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搜索

一夜柔情后你离开

[日期:2009-12-25] 来源:  作者:      手机版 http://m.man77.cn
[字体: ]

他坐在桌前,台灯的光束打在笔记本电脑上。反面,即暗的布景,哪怕是白墙,此刻也蒙上了层暧昧的淡蓝色。电视机开着,港产的宫庭戏。

 

  他的侧面削瘦,板刷头,直挺的鼻翕,厚翘的嘴唇,一如流线的天弧,穿一件月白棉布衫,一条牛仔裤,下面是宾馆简易的白拖鞋。他陷在红色的皮椅内,笔记本上展开一个文档文件,该是明日出差所需的项目。

  天亮以后,他要出差去广州。

  他抬头看我,笑眯眯的,眼睛弯成初月:“你来啦?”

  我把军绿色的大包丢在桌脚下面,踢掉靴子,Able的黑色风衣和灰色毛衫脱下,挂在墙上的衣架上,我有点不太自然,却故作放松地坐在床上面。

  他站起身走向我,看着我,然后把我重重抱在怀里,要渗入进去一般,头埋在我的琐骨深处嗅着,他的发有丝丝入扣的清香沁入心脾。

  “去洗澡吧,你先。”

  他又回到座位上整理起文件,一个巨大的剪影反射在墙的侧面,深咖色的窗帘加了遮光布,厚重且安全。

  我褪掉所有衣服,只有绿色的内裤,去浴室洗澡。

  一面大镜子前,我看到自己削瘦的身材,宽的是肩,薄的是胸,骨骼突起,唯有腹部一点难堪的肉圆坦坦的平铺。胯是尖砂打磨般的犀利,腿细长却白得惊人。整个身姿与头部完全不成比例,怕看到这样的自己,仿佛是魍魉附体、蝙蝠成精。

  热水哗啦啦冲下来,从头顶到脚趾,有点烫人。淋浴室与房间隔着半片磨砂玻璃,只要他侧目,便可看到我的全身,虽然并不真切,只现轮廓。

  我想象他也许正看着,也许无心思顾及。我与他,并非不相熟,也并非老情人,却还是有点紧张不已,心乱跳,思绪也不能凝聚。

洗过澡,我缩进被子里,粉红色碎花星星点点缀满被面,薄薄的并不温暖,两个同样色的枕头拼放在一起,营造出暧昧又紧张的氛围。

  他背对着我脱光了衣服。他的背部瘦削却平直,光的反面,泛着古铜色的油彩,白色的内裤脱掉后,饱满结实的臀部被释放,深深的沟壑如一道天虹的弧线,深刻刺目。

  他去洗澡,开着卫生间的门。那面玻璃映出他完美的曲线,昏黄的光线将他的身影放大、放大。

  他洗澡的动作干净利落,仰着头,任由水流划过身体的每一块表皮,顺着延展的路一泓到底,立即现出新生的魅惑的春光无限。

  他裸着身子坐在床沿上吸了一支烟,我摸索着寻找纸巾和安全用品,捏在手里,气也不敢喘,生怕它们突然间消失似的。

  他靠近,一股浓重的烟草味道传来,却不似平时的干燥辛辣,仿佛迷迭香一般在鼻尖萦绕,台灯光怪陆离的微亮如催情剂的香氛四散开,正待注目,他的嘴唇却已经湿湿的压下来,片刻间有晕旋的快感。

  他咬着我的,亦或我咬着他的,从他舌尖传来甜丝丝的味道,欲进入对方般的吸吮。两个人如此交绕不清,又互不相让,仿佛都急于将对方占有。

  我的血液冲到头顶,我搂过他的双肩,重重抱在怀里,他的皮肤光滑有弹性,他也抱紧我,压在我的身上,四只手不停地抚摸着对方的背及臀部,他的下半身硬坚地抵在我的小腹上。那是最熟悉和最重要的物品,是他引以为自豪的过人之物,也是我之迷恋所在,我们都深知,它将给我和他带来不一样的快乐,不同反响的震撼。

  而后,是他彻底的拨弄我的欲望,又一次重压上来。这次不是浅尝,而是探寻。

  一股浓重的、肿胀的感觉贯穿全身,一瞬间让我麻木掉,仿若死亡之手的扯抓,我被整段整段撕开,山巅与谷地的错落,断裂又复原。那离魂回魂恍如隔世的快感,让人兴奋地尖叫。

  我抓紧他的背,他俯下身用力咬我的双唇。我们同时闭目……

  心生的艳丽的大喜悦,我们像两条赤裸的蛇。我平躺下,长长舒了一口气,疲感袭来。

他去楼下买了两罐冰的可乐,丢给我一罐后,就坐在电脑前又看他的文件了。他穿了白棉衣衫,下面没穿,弓着身子盘着腿蜷在椅子内,手指打在键盘上嗒嗒响。

  我刚才说了喜欢他吗?那时候我的神智并不清醒,我只知道想要占有、占有。

  我说,我喜欢你。他说,喜欢我的人,还是喜欢和我做爱?我说,都喜欢,真的喜欢你……

  他需要的文件还是没有发过来,邮箱里空的。他骂了一声,关电脑,上了床。“累了,睡会儿吧。”他抱着我说。

  空调嘶嘶地吹着,灯灭了,看得见空调机上绿色的光斑,像个小动物惊恐的眼,我总是疑心这房间也许会有摄像头,有一种被偷窥的快感。

  我们抱在一起,头靠着头,有他的呼吸在耳际。盖着棉被,交绕着双腿。

  “是不是不太习惯两个人抱着睡?”他问。我们一直都是翻来覆去地变幻着姿态,并没入睡。

  “你呢?”我问。

  “我是认床的。”他说。

  “我也是,床太硬。”

  房间里很暗,窗帘遮得密不透风,连一丝光都未能进来。我转过身去,头枕着他的臂,蜷起身子,他从后来抱住我的腰,吻我的脖颈。

  深夜11点,醒了。

  他摸我的臀,轻轻地拍,然后一只不听话的手指似乎要进入狭窄的通道,被我制止,怕指甲的刺痛感。然后,他把我按倒,就跌跌撞撞地冲进来了,那种占有和被占有的快感,让人忘记一切。我的确需要被人征服,而他太过猛烈,于深处刺痛我,让我有被绞扰的疼痛。被迫叫出来的一瞬间,他山洪倾泄,塌倒在我的身上。

  我的腿也跟着麻木了。我们同时睡去。

  梦里,有一个漂亮的女孩子坐在我和他之间,黑漆的长发披在后背,对着我笑,甜甜的一张脸。这是谁呢?我猜是他的女朋友吧,其实我知道他有女朋友的事,也知道他即将结婚的事,只是不去想这些,我和他,都不会归属于彼此,不会有结果的爱恋又有何意义,只能徒增自己的烦恼。

  我们睡不着。

起起落落、断断续续的梦境飘来飘去,变幻着一个又一个故事。我甚至感觉到他又一次将我压在身下,其实那是幻想中的场景,他老老实实睡在我的左侧,头靠着我的肩,甜甜的睡梦起着微酣。

  一切都是安静的。刚刚发生过的事似乎永不会重来一次,哪怕是再一次发生,也和刚才有着天壤之别。就在刚才,我迷迷糊糊的潜意识里,偶一心动的时刻,我已把自己完全交付给了这个人,完全认定了他,可是,在我清醒之后,我方发现,一切都是幻梦。

  他是他,我是我,他有他的应负责任的婚姻要去完结,我有我固执坚定的信念要找个终生挚爱的人。此刻我们只是路遇大雨,苦行庙中借宿的旅人,天亮以后,各奔前程。我们永远不会成为同道中人。

  6点,他起床,要赶飞机去广州。

  窗帘被拉开一条缝,暗的光线悠悠然透进房间,洒下一片幽暗晨曦,窗外似乎有高的墙,遮住半壁的光,天是阴沉的,乌云就压在窗楣之上,稍微震颤一下便可倾盆大雨,昨夜是雨夜,混乱盲目,天底下全是湿漉漉。木偶们即将休息,布袋戏即将结束。

  他去洗漱,在房里走来走去。我也醒了,看着他的身影,这个男生,即将不再属于我。其实我与他之间,不过十个小时的缠绵。错觉幻境中爱上了他,是我情愿陷入的,然,却只能将此深埋心底。

  离开房间之后,一切烟消云散。

  “以后发信息给我的时候,先确认一下,我女朋友会看。”这是他的声音,破坏了这清晨的美好。

  “哦。”我只能如此应声。

  “帐我结过了,你起床时去拿押金。”

  “不是说好一人一半的吗?”

  “不必,我付就好。”他说。

  我塞钱给他,他留在了桌上。我再让,他终究没有拿。

  这才是男人,懂得担当。钱,是应该给的,我并未因他拒收而窃喜。但他的行为,让我内心得以安慰和塌实。这是我爱上的人,懂得担当的男人。如果有下次,钱自然我来付,但这话没说出口,会有下次吗?

  “我走了?”他提起背包。

  “嗯,再见。”我说得如此清淡,仿佛他只是去楼下买两罐可乐。

  我动了动缩在被子里的身体,他没有靠过来,我也没有靠上去,连个临别的吻都未给对方。别还是不别?再见亦或是再也不见?

  门被结结实实关闭,听到走廊里他走路的声音。近的,重的,远的,轻的。渐渐消失的脚步声后,是突然从楼道里灌涌进来的风吼。该是下雨了,他有伞吗?扭开电视机,有天气预报——广州,大雨。

  心外是空虚落拓的冰冷,心内却是斧凿刀刻的牵挂,随你去那雨雾弥漫的南方都市,在万米的高空之上,总有我不舍的目光追逐跟从。

  谢谢你,给过我一晚的温柔。

  天冷,保重自己。


阅读: 次 | 评论: 0 | 投稿

系统推荐图库(收费)
Joseph Bruzas的日常自拍
充满力量的健壮男人
BOYSKY 高三学生党自拍
上海和美足道养身会馆技师
两个高颜值爷们刷屏 网友热评:人帅器大钱多是正道
我喜欢的小帅哥
姓名
内容

上海同志图库(收费)
胡碴儿熟男
男色地带
野外男人~~
来自捷克斯洛伐克的男人
同志文库(免费)
这段爱,我们只能用鲜血去祭奠
也谈同性恋的晚年生活
我的爸爸是男同性恋者
我纯真地被骗走了钱和感情
我的 同志新闻小说 阅读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