆幸自己一直完好的保持着冷静的面具,没有溃不成军。每次当他对我略微皱起眉头,或是嘴角下撇时,我都能多一眼也不看他,干净利落地离开。

 

在我亲眼看到那些女生泪眼婆娑地控诉时,我以为自己也终究难逃同样的命运,但是,不知我是幸抑或不幸,不同于她们,每次的冷淡过后杨广舒都会回到我的身边。

 

就在这样反复的拉锯战中,一年时间很快又过去了,我和杨广舒,根本没有什么实质性的进展。

 

 

16.

 

九月的天气,艳阳高照。学校里正在进行着一场几乎是高中学生枯燥学习生活的唯一调剂—运动会。

 

被誉为班里“两匹快马”的我和杨广舒自然是肩负重任。100米的短跑和1500米长跑下来,我感到腿肚子都朝前了,于是一*直接坐在操场上,欣赏着杨广舒矫健的身影跑着接下来的3000米。在二十几位选手当中,杨广舒明显的优势和帅气的身姿吸引了无数关注的目光和尖叫,加油声震的我耳膜都快破了。心中不禁升起“你们随便叫吧挥手吧,这个帅呆了的人是我的谁也抢不走”这种近乎无耻的想法。

 

不意外的,杨和我都获得了各自项目的第一名。可是,当杨广舒跑完3000米走出场地时,我敏感地发现他的左腿有一点瘸。

 

忘了自己身上的疲惫,赶忙跑过去搀起他,焦急地询问着。杨杨似乎不在意的摆着手说没事没事,而我却只注意到他额头冒出的汗珠和皱紧的眉头。以我的经验看来,这八成是上场跑步之前没有做充分的准备活动而造成的肌肉拉伤,他又坚持跑完了3000米的距离,显然会加重伤势,如果现在不赶紧冷敷一下,再好好上药的话,明天很有可能将会站不起来。

 

学校医务室肯定不会好好地给学生作冷敷和按摩这么麻烦的工程的,多半只会给我们开一点药让我们拿回去自己弄。情急之下,我只好扶起杨广舒,努力架住他183公分的身长,往我不到5分钟路程的家中走去。

 

进了家门,我先扶他在床上坐好,然后赶忙打了一盆冷水,拿了毛巾,端到他身边蹲下,准备开始为他作冷敷。杨杨一边卷着裤腿,一边调侃着对我说:“举案齐眉阿,你!”

 

顾不上揍他的臭嘴,我跪下来用冰凉的湿毛巾一遍一遍擦着他拉伤的肌肉,在水温沾染上他温热的体温后,赶紧再去换一盆冷水。不知来来回回折腾了多少趟,我感觉自己的腿连身体都快支持不了了,杨杨心疼地说:“行了行了!都说了我没事了!”我看了一下他的腿,感觉确实差不多了,就拿出一瓶正红花油倒在手上,开始按摩他的伤处。透支的体力连小小的按摩都无法完成,在揉捏他的小腿时,我感到了自己的大臂已经在不停痉挛了。一切搞定之后,我两条胳膊都快累断了。

 

杨杨放下裤腿,试着站了起来,然后马上用夸张的语气大喊:“神医阿!”

 

看到他的腿没什么大事,我悬着的心也放了下来,走上前去搂住了他,长长出了口气。这一刻屋里的气氛宁静异常,满屋飘散着正红花油的芳香气息,疲累的两个人紧紧拥抱,似乎连彼此的心跳声都清晰可闻。这时,我想起刚才他调侃我“举案齐眉”的话,报复之心大起。我突然紧紧地箍住他,猛地往后一倒,刚刚平静的气氛瞬时间被打散,杨杨没有防备,尖叫一声,重心不稳,被我拖得向前栽倒,两人交叠着倒在身后的床上。

 

17.

 

躺在床上,看着上方杨杨的脸,我才后知后觉地发现我的所谓报复实际上是摆了个套自己钻的行为,讪笑着刚想起身,却被一阵大力又推回到床上,沉重的肉体压下。直到这个时候我们才终于有了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吻。我们四目相对,目光纠缠,我等待得分开双唇,他的嘴唇温柔的落下……随即又马上抬起,一脸不满地把从我嘴里吸出的口香糖吐到一边去。我哈哈大笑起来,不过还不到两秒钟,笑声被迫嘎然而止。我陶醉地看着近在咫尺的杨杨那放大的脸部轮廓,微闭的漂亮的眼睛,长长的睫毛,认真专注的神情,微微皱起的眉头,泛红的脸颊,感觉此刻还睁着眼睛简直是一种罪恶,我被蛊惑般的也闭上了双眼。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口腔里那滑腻、柔软的挑逗缓缓退了出去。我刚刚睁开迷离的双眼,身体就被猛地翻了过去,上衣被扯到脖颈,火热的嘴唇在光滑的背上肆意游走。我开始觉得事情有点超出我的接受范围了。“别闹了!我身上全是汗!”只能想到这一个借口,,我抗议出声。微弱的抗议声被完全忽略不计,我只好咬牙忍受着这有些眩晕的快感。我从来不知道背部被亲吻都可以让人这么舒服,看不到在背后肆意点火的人,我有一种**纵、被控制的感觉,奇特、但并不排斥。我的背部敏感的感觉到那顺着脊柱下滑的灵巧的舌头,那种湿湿的、麻酥酥的触感让我想向前逃开,但腰部却被牢牢地固定着,连动也动不了,只能咬牙承受着。直到舔吻向下侵略到了我的尾骨,我才开始有些惊慌的挣扎起来。要么是杨杨今天的力道大的惊人,要么是刚刚嘴唇的攻势卸去了我大半力量,再加上我今天实在是太累了,我的挣扎根本不起什么作用,只有又羞又气地任由他把我的长裤连同内裤一起褪到膝盖。

 

当时的我们都不知道该如何和一个男人做爱。杨杨只是凭本能用蛮力拉高我的腰,让我由完全俯卧的姿势改为双膝着地半跪在床上。我的腰部被他下死力捏得生疼,刚回头想让他轻点,却看见杨杨往掌心吐了一口口水,胡乱涂抹在一个让我羞耻万分的地方。我估计我的脸已经红得不能再红了,一个字也说不出来。所有的感觉都集中在被指尖轻轻碰触的地方,下意识的收紧了身体,那指尖并没有深入就撤了出来。紧接着杨杨用两只手紧紧禁锢住了我的腰部,然后就猛地一攻而入。

 

被突然蛮横进入的时候,我只是感到沉重的压迫感、被迫扩张感和明显的异物推进的感觉,并没有疼痛。大约两三秒钟之后,剧烈的撕裂般的疼痛才席卷了我的全身,我差点一口气提不上来晕过去。一点也没有让我适应的过程,又没有充分的润滑,那种痛苦是我平生第一次经历。我十个手指痉挛的抠进柔软的被子当中,牙齿再也咬不住嘴唇,“阿……”地惨叫了出来,心里恨他恨得要死。身后残酷侵略的人似乎被我带着哭腔的叫声吓住了,留在我身体里的凶器不再挺进,反而向后退出我的身体的迹象。我脆弱的内部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哪里经得起两次折腾!我拼命使出全身力气抬起一只手臂,向后按住了他的臀部,咬牙切齿的说:“别动!”身体里的男人果然不敢再乱动一下,扶在我腰部的手都僵硬得不敢动弹,像被教官喊了“立定”的士兵,如果我不是这样疼痛的话我真想好好嘲笑他一番,可是,估计在这种情况下我的笑会比哭还难看。

 

身体如此痛苦,我的精力却居然还能集中。我盯着面前的闹钟,看着秒针一步步机械的走着,感觉着身体内部剧烈的疼痛慢慢变得缓和。直到我完全被疼痛攥住的神经放松下来,秒针稳稳的转过了一圈,我长长出了一口气,艰难的说:“好


阅读: 次 | 评论: 0 | 投稿

系统推荐图库(收费)
海灘肌肉男孩 性感写真展示男体之美
寻找真心相处的男朋友
今晚夜店-酒吧劲舞(上)
DOOR 2012新作泰男写真图片-天然自拍
青春帅气 表露无遗
男人一支烟
姓名
内容

上海同志图库(收费)
台湾健身小帅哥
大成被做 18禁(3P)
泰国美少年~
性感男星-M1LAN MANEK
同志文库(免费)
同志小说:人生若只如初见
你那么帅,却不相信爱!
问答:直男真的可以弄弯吗
反思:同性爱中“MB”和“419”的问题
我的 同志新闻小说 阅读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