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搜索

我的战友,我的爱

[日期:2015-04-15] 来源:  作者:      手机版 http://m.man77.cn
[字体: ]

序言

  故事的开始其实很偶然,我当兵了,当兵之前就喜欢看小说,看过许多文章,所以一直对军营充满着无限的幻想。也曾经问身边的床伴:“部队是那样的吗?”他曾经也当过兵,他说:“差不多,就是没有写得那么轰轰烈烈。”记得很清楚。那年四月,我心中的偶像南康白起自杀,让我失落了很久,我喜欢他文章中的美好,喜欢他那种惬意的生活。可是这件事告诉我,爱情是很脆弱的。所以那时我就下定决心,我要将我的军旅生活变得轰轰烈烈。

  第一章 爱上了不该爱的人

  曾经我也是个坏小孩,喜欢在公园钓菜。我坚信李安电影里的那句话:“每个男人的心中都有一座断背山。”这句话让我坚持走下去。所以我一般都很自信,也就是这份天真的自信让我两年间吃尽了苦头,爱上了一个不该爱的人。

  好了,从头开始说吧。

  像许多军人同志小说一样,我的第一个目标也是我的新兵班长,但是后来我发现这个想法没什么可操作性。他练武,有肌肉,但似乎少了些许温存,总之不来电,所以计划还未实现就已经流产了。

  好了好了,不多说了,主人公该出场了。名字就叫秃秃好了。理由嘛,因为他头发少。

  对于当兵我一开始心里没什么概念的。也是第一次离开家,我尽量的照顾自己,打起十二分精神过好每一天。新兵的几个月对我而言可以说度日如年吧。新兵班11个新兵,略略统计了一下,都有社会习气,而这种人正是我平时所摒弃的,可想而知处理起来要有多难吧。所以环比一群土卡卡而言,就有一个人浮出了视线,没错就是秃秃。我想要是放到现在也许他只能做浮云吧。但在那个“资源”匮乏的年代,有总比没有好。

  我们那时都十八九岁花一样的年龄,记得很清楚那时可以对任何人都大言不惭。他那时已经二十五岁了,好“老”,不过皮肤很白,为我多观察他奠定了一个先决的基础。手型也是我喜欢的那种修长型的。有点小气、挺搞笑,固执、偏激。开始总觉得他有点公子气,还有洁癖。但慢慢的我们谈了几次心。了解了他的过去,一个单亲家庭,所以就可以顺理成章的解释他性格中的某些缺陷了。有几次战友们拿我开涮,他也总能站到我这边。所以我挺感动的。最后,大家都起哄就管我叫了大嫂。纯属玩笑那种。

  其实我不是在这里不写细节,一是没有什么具体的事,二来有点琐碎。精彩在后面。

  在整个新兵排里,我一直把他当做最好的朋友。当然本能的反映有点躲着他,怕事情进展的太快不能把持。

  对于这个阶段的小小空白,我也只能爆料自己的一件糗事了。

  新兵的时候,我说实话不怎么合群那种,这群小子没事喜欢说说黄段子,熄灯后比赛打手枪什么的,我从来都是若无物。后来有一天,这几个小子算计到了我的头上,一个把风,剩下的人上下其手……哎。后果我自不必多说想必你们都能猜到。通过这件事。好像明明中我突然成了局内人,经常看他们一起做这事,还乐此不疲,当然我的角色永远是观众。顺应战友们的玩笑,久而久之所有的人都习惯了,包括我自己。偶尔战友们会说“秃秃,什么时候娶美女呀?”我也有时会打趣:“你认为咱们连谁最帅?”他们也早已心领神会,“那还用说,当然是秃秃了。”

  新兵下连后,会有许多不适应,不习惯,有抱怨,有委屈。基本上都交给了他,他也一样把倾诉的话都说给我听。但是关系还是淡淡的那种。

  同年三月我离开了,装载着我以前哀怨的部队,去大连学习。到了新的环境一切都要从新做起。不过相比较而言要比在本部队好待的多。生活突然间安逸了。又都是同届兵自然相处起来更容易些。我毛遂自荐的去了中的的板报组,又成功的担任了组长。我们组有二个帅哥,后来就成功的成了我的1号老公和2号老公。一个是唐山人。平时说话就和说相声似的。老逗了,人长大一般,但为人仗义。第二个是新疆人,自不必说长相了,那一身的肌肉就够让人垂涎的了。开始以好朋友相处,到哥们、在到老公。只是口头上说说那种,没有各位看客想像的那样。就这样宠着、爱着、玩着、闹着,度过了我军旅生涯中的第一年。总体而言我在第一年中还是比较单纯的那种。但风云变换。第二年连我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

  当我九月份会部队的时候,有种说不出的生疏之感。虽然以前都熟悉,但时隔一年,好像又有些陌生了吧。待了很长一段时间都觉得分外不适应,这时可恨的秃秃又生病住院。一时间我便成了孤家寡人。这时我有选择了毛遂自荐去当文书。

  在当文书之前我们还迎来了一个百年不遇的光缆施工,我以前从没干过什么活,可想而知其中的压力和辛苦。不过除了每天的压力和辛苦外,还有种自由的氛围,这个是比较喜人的。我们以班为单位住在老百姓家,一个班一家,在一个村平均要待四五天左右。故事也就随之而来了。我们第二个站点是磐石的※※村。我们班去的那家是个养牛的,孩子到县里上高中住校。媳妇回娘家了,好巧。家里到很干净的那种,两个屋,晚上睡觉的时候问题出现了,炕有点小。不够睡,因为我比较乖,除了干活外都不用他操心的那种,就让我和那个大叔凑合着。大叔很爽朗的同意了。农村汉子喜欢裸睡,这也不知道是谁发明的。我就不习惯。但没办法,人家说了,他这炕今天烧的足,不脱了,容易上火。哎。没办法入乡随俗吧。说实话乡下人的身材真不是盖的,虽没有健身官里的那样分明,但已经不错了。哎。当时比较单纯也没多想。主要是没敢多想。在我昏昏入睡的时候,他才忙完,上床。问我困不?(你说呢?)他饶有兴致的打开电视,说老婆不在家,来点刺激的。(我猜到了)声音调的低低的。一个不错的外国片,以前看惯了,没什么太大的反应,因为有点困还是想睡觉。大叔可不一样,像个处男似的,小脸红红的,那下面涨的。最后也无视我的存在了,打了起来。为了发扬互相帮助的精神,我用了我的独门绝技。让大叔飘了起来。说实话耐力这不错,第二天我都差点没起来。把他乐的,晚上我们回来时,炒了几个小菜,说要和我们喝点。说我昨天受累了。说的我差点喷了。最后几晚,依然如故。他有点舍不得我们走了。哎。真没办法。最后班里人问我,他问什么这么客气,我只能说。他睡觉有毛病,爱被过气,专业的说叫呼吸间停。有几次都是我救了他。大家这才明白,班长还说“这几天辛苦了,下次让饽饽去”那饽饽的脸绿的。说不上他半夜上厕所看到了什么也说不定。不过没关系,重在参与嘛。

  第二章 我和球球的故事

  故事要从入伍第二年开始说起。

  那时我还是连队的文书。虽然白天很忙,任务量大,但让我唯一欣慰的是有属于自己的生活空间。晚上9点以后熄灯了。连部里通常没那么早睡觉。连长和指导员总喜欢吃点什么夜宵之类的,无非是方便面和面包。要么看看电影,要么给家里打个电话。所以连部的灯总是亮着的,一直到很晚。我呢,这段时间是自己的。通常我处理完手头的任务后,把连部收拾一下。烧壶开水,洗个脸。充杯牛奶什么的。在部队,这可是相当的奢侈了。要知道,即使是最老的士官,也不等天天都用的上热水。唉。有一利就有一弊。虽然我不训练、不站岗、不劳动。看似很清闲有有实权。可所承受的压力也是巨大的。怎么能不滋补一下自己呢?呵呵。所以对现在的生活我还是比较满意的。

  好了,书归正传。我要介绍一下第一个出场人物,我简称他为球球。他比我高一届。是个士官了。我刚当新兵的时候,我们关系很好。他常常教我怎么样在连队生存。说实话我很敬重他。他是四川人,头发是自来卷。因为在部队不让留长发。短短的头发还打着卷,想一团钢丝球。所以战友们叫他球球。因为有鼻炎,所以说话闷声闷气的,再加上是慢性子,说话像没了电的录音机,慢慢的特别逗。

  我是个比较喜欢开玩笑的人,也喜欢闹。和球球也如此。我们连队的门岗叫“内卫”当然有些连队也叫“大值日”,我们连是每个班一天站内卫,自己班协调着站岗。一天下午,我刚忙完手头的事情,出去遛遛,发现内卫是球球,就去逗逗他。我走到他身后冷不防的抱住他(这个动作在部队很常见),然后咯吱他。但是还觉得不过隐就大胆的把手伸到他衣服里,去挑逗他,呵呵。当时没多想就是想逗逗他而已。谁知道他当时的表情特好玩。那种享受的神情好像真怎么回事似的。呵呵。我大喜,找到了他的软肋。以后就用这招对付他好了。后来想想“真的会有那么舒服吗?呵呵,那表情太逗了”。我还拿这件事取笑了他很久。呵呵。

  自那以后,我和球球的玩闹就开始了。我特别喜欢摸他的头发,卷卷的硬硬的,有点扎手。闻起来有种特别的香味,他虽然是老兵但却也不怎么生气,总是……(@^_^@)……羞答答的像个小媳妇。

  故事进一步发展,呵呵。说起来有点传奇色彩。那天团里通知新师长要来巡查,各部门快速反应,每个干部都若有其事的带着对讲机,哇哇的。好不忙碌,好像电影里的警匪片。全连大扫除之后,连里怕师长进门,帅全连战士,气势高昂的一溜烟儿的就走了。走之前还语重心长的对我说:“我相信你能出色的完成这次组织上赋予你的艰巨任务。”就消失了。全连只剩下我和内卫。呵呵。可巧的是内卫是球球。

  此时心里的感觉就像“嘿嘿。孤男寡女,共处一室的感觉”我冲他一个浪媚的飞眼之后,他打了个寒战,嘿嘿。好像预料到了什么似的。我冷不防的上前一抱,他全身僵住了。我脑袋一热,把舌头放到了他嘴里,使劲的搅动,大概很久以后。我才放开他。他眼神呆滞。嘿嘿。完全蒙了。表情老有意思了。我再次进攻。这次他变聪明了许多。要紧牙关不让我进去。呵呵。这可难不到我。我很轻松的就撬开了。嘿嘿。胜利哦。

  当时我什么都没想,要是当时师长来我们连,看到我们,天。结局一定很有意思。可是老天帮我。那次师长没来。从那以后,我每次抱他,他都会条件反射的捂住嘴。但是由于个子小,力气也小。我几乎次次成功。太有成就感了。

  几天之后又是一个天赐良机,我的命可真好的不得了。

  我们团组织手榴弹实投,当过兵的人都知道,就是投真的手榴弹。场地开设等内容自不必说。忙乎了好多天。可是没有我的事,我只是知道有这么个事要发生,连长问我:“你去不?”我说:“我投过就不去了”天。这么冷的天多冷呀。全连就我没去。哎。没有新任务,好无聊。这时候,外面站岗的回来了。是球球和另一个士官。呵呵。心里又起了邪念,想去“调戏调戏”他,我上楼到了他的班级,也就是他的寝室,他躺在一个空铺上,我一进门他就嚷着他困了。我们部队的寝室中间的两个上下铺是和在一起的,他旁边的上铺也是空的,我爬到了他旁边的空铺。他乎的跳了起来,把我放倒。“嘿嘿,老子不发威你那我这个班长当病猫呀,这几天你就没大没小的,看我怎么收拾你。”他便上来咯吱我,我岂能示弱。我把手一缩伸进他裤子里,抓住了他的弱点。嘿嘿。看你还嚣张。你顿了一下。也不示弱。也想伸进我的里面。我身子一扭一扭,他始终不得要领。最后甩了一句:“我也要,才公平。”小嘴一撅。我心想:“好吧,占了你那么多次便宜,让你一次好了。”我身子一挺,放他进去了,其事早就有反应了,要是没反应那就不正常了。他也有了反应。第一次,还是个老兵,曾经敬重的班长。心里好兴奋也好激动。我们上下运行着,他贴着我的耳边,脸红着小声的说了句“好大哦”,没多久,他便一泻千里了。那种沉醉的表情,太搞笑了。我握着手中的粘稠,对他说:“嘿嘿。你输了”他更搞笑的憨憨说:“嘿嘿。是我输了”

  后来,他班长休假了。全班除了他以外不是新兵就是上等兵。他住的是下铺。晚上,大约11点多,因为9:00熄灯。两个小时后,大部分人都会睡熟了。他也是,可大概这个时候我还没睡着。我就摸得他寝室。微微一碰,他就行了,说了句谁?好像警惕性多高似的,其实是自己害怕了。我搭了句。手便伸了进去。这样的生活过了一周左右的时间。我开始发现我喜欢上他了。渐渐的,我们在白天开始亲近了起来。还是像开玩笑的抱着他。

  重点说一次的对话吧。A是我A,B是他。

  A:我好喜欢你。

  B:我也喜欢。

  A:我的比你大,以后我就叫你媳妇(到现在也这么叫)。

  B:不你做媳妇。

  A:好。

  B:以后我把我的东西给你,我每天都要来看你有没有照顾好它。

  A:我也是。

  这段话以后成了常用语,“我来看我的东西”、“换我东西”……

  有一次,做的最海的。

  为了保持内务标准,他住到了上面的空铺。晚上我来了,我对他说我冷了,他就邀请我进来。那晚,是我们最……的一次。人真的不能太贪心,我们的相识总觉得是天命,但如果我每天都去,或者想办法,比如让值班员改岗本什么的,就往往不能如愿。

  还有一次不得不说,我们新来了个营长,新官上任三把火,头几天喜欢不睡觉,各连各班的查铺。真巧我和球球在Z爱。只听门卡的一声,一束强光照射进来,我心想这下可完了,肯能是夜巡,谁知一看是营长,这更不得聊,我把他往被里一塞,他个头小,也看不出来,营长见我没睡还好心说,哎睡觉怎么不盖好被子,着凉了怎么办?晕,他居然没发现床下的鞋有好几双,终于走了,他吓的脸都绿了,为这事我还笑了好久。哈哈

  后来,他渐渐的疏远了我。当然偶尔的“相遇”还是有的。

  那天我起得很早,连部在一楼,厕所也在一楼,起来上厕所,后来内卫也进来上厕所。这次发现是球球。可他看到我后就不动了,直直的看着我。我没提裤子,他红着脸说:“你没有啊?”“我的不是在你那吗?”涛声依旧……

  再后来,他找我谈过。他说不想这样了。

  后来,经过了一段尴尬的时期。到我退伍才有所缓和,可是没有以前那样了。记得他送我。我忽略了别人,他哭了,我也哭了。我想这就是我们的结局。现在想想看也不错。至少曾经拥有过彼此。虽然,很短暂,但我想这就够了。


阅读: 次 | 评论: 0 | 投稿

系统推荐图库(收费)
壮男
我本豪情
高颜值混血小王纸 精壮的肌肉身材 沙滩短裤 正装诱惑(25P)
网友性爱不戴套,要注意安庆
让人着迷的泰国帅哥
阳光小帅哥
姓名
内容

上海同志图库(收费)
展现男人的线条美~~
白敬亭-演员,作品:搜狐视频周播剧《匆匆那年》
亚洲男体单人秀4
英俊的泰男, 身材好
同志文库(免费)
性感诱人的东方帅男亮体
Gay请相信真爱,爱没遗憾
同志桑拿游记:黑暗中的那些男人在淫乱
24岁的同志初体验
我的 同志新闻小说 阅读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