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搜索

同志小说:那老板真帅

[日期:2017-11-02] 来源:  作者:      手机版 http://m.man77.cn
[字体: ]

 作者:长乐思央

 

“田老板,你要的鲜牛奶还有鸡蛋,就按咱们之前说好的价钱,我帮你放车上去。”穿着蓝色褂子的中年汉子随意用袖口擦了擦脸上的汗,弯下腰来帮着穿着白体恤的青年一起把箱子小心翼翼地放进面包车后备车厢里的冷藏室。

田品滇把东西往里头推了推,从钱包里抽出一叠粉色的钞票递给那个男人:“谢谢顾叔。”

那面色黝黑的汉子接过钱来,沾了点唾沫当着后者的面就开始数起来。确定了数是正确的,又对着阳光一张张地对着看钞票下方的水印。

看完他才不好意思地看了田品滇一眼:“别介意啊,老习惯老习惯。”

田品滇确定货物放的位置不会在路上有什么损害,把车门关好,朝着那男人露出一个甚是灿烂的笑来:“钱货两清是应该的,换我是顾叔也一样,不算清楚才是傻呢。”

青年笑起来的时候很是阳光,右边脸颊上露出一个小酒窝,整齐洁白的牙齿在太阳底下闪着细碎的光。

“就是说嘛,咱们挣点小钱的,不多点心眼不行。”那被称为顾叔的汉子笑容满面地附和,一面把钱对折往上衣里头的大口袋塞。

田品滇挥了挥手就往车头走,他刚拉开车门就被一个中气十足的女声叫住了。一转头,穿着宽松短袖身形微胖的顾家大婶抱了个大西瓜就甚是轻松地小跑过来了。

“小田你等下,把这个带上,咱们自己种的,皮薄籽少,用井水冰过了的,你带回去吃,包甜!”

“谢谢顾婶,多少钱我折给您。”田品滇连忙把揣在兜里的钱包又掏出来,却被那大婶一手摁着把钱包又放了回去,她一只手捂住嘴,笑得颇有点少女花枝乱颤的味道:“别介啊,这么点东西,值不得几个钱。小田你好好开车,下次还要过来玩啊。”

“那就谢谢顾婶了,下个礼拜我一定还过来。”青年又笑起来,右脸颊的小酒窝显得尤其可爱。

车子慢慢地开动,然后车速越来越快,很快就远离了村子。

拿了湿毛巾擦脸的汉子大口大口地往嘴里灌水,随意擦了擦嘴巴又酸溜溜地开口:“看啥看呀,人家的车屁股都没了。那西瓜也是咱们家买的,十几斤也要好几块钱呢。我年轻的时候比他帅多了,当初你怎么没给俺多拿个瓜?”

顾家婶子十分艰难地把恋恋不舍的目光从小鲜肉离开的背影收回来,上上下下打量了自己丈夫一番,接着甚是不屑地哼了一声:“进屋去,去把角落里剩的那个瓜搁井里拿去冰,待会俺去切瓜。”

……

顾家婶子和她男人吃着冰镇西瓜的时候,那辆载着鲜牛奶和土鸡蛋的小面包顶着七月火辣辣的太阳从郊区开向市中心最热闹的地段,从人来人往的大街开到银欣中学的对面,然后右拐开进中学和g市那条被称为小宾馆的街道,最后在一间不大起眼的小库房的面前停了下来。

他站在门口打了一个电话,大约过了两分钟的时间,穿着蓝白色工作服的年轻男孩喘着粗气跑过来,额头上还出了一层薄薄的汗:“老板,刚刚把营业的牌子翻过来了,没让你久等吧?”

他对着库房摁了一下遥控器上红色的按钮,门被徐徐打开,那种解暑的冷气扑面而来。

“搬东西吧。”田品滇趁着库房开门的时间把车后备箱也开了,把两箱鲜牛奶叠在一起,抱下来就往里头搬。

他穿着短t恤,裸`露在外的小臂在这个季节晒成了好看的小麦色,冷气遇到温热的肌肤凝结成透明的水滴,在青年举手投足之际从手腕处顺着流畅型的肌肉滑落到袖管里,如斯性`感。

游千把自己的袖管撸起来,细瘦白皙的胳膊露出来,跟在青年后头一箱一箱地把东西往外头搬。

东西不多,冷藏室内很快只剩下一箱鲜牛奶和一箱鸡蛋。田品滇拿了一箱鲜奶,示意自家店员把另一箱也拿出来:“鸡蛋拿出一排,剩下的都放进去。”

等店员游千把库门关好,再把鸡蛋拿好,货车已经开走了,而他的老板一只手拎着个大西瓜,另一只手提着鲜牛奶,背影潇洒,健步如飞。

库房和店面只有几分钟的距离,田品滇把东西全搁在地上,从裤兜里掏出把细长的钥匙打开了一扇只能容二人同时进出的小门。门两边有开了紫色小花的藤蔓垂下来,门色虽然和墙相同但辨识度还是很高。

不同于那些直接暴晒在阳光底下的高大建筑,这个小区的绿化度非常高,环境是出了名的清幽,随处可见高大的法国梧桐。虽然现在比不上秋季梧桐叶红时的唯美,这种炎炎夏季里,这些生机勃勃的绿意却能让居民感到非常的清凉。

仿照欧式的楼房,听说是出自当地有名的设计师之手。行人可以看见的露在外头的墙壁是那种介于天蓝和灰蓝色的青砖堆砌的,和那些乡下没有油漆粉刷过的瓦房并不一样,明明没多大区别,可就能给人重返旧时光之感。

特别是黄昏起风的时候,树叶扑簌作响,走在林荫小道上像是漫步在一副西洋风景画里,格外雅致也格外洋气。

后门对着的是小区,而楼房的另一面对着的是喧闹的街道,一般从第二层开始是住宅,第一层全部被用来做了门面。对着街道的那边是店的大门,后面连着的是办公室或者是小型的杂物室。

后门连着的是店里做甜品的地方,青年把东西放好,用水冲了一遍那个圆滚滚的西瓜,右手握着长而薄的西瓜刀把它从中间破开,手起刀落之后,案板上就多了整整齐齐的红色果肉小块。

把装着西瓜的密封盒放进冰箱的冷冻室,田品滇解下腰间上素色的围裙挂在墙上,迈开两条笔直地长腿三步并作两步的从收银台走到了他所开的甜品店里。

店里开了冷气,讲玻璃店门紧紧关着,因为挂上了休息中的牌子原本坐在椅子上玩手机和聊天的几个店员一个个全凑过来了,一张张年轻的脸蛋笑得跟花朵一样。

“老板进货回来辣~(≧▽≦)/~”这个是小脸白净有点小雀斑的女店员蔡静。

“老板辛苦了!”这个是性子沉稳剪着板寸的收银员吴梧。

“老板,鸡蛋我给放好了!东西全都放到原先的位置来了。”这个声音有点喘的自然是刚才出去拿货的游千。

青年点了点头并未说话,几个人站得笔直地看着他,而他的视线却转到了整个店里。

拖得干干净净而且没有水渍,玻璃门擦得非常明净,有阳光射进来的地方已经放下了百叶窗。每一张桌子上面都擦得一尘不染,角落里摆放着的六月雪无声地吐露着芬芳。

审查完了他就露出满意的笑容来,几个员工见状也纷纷松了口气。还是向来心直口快的蔡静先问出口:“老板,你之前说今天要聚在一起讨论一下,是为了什么事情啊?咱们快点解决吧,有些东西还没准备好,今天这么热,待会肯定很多学生过来,我怕又忙不过来。”

吴梧站在她的身后,面上不动声色,底下却拿捏好力道轻轻打了一下她的手,低声提醒:“老板肯定会说清楚的,你先别这么急。”

田品滇手握成拳干咳了两声:“过些天差不多各个大学就开始放假了,招聘的海报已经做好搁在收银台抽屉下头了,等今天打烊以后再贴出去。”

“老板万岁!老板最好了!!那招暑假工的事情就包在我和游千身上好了,我表妹明天考完后天就会来我家住,老板我可以叫她过来帮忙。”蔡静立马就欢呼了几句。

“这个事情等过几天再说。今天我叫大家出来是另外一件事。”青年带着笑的时候这张面孔显得平易近人,阳光无害。这会儿严肃起来愣是让本来就不高的室温又低了两度,气氛也莫名就变得凝重起来。

离他最近的游千背在后面的双手忍不住绞在一起,面对着青年的脸不由自主地肃穆起来,隐藏在竖起的白色衣领里的喉结动了动,身体站得笔直,态度堪比小学生面见校长:“是!老板,你说吧,我们都听着呢!”

青年看了看玻璃门外头,又看了看挂在墙上那只鸽子造型的时钟,铿锵有力无比正经地开口道:“我觉得,我们店可能被变态给盯上了。”

三个店员:Σ(°△°|||)︴

“你们这是什么表情?!”对于他们的质疑一店之主显然觉得很不满意。

吴梧摸了摸自己的脑袋,讪讪道:“老板啊,不是我们不相信你,只是这种事情没有证据不好乱说的吧。”

“是啊老板,你这么一说,我觉得心里头毛毛的。要是真的话,我一个女孩子要是出了什么事情的话,以后可能都不会来上班的。”蔡静的五官都皱起来,双手抱胸,一脸浑身起鸡皮疙瘩的样子。

“就是,还有我还有我,我长得瘦瘦弱弱的,搬个牛奶都一箱箱地搬还要喘气,可不像老板你和吴梧那么强壮。听说现在有些变态也对男的下手的。”游千眼里透着恐惧,看上去比蔡静这个女的还害怕些。

“放心吧,我觉得他的目标不是你们。”田品滇出声安抚了一下自己的店员。

三个人齐刷刷地松了口气,紧张的气氛瞬间破坏殆尽。“我就说嘛,咱们这个地方靠着市政府和全校最好的高中,连混混这一类的都一般不到学校附近晃荡,怎么可能会有那种人嘛。”

蔡静松了口气,用手肘撞了游千一记,“你瞧瞧你,胆子这么小,还不如我女的,你就那寒碜样,人家要看也看不上你,看也是看上老板那样的……老板这样的!!!”天哪,好像她英俊的老板说的是对你们三个没兴趣而不是对我们都没有兴趣!

“想什么呢,用变`态这个词形容可能有些过了,应该说是比较古怪吧。”青年紧绷的眉头舒展开,原本有些紧张的心情也放松下来。

他找了把可移动的软椅坐了下来,把自己的诸多猜测给大家分析了一下:“我们这个店开的时间不算久,因为价格订的比较高竞争少客源稳定,生意还算不错。来来往往的的客人那么多,一般是家境比较富裕的学生或者是公职人员。你们知道我妹双休会过来帮忙,所以只有那两天我才会出来露面。”

他停顿了一下,略带纠结地说:“差不多快一个学期了,那个人每个星期六星期天都会过来。要是一次两次还好,可是他每次都准点来,还都是点一样甜点……”

“窝,窝知道!”蔡静赶忙举手,另外三双眼睛齐刷刷都盯着了她。

“吴梧你只管算钱的,又没挪过地方当然不知道。左边是游千管,那个男的每次都坐在右边那个角落里,每次都刚刚好是老板出来帮忙的时候。”她皱着眉头想了想,“老板这么一说我就想起来了,他每次都穿个黑衣服,身形瘦瘦高高的,戴副大墨镜还戴了口罩。看上去确实蛮像个变态的。”

“而且从来只要咖啡布丁,从来不要加糖做,是一点糖都不要。”田品滇补充了一句。

“咱们店里用的咖啡又不是那种粉泡的劣质咖啡,如果不加糖苦的要死,会这种要求的人本来就比较奇怪吧。而且我记得,那次老板没来,他好像瞪了一下我,虽然是戴着墨镜,但是我就觉得整个后背凉飕飕的,怪渗人的。”

“如果老板说的是那个人的话,那我也有影响。”游千补充到,“那次下好大的雨,算是淡季,店里头生意不多,中午那个点又没有什么人,老板你进去之后我就上前他说了一会话。一开始他不理我,问名字的时候他说他叫顾客!因为他声音还蛮好听的,我还以为他很幽默呢,你们这么一说我整个人都不好了。今天是周六,曼曼姐待会过来,要她别出来了,不然被变态盯上就不好了。”

“好了好了,这么夸张干什么。大概就是个性格比较古怪的人,就不要变态变态的叫别人,反正他每次都有付账,古怪就古怪点。你们不要盯着他看,要是惹恼了他就不好了。”田品滇笑着拍了拍游千的肩膀,他这次嘴巴稍微张开了点,除右边的小酒窝之外还露出了隐藏在里头尖尖的小虎牙。

店老板年轻英俊的面孔在三个人眼里头简直是闪闪发光:“你们家老板这么英俊,他要真有目的肯定是冲着我来。只是提醒你们注意别惹到他,也别多说话。冰箱第二层的西瓜应该冰的差不多了,去取出来,做四杯冰沙解解暑吧。休息一下,一小时之后去把牌子翻过来。”

冻好的西瓜块和蜂蜜一起在碎冰机里变成冰沙的时候,田品滇也换上了蓝白色的店员制服,整个人显得英俊而挺拔。为了减轻店员的工作,这两天他都做了某几种甜品就会负责把东西端出来,而咖啡布丁恰好是这几种之一。

杯子里红艳艳的西瓜冰沙见底的那个时间,甜品店外头挂着的牌子也从睡觉的大白猫翻成了一只抱着芒果布丁的小猫,休息中变成了营业中后的五分钟,墙上的鸽子闹钟准时地敲响了十二下。

一个裹在黑衣服里的男人在最后一声响起的时候推开了玻璃门。原本厚厚的口罩变成了一次性的医用蓝色薄口罩,这一次和以往有一些不同,他没有带墨镜,而是露出一双波光潋滟的桃花眼。年轻又英俊的店老板觉得,那双眼睛,看上去似乎有点儿眼熟。


阅读: 次 | 评论: 0 | 投稿

系统推荐图库(收费)
Mister Supranational 2017 (跨国先生) 巴西小鲜肉Matheus Song
来自台湾的阳光男孩 Tethakorn 带给你灿烂的笑容
满怀男人的味道
ManPlaer杂志推出西装男系列
潘玮柏拍写真钻光闪耀
日本GAY片-伏見直彦 Naohiko Fushimi
姓名
内容

上海同志图库(收费)
野兽TOT--微博求粉
坏坏的帅哥
欧美的肌肉男
壮男与壮男在一起,你更喜欢他们当中的哪位?
同志文库(免费)
一夜柔情后你离开
我在电视台的那些日子(上)
中学男生:我不想搞gay
高中生gay故事:十八岁那年我脱光了
我的 同志新闻小说 阅读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