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搜索

同志小说:一个处男的故事

[日期:2018-01-20] 来源:  作者:      手机版 http://m.man77.cn
[字体: ]

吴宝眯着眼:“老师好性感。”

我看着这帮意淫贼,心拔凉拔凉:完了,我的大学生活,本来想着把第一次献给我的大学呢,看来无望了。就连好看的江一明都对漂亮的班主任满眼放淫光,我的处男生涯啊,何时是头!

我没继续参加他们的讨论,爬上床午睡。

下午安排体检,本以为是按班级排的时间表,没想到是按学院安排的。我们在宿舍楼下的小广场集合,排着队去校医院。放眼望去人山人海,挤得校医院的小二楼水泄不通。我好不容易领到体检单,顺着人群去二楼测试心肺、身高和体重什么的,虽然热,但心里却仍然乐着:嘿嘿,要体检啊,那就是能看到很多很多肉了!我兴奋着,顺便用前胸挤着前面的兄弟的后背,这兄弟奇怪地回头看我一眼,我也假装回头看身后的人群,示意他不是我占他便宜,是后面的人拥挤。大热的天,楼道里又挤满了人,各种汗味直冲鼻子。我仰着头看室内的情况,竟然没人脱衣服,只是撩起衣服,护士测心跳。量血压就更不用脱衣服了。再看看右边,测体重也是直接测。我失望地叹口气,转头看见抽血的屋子人比较少,就往那边挤,好不容易到了眼科门口,再往前就是验血处了,人群挡在楼道里过不去。排眼科的同学以为我插队,叫着嚷嚷:排队!排队!没理丫的,继续挤。前面那些人也真是的,你排眼科干嘛排在了验血处门口啊。

我正想着怎么过去呢,背后有人很粗鲁地推了我一把:“你到底走不走?挡在这里!”我听着就生气,回头一看,我擦,如果说看到帅哥心跳加速100,那么此时我的心跳瞬间归零,这张脸初看恶心,再看就真想直接把丫的塞回去重造。我忍着翻滚的胃,对他摆了一个请的手势。丫的一愣只好往前走,我跟在后面,不错不错,小李子,给朕开路!

护士妹妹温柔地从我的胳膊上抽走一大管血,我心疼地看着:那是多少条鸡腿养出来的血啊!

刘斌看看我的表情:“晕血?”

“没有,心疼我的血呢。”

这家伙右手拿着棉签按着左胳膊的针眼,笑的跟抽风似的,然后一不小心棉签就掉地上了。他很爷们儿地甩甩胳膊下楼了。

被人群挤来挤去,终于把所有项目都弄完了,下楼去交表时,看见刘斌可怜兮兮地挨护士批:“你说你,让你拿棉签摁五分钟不听,血多啊?”我过去看,护士正给他擦什么东西,胳膊上留着好几道血印子。这家伙冲我凄惨地笑了笑,我竟有些愣神:貌似…比前几天帅了点。

以后的几天连续开新生大会、班会和学院组织的新生入学典礼什么的。忙忙碌碌的高三生活过后,竟然不适应这种清闲,每天也不用上课,就是听听领导语重心长的教诲。也不用5点就起床,可以一直睡到太阳从窗户照进来,舒服。

开学第一周,我就深深地爱上了我的大学生活。 年轻人在一起很快就熟悉了,刚来宿舍时大家都特腼腆,现在宿舍里每天热闹的不得了。大家一一报出出生年月,非要排出大小。听他们说完我就开始流汗,我竟然最大!江一明不停问我:“你多大?说说看啊?”

我不想当老大,老大可是要负责的,比如窗台上那六个暖水瓶,再比如门后的垃圾桶。我支吾着岔开话题:“我也是九月份生日啊,真巧,咱宿舍有好几个人都是九月份吧?”这么一说大家才发现我们有四个人是同月份出生。

“是啊是啊,真巧!”

“哎?就是啊,我才发现,嘿嘿。”

“九月份就当咱的生月吧!”

“什么‘生月’?”

“就是生日月,我的新名词。”

“你名堂怪多的。”

大家七嘴八舌的讨论起来,最后一致决定这周六去庆祝,也是宿舍里的第一次聚餐。

我们学校有禁酒令,说起来就令人气愤,都大学了还禁什么酒嘛,而且开学第一次的班会老师就告诉我们:不准喝酒,啤酒也不行!这是学校的硬性规定!

星期六我们商量了很久,决定去学校后面的聚贤楼,其一那里在学校的后门,不会那么不走运刚好遇见校领导;其二餐馆里有小包间,刚好够我们六个人坐一桌。晚上五点半,大家准时结对去HAPPY.我们兴奋地要了大箱啤酒,如果说光明正大的喝酒,可能还没什么感觉,现在偷偷摸摸的,反而更加兴奋,我想偷情大概也是这种感觉。

这帮家伙,简直就是酒神!尤其是那个黑皮刘斌和吴宝,刚开始还一杯一杯地干,后来干脆拿瓶来吹,看的我目瞪口呆。李康干不过他俩,转头眯着眼看我笑,顿时我感觉后背凉飕飕地冒冷汗,就像刚看完恐怖片一样。

“怎么不喝?是不是没人陪你啊?”

“我不一直在喝嘛。”

“那为什么你面前的酒瓶没见换过?”

“靠!酒瓶不都长的一样,还能变成暖壶不成?”

“丫的别贫,跟我干了这杯。”

“你找江一明,他没喝。”

江一明摆着手说:“我胃不行,刺激的东西不能进胃。”刘斌正和吴宝斗酒,听到这话接茬道:“胃不好就少喝点,不然难受。”真想抽丫的!

你找唐林嘛!”

唐林笑嘻嘻地看着我:“我等着陪你呢!”

我擦!这是帮什么人呐。赤裸裸的威胁下,我端起酒杯和李康碰了一下一饮而尽。虽说是啤酒,但喝在肚子里还是热乎乎的,有点发烫。没几杯我的脸就开始红了,皮肤感觉麻麻的。不一会唐林这家伙也凑上来,满脸淫荡:“兄弟,该我陪你喝了。”我擦,欺负人呐!我跟你们拼了!我和丫的拼起酒来,可惜胃不给力,两瓶酒后,我扔下酒杯直奔卫生间,一下就给吐了。

后来我稀里糊涂的躺在谁身上:“嗯,味道…味道很好闻,呵呵… …”

折腾到晚上十点半,我们搀扶着走出聚贤楼,出门吹了吹风,我感觉清醒了很多。学校的后门已经锁了,如果绕前门那得走很长的路,于是我们决定翻墙回去。没想到倒霉的事情发生了。如果是崴脚之类的话,那倒是小事,现实是我们被保安给抓了!我们刚翻过墙正庆幸没人看见呢,忽然从远处晃过来一束光。李斌一拍脑门:“我操,我给忘了,后门有摄像头!”丫的不早说,现在很明显不能返回去了,就算我们现在逃走,明天照样能被查出来。

对面三个保安走过来,其中一个拿手电筒又晃晃我们:“喝酒了吧!”

刘斌笑嘻嘻地走上前:“我们宿舍的兄弟过生日,庆祝庆祝。”

“怎么办吧,把你们送学院?还是… …”

一听这话,我们松了口气,看来问题没那么严重。保安像抓到贼似的,得意地抖着腿,手指间的香烟忽明忽暗地照着一张阴险的笑脸。

刘斌说:“大哥喜欢抽什么烟?”

保安拍拍刘斌肩膀,很满意似的:“黄河吧,我们每人两条。”

我操,狮子大开口啊,他妈的要不是看你年老色衰,老子早把你拖在草丛里XXOO了!

刘斌道:“大哥,我们都学生,身上没那么多钱。”

“那就把你们送领导!”说着他拿出笔和纸装作记名字的样子,身后的那两个保安轻声笑了起来。

刘斌忙握住他的手:“别啊,这样吧哥,我们身上确实没那么多钱,我现在就去买烟去,够买多少就买多少,行吧?”

吴宝性子比较急,一米八几的个子,特别壮实,脾气也比较暴躁,现在又喝了点酒,眼看着怒了,李康赶紧拉住他的胳膊。

保安看了看吴宝,对刘斌不耐烦的说:“去吧去吧!”

不一会刘斌气喘嘘嘘地跑回来,手里拿着几盒烟:“哥,钱只有这么多,每人两盒吧!”保安明显失望了一下,可看着醉熏熏的我们,也没再说什么,摆摆手就放我们走了。

回到宿舍,吴宝气的大骂:“大爷的,我当时真想上去揍他!”

“唉!算了吧,咱们点背。”刘斌边说边拿出一盒烟给大家抽。

我奇怪地看他:“哪儿来的烟,还是黄河?”

“哈哈,我刚给了他们五盒,偷偷留下一盒。”

“哈哈哈… …”

我们大笑起来,不过转念一想:貌似那帮畜生还是赚了! 第二天早晨醒来,太阳已经挂的很高,从窗帘的上方照进屋里,真的很安详。宿舍里大伙的睡姿各种各样。此刻李康趴在枕头上,张着嘴流哈喇子;江一明总是将自己包裹的严严实实,只露出脑袋;黑皮刘斌仍旧露着半截肚子;吴宝一条腿伸在外面,貌似还能看见天蓝色的内裤;唐林蒙着头喘着粗气。

这样偷看兄弟们是不是太过猥琐?我有些自责。

忽然刘斌翻身坐起来,揉了揉眼睛。我脸马上就红了,像被人看穿心思一样。

“你醒了?”

“嗯。”

“昨晚喝多了吧?”

“切,那点酒对我不算什么。”

“吹牛!”

刘斌两手撑着床边:“我怎么吹了?昨晚我还救了大家一命!”

“呵呵… …”

想到昨晚,也多亏刘斌机灵。虽然保安把我们上报学校的可能性不大,但如果当时和他们发生什么冲突的话,那就麻烦了,毕竟我们理亏。

今天是周日,其他宿舍也都睡懒觉,水房比较空,不像平时那样人们挤来挤去。我拧开水龙头,哗啦哗啦地开始洗头,从饭店里回来后,身上总有股怪味,像是油烟味还带着一丝煤气和酒精的气息。

刘斌拖拉着拖鞋走在我旁边开始洗脸,这家伙洗个脸还这么大动静,水溅了我满身,还好我光着膀子。我一边擦着头发一边和他聊天:“你说那些保安是不是经常敲诈学生?”

“我看像,昨晚敲诈咱得时候很是熟练。”

“你行贿的过程也很熟练嘛。”

刘斌抬起头看了我一眼,嘿嘿笑了:“我休学好几年才又上的学。”

我有些惊讶:“什么?”

“当时太调皮,被学校开除就去混社会打工去了。”


阅读: 次 | 评论: 0 | 投稿

系统推荐图库(收费)
培训教室里看到一个小帅哥,腿很白,有反映了
来自Boysky推荐的帅哥2-健身房里的帅哥
男朋友BFBAT提供的男人图片
台湾最近很有人气的一枚小帅,可爱不失帅气,清秀不失健壮
日本GV:我的家教是男优 (18禁)
台湾消防兵
姓名
内容

上海同志图库(收费)
白色大骚0
亚洲男男帅哥-游泳馆的故事
21岁的,阳光小1
内裤广告,人比内裤帅
同志文库(免费)
那一年我十四岁
只要我们相爱--三川和Yokan的故事
五个要点帮助同志找到男友
[推荐]我的第一次 初尝的沦陷(上)
我的 同志新闻小说 阅读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