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搜索

谷同志桑拿Heaven——飞鹰

[日期:2016-02-18] 来源:  作者:      手机版 http://m.man77.cn
[字体: ]

在“天堂”(Heaven)桑拿里,披一条毛巾走动,就是最自在的天堂。那是我第二圈的巡场了,所见的都大概摸清了人影,不外是东坡肉、滴油叉烧,距离我的标准实在太远──我心想,我要求的标准并不太高啊,怎么都没有一个看上眼。事实上那时我已做了快一小时的“游魂”了吧!

  我也不能计较什么了。在桑拿里待了一个小时许仍在外面流浪,已意味你的男人宇宙就是如此,而且那时其实只有七成满的人潮,除非之后陆续添入新客源,否则就是在同一批“老朽”中打滚了。

  我觉得我是交白卷了─但有一种怡然自得的心态。反正这只是到达曼谷的第一天,我的机会还是陆续有来。

  九成在场者都是滴油叉烧,大部份的年纪都是长者。当时环顾四周,只有一两个我估计是体重少过六十公斤的瘦家伙,其中一个还是长得相当精壮的年轻乳牛。他们我都不奢望,真的只是如游魂般飞逝而过。

  然而,世事奇妙之处就在此。

  本来我以为无望了。然而我再次无心地穿梭着迷宫时,突然就被一只手拉了过去。

  他一拉住我,我俩互盯片刻,我知道我是属于他的了。

  他就是那位精壮乳牛,练得一身精干有力,有一股压抑的动力裹藏在他的肌肉之下,而他那股活力就像辐射般扩散出来。在漆黑中,我看到他蓄着小胡子,那种深轮廓的样子,有些像年轻时的张震。我马上摸骨般揉一揉他的肌肉:臂肌是球形的圆壮有力,腹肌则是平坦如田陇般──天,这就是我这么多年来所说的乳牛!

  他当时是站在较接近迷宫门口的厢房外,其实已借助着迷宫外的灯光,在门扉闪动时扫瞄着眼前的有缘人。之前绕圈子看到他几次,他都无动于衷,而我也没有驻留脚步,怎知他会如此宠幸我?

  他拉了我进房,我有些被摆布似地──因也是像中头彩般地醉了,呆站在那儿。我在及膝高、铺着垫被的床沿坐下,除下他的毛巾,看到他的肚脐侧接近爱的把手的部位,有一只飞鹰纹身,恰好位在泳裤线之下。如果穿起泳裤来,可能就会看到那对张扬的双翼。

  他授以之柄,那么我就当仁不让了。

  

  整个厢房就形成了一股明昧不清的氛围,只依稀看得到彼此的眉目与轮廓,线条交织着两个陌生人的形体,没有尊卑与高低,只有触感与心的感觉。

  看着他张挂毛巾的做法,我暗忖:“张灯结彩”不愧是绝招!由于墙灯是暗红色的,经他一如此铺张,厢房成了“红灯区”。他的手法如此熟稔,我知道自己是碰上一匹识途老马了。

  有别于一般的寻芳客通常都摸黑做事,他要留一些余地、挽着一些灯光来干事,我知道,我所迎战的,该是一名自大狂,他需要见到对方,见到一些形体,才能激发欲望,让占有欲更加地明确。

  这种心态就等于是不愿吃烛光晚餐,而特别需要在白光灯照明下吃晚餐。烛光摇曳不清,但白光灯照得一清二楚,无所遁形,这种占有欲是特别强的,因为你可在光线下吃得井井有条,看清食物的纹理,毫无神秘感,是一种掌握细节的强势。

  飞鹰男生显然有这种倾向。

  我的脑袋里对着他的小动作千回百转,迅速地做了一些心理分析。之后,我知道自己要扮演什么样的角色了。

  我张口就含着他。他若当我是猎物,我也可以做猎人。猎人看到猎物时,往往就得瞄准咽喉,一口咬下来。那么在当时双方赤裸的情况下,他那一管仍未挺勃的工具,就是他的罩门,是我务必先攻克之地。

  飞鹰男生的小弟弟,是没有包皮的。我像碰到一根瓷制的雪茄一般,唇片一接触他的龟头,就是一股滑却相当冷的感觉。但舌头是感觉味道的,唇与舌交缠下,我用温度温暖着他。

  如此难得地碰上一位自动请缨的乳牛,我当然一边对他上下其手。我的掌心抚着他那结实的躯壳,觉得他是游泳出来的身材,加上健身院的琢磨。体脂率超低的他真有一种瓷器的感觉,身形有些虚幻,扎实同时却很滑嫩,几乎不像人体皮肤。

  飞鹰开始昂扬展翅起来,在我的张阖间幻化成一只填海的精卫鸟。我这时才发觉他的一茎棒子,起初还是空心筒子,但几回吹奏下幻化成铮铮铁骨,真的像一枝蘑菇笔,不会太粗大,亦不会过于纤细,恰恰好的圆径,握起来时就像扎根吧─有力,而且是具生命力的。

  两手乱抚,唇舌间的专注力就减少,我偶尔掉失口中的雪茄管,飞鹰就会提起,狠狠地侵入。我发觉他非常享受这种侵入性的动作,就故意弄掉,从唇边滑落,再卷舌啜唇,将他挑起来。

  飞鹰不经我这样捣弄,翻过身,换了主导权。

  他将我平放在垫被上,俨然是个熟悉的炮手。他架好炮位,我马上知道自己要做些什么。由于未遇到飞鹰前有位“有心人”在干柴烈火时,偏偏不披甲上阵,桑拿也未提供安全套及润滑油,相逢一炮岂能无套?我事后便将嘿咻的配备:安全套和润滑油随身携带。

  如今果然可派用上场了。

  飞鹰就转身拿起了一瓶润滑剂,套上了安全套,将自己涂抹起来,我动用着“自家便当”,为自己部署处理一番,先用着中指涂抹自己,全根纳入……

  飞鹰这时就飞扑上来了──果然是凶猛的隼科类飞禽。他的肉棍完全是直刺,不留余地地杀了进来。我的嘴型变成了一个O 字形,夹杂着一句呻吟。

  天啊,那不是我处理过最棘手的尺码,为什么如此难过关?

  或许我的姿势不够奔放,只好向上挺起臀部,一如《素女经》里的“龟腾”体位,将双膝提起弯至胸前,飞鹰也需耸高后臀来扑杀。

  那时我才想:是了,就是因为他那傲然屹立,百折不挠的形体,是无法转弯与回转的。面对这种钢硬,自己不能硬碰,而且只能使柔。

  我告诉自己,远道而来,如今有客前来,我一定要“倒屣相迎”!所以,慢慢地才呼一口气,徐徐地想像着自己像纪录片里含苞待放的花芯,然后逐瓣盛放……这种“包含”的功夫,关键是在气息吐纳之际。

  就这样,我“得寸进尺”,飞鹰开始对我“入木三分”,到最后我完全吞没了他。


阅读: 次 | 评论: 0 | 投稿

系统推荐图库(收费)
猛一看,还以为嘴里衔的是安全套
素颜 无 p 研究生一年级 178 64 敢不敢
body show
我178/65/23 长得自认为还OK 大家进来看看吧
健身半年 终于有效果了
欧美的肌肉男
姓名
内容

上海同志图库(收费)
简单明了的健身帅哥
直男与GAY就是不一样
日本badi男人推荐
清爽型男人,虽然感觉很帅,但是总感觉少了点什么
同志文库(免费)
我,我的男友,我的男友的男友--三个人的爱情
同志自述:爱上女友的弟弟
在我最爱你的时候,却被无情抛弃
直男:男男肛交无快感
我的 同志新闻小说 阅读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