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搜索

故事:中年同志向妈妈“出柜”

[日期:2012-12-22] 来源:淡蓝  作者:      手机版 http://m.man77.cn
[字体: ]

故事:中年同志向妈妈“出柜”(图)

  这是个终生难忘的日子。这一天,我终于鼓起勇气,和妈妈进行了第一次深入交谈。妈妈那平静的语气、慈祥的眼神,令我永远铭记。

  事情源于一次相亲。上个月末的那一周里,堂妹做媒,介绍了一个邻村的女孩,告诉我周六见面。说实话我是不想见的,一点也不想见。我知道自己是Gay,20年前就知道了。但是这话又不能对堂妹讲。不是不信任,而是我没想好怎么讲,和谁讲。而我又不能当面拒绝堂妹。在所有兄弟姐妹中,这个堂妹是最关心我的。我自己也记不清得罪了多少做媒的人了。但是我不能得罪堂妹。走一步算一步吧,见了再找理由拒绝。

  就这样抱着不关我事的态度,我如约和那女孩见了面。良心话,女孩很漂亮,个子也高,皮肤也很好。两人谈了不到一小时吧,我们互相留了电话。离开女方媒人家,路上堂妹问我:怎么样?还不错吧。我苦笑着说:很好。堂妹一撇嘴:差的在我这就通不过,得意之情溢于言表。我暗地摇摇头,还不知道想什么办法拒绝呢。

  没一天时间,大部分亲戚家人都知道我去相亲了,女孩很不错,都给我出主意年底就结婚。我心想这都哪跟哪呀。

  左思右想想不到好办法拒绝,心情坏透了。刚好这一天堂弟歇班回家,来我这上网。我像抓住救命稻草一样,赶紧趁没人的空把心里的想法告诉了他。这个堂弟早在6,7年前就怀疑我是同志,刚好有一次被他发现我浏览同志网站,我只好向他坦白了。他的态度是不支持不反对,就这我已经念佛了,总算有个说话的人了。当得知我的苦闷之后,堂弟说:很简单,先交往几天,再找机会和理由拒绝。我听了也说不出更好的办法,就采纳了他的建议,但是心里还是有块心病。毕竟拖延不是上策。

  在随后的几天里,我向所有能谈这件事的朋友请教对策,都没有更好的办法心里更郁闷了。一边和那个女孩敷衍着,一边绞尽脑汁想对策。我知道对不起她,我得尽快和她分手。

  我给远在德国的同学,也是唯一的知心朋友写了封邮件,把事情经过告诉了她,让她见信赶紧回复我,并让她帮我问问关于出国的事情。其实我不是真的想出国,我舍不得妈妈。爸爸去世7年了,哥哥和弟弟也都结婚另过,家里只剩妈妈和我,我走了妈妈谁照顾?那年我在外地工作,家里拆迁,新房的装修,这些都是妈妈自己在办。妈妈已经老了,需要人照顾了。我不能走。但是我又不能总逃避现实啊!即便逃到国外不还是让妈妈担心吗?

  就这样焦虑着,纠结着,期盼着,同学终于来信了,和我约好时间视频长谈。

  到了约定的时间,我早早等在电脑前,急切等待着同学的电话响起。

  同学上来了,简单寒暄后,我又把事情经过详细讲给她。中间她时不时插几句。

  听了我的叙述,同学首先讲了出国的繁琐程序,接着指出我其实是逃避现实的想法和做法。最后说:你无论怎么想,想的再周全再多,也都是自己给自己增加压力,也许事情并不像你想象得那么坏,也许恰好会出现你意料之外的那个局面,正视现实和问题,勇敢面对,只有等到局面出现才能应对。你现在给自己一根根的增加稻草,总有一天那最后一根稻草会把你压垮。

  听了同学的话我心里豁然开朗了,以前的阴霾一扫而光。我长出了一口气,心里有了主心骨。

  我决定把实情告诉妈妈,我必须告诉她。这是我人生的大事,我不能对妈妈有所隐瞒,她有权利知道她的儿子是个什么样的人,而我也不能这样暗无天日的活着了。

  我把这个决定告诉同学,她说:我支持你,但是要慢慢说,别刺激到老人家。我笑着说我会的,我这么多天苦苦挣扎,其实就是为了这个决定,而我自己还没认识到这一点。既然决策已经做出了,下面我就知道该怎么做了,就是做决策的这个过程太痛苦了。

  那一夜我忽然兴奋起来,怎么也睡不着了。其实这半个多月我每晚都睡不着,但今夜不一样,那是轻松的。

  对,既然决定出柜,就要准备些关于出柜的资料,给妈妈看,妈妈应该没机会接触到这些的。

  我突然想到,听说有个吴幼坚女士,是国内第一个站出来公开支持同志儿子的妈妈,同志们都亲切地叫她吴妈妈。我马上搜索吴幼坚三个字,看到她有博客,马上进去查看。我一篇一篇文章的看,凡是认为有用的就存为书签,以便妈妈能很方便的看到。我存了二十几篇文章,有国际国内的文件,有同志的心声,有吴妈妈演讲的视频,还有同妻们的控诉。

  天亮了,我终于感觉到有了一丝困倦,才恋恋不舍地关了电脑。

  睡醒后,我想到,要给妈妈打个电话,让她有空回家一趟。妈妈在哥哥家照看侄女。我拨通妈妈的电话,问了几句闲话,吞吞吐吐地说:妈妈,您哪天有空回家来吧,我有事说。妈妈问:是不是要约那女孩来家里做客?我说和这有关,还有别的事。妈妈说:你哥哥这几天出差,我等他回来再回家去,另外我还有社区例行体检的事。我说那等您体检完再回来吧。

  挂了电话,我又忧郁了。这么正经八百的说,妈妈肯定猜疑有什么问题了,到底说不说呢?想了半天,还是说的好,既然决定了就不能变,不说肯定还有别的麻烦,万一再有人介绍女孩给我呢?

  在随后的几天里,我一边继续搜集资料,一边在想怎么拒绝那女孩。期间我又和同学通了几次电话,她建议我不和她说实情,只说不合适就行。我也这么想。但是隐隐感觉不好。

  前些前我和那女孩还是隔一天一个电话,聊些家常,始终不说我们俩的事。不是不说,是根本不想说,心根本没在那。在四天没通电话之后,第五天晚上,我打了个电话给那女孩。随便聊了几句,我说有个事不知道怎么说。她问什么事,我说我正在想用什么方法说能不让你受到伤害。她继续追问,我只好说,我这几天没联系你,我思考了几天,觉得我还是习惯了自己一个人的生活,我不想被别人打扰我的清净。这不是你不好,是我自己的问题。女孩听了,说,我很高兴你能这么坦诚,而且是和我亲自说,而不是通过媒人转达。我尊重你的决定。其实之前我感觉的不好就是撒谎。我这样说不像她说的那么坦诚,而是另有苦衷。但是这苦衷又不能言明。现在她这么说我更感觉对不起她。但是还好我能及时决定分手,否则交往深了更不好办。

  聊了2个多小时,我们都很平静,还互相送了祝福。

  这件事有了比较满意的结果,剩下的就是怎么和妈妈说了。

  此间堂妹总在追问我们交往的状况,其他的我都实话实说了,但分手的事我没说。怕她告诉妈妈,引起妈妈不必要的猜疑。我要自己告诉她。又过了几天,堂妹突然来电话说,是不是分手了,我听女方媒人说的我才知道,你瞒的还真紧啊。我说你别管了,我有我的计划。

  离妈妈回家的日子越来越近了,我始终有点忐忑,怕妈妈不能接受。以我对妈妈的了解,她心里有疑问肯定乱猜,搞不好提前回家。

  果然被我猜中了。

  那天我出去办事,快中午了才回到家。一进门就看见妈妈的鞋子,鞋柜上放着门钥匙。我到各个房间看了看,妈妈没在家应该是出去玩去了。我把耳机塞上,听手机里的歌。我还没想好怎么开口。

  有人敲门,我开了门,妈妈说,我去你四叔家看看小孙子,没注意把门带上了,忘记拿钥匙了。接着妈妈问,什么事,说吧。我说,等晚上说吧。妈妈拿了钥匙又走了。

  我赶紧给四叔家的弟弟打电话,说妈妈提前来了,怎么办。这个弟弟也是知道我的,前几天大姑来串门,席间大姑和四婶问我和那女孩怎么样了,弟弟说你们别管,我来问。送走大姑,弟弟来到我家,我借着酒也和弟弟说了我的事,并且告诉他我要和妈妈坦白。弟弟也很明白,说性倾向是正常的,没什么,不要吓着老人家就行,万一你控制不住局面了给我电话,我来帮你。今天接到我电话弟弟说在外面替公司采购,要我晚上晚点说,怕有人来串门,一有情况我马上来。

  有了这个弟弟的话我放心多了。

  晚饭时果然堂妹来了,看见我也没说什么,叫妈妈一起去玩。前面提的那个堂弟也来玩,我告诉他,别玩太晚,你伯娘一回来你就走。他猜到我要干什么,就说慢点说,别吓着老人家。我真的很感谢这两个弟弟,不但不歧视我,还给了我很大的鼓励。

  妈妈和堂妹又回来了,没几分钟又出去了。我猜她们肯定在说我的事。至于妈妈知道不知道我分手的事,我还是没把握。

  晚上9点半了,妈妈回来了。堂弟起身走了,临走看了我一眼。

  我早已经准备好了热水,等妈妈进我房间时我说:妈妈您泡脚吧,解解乏。我打了水,试了温度,给妈妈搬了小凳子,拿了毛巾。我说妈我给你洗吧。妈妈说我自己来,现在还用不着你伺候。妈妈泡着脚问,什么事啊,说吧。我说等洗完再说。其实就是到了现在我都没想好怎么开口说第一句话。我知道妈妈没有心脏病和高血压病史,但是我还是担心她受刺激。我甚至问堂弟要不要买点这方面的药来备用。堂弟说不用。我又准备好了纸巾,万一妈妈哭起来好用,我还把堂弟的电话号码调出来备用。其实在妈妈第二次来电话问我要说什么事的时候,妈妈突然插了一句:你是不是生理上有什么毛病啊?我没反应过来,下意识的说没有。妈妈也没再多问。就是妈妈的这一问让我感到,这是个机会。我可以顺着这个话题往下说。

  在我这么胡思乱想了一通之后,妈妈洗完了脚。

  我把水倒掉,把小凳子和毛巾拿走,擦了地。

  我让妈妈坐在床边,我挨着妈妈坐下来。在做所有这一切的时候,我的眼睛始终不敢正视妈妈的眼睛。

  “是不是和女朋友分手了?”妈妈首先开口了。

  原来我想破脑袋都想不出怎么开口,就是没想到妈妈会先开口。

  “是。”

  “没关系,不喜欢我再托人给你介绍。”

  “不是。”

  “那是什么?”

  “我不喜欢女的。”

  “那你喜欢男的?”

  “是。”

  “你是同性恋?”

  “是。”

  “有人和你谈朋友吗?”

  “谈过两个,分手了。”

  “是不是打心眼里喜欢男的?”

  “是。”

  “有合适的就找个伴,没合适的就自己过吧。”

  一切都是那么平淡无奇,那么行云流水,就好像说着别人的事。

  我抬起头,看着妈妈的眼睛,左手揽着妈妈的后背,右手紧紧攥着妈妈的手:“妈妈,同性恋不是任何疾病,是少数人的正常的性倾向,是天生的,改不了的,也不是医生能治过来的,同性恋占总人口的3%至5%,全国有五六千万人呢,有男有女……”我说了好多好多。

  听完我的话,妈妈说:“好几年前你说有重要的事要告诉我,又没说,说是怕我接受不了,我就怀疑了。去年你老婶问我,说你接触的都是男的,别是同性恋吧,我就更往这想了。虽然妈妈没多少文化,但这有不是什么坏事。既然已经这样了,妈妈也没什么说的,妈妈只是担心你老了没个人照顾。”说着,妈妈就开始掉眼泪。我自己也泪水哗哗的流。我说:“妈妈,没事的,虽然我这么大了,但是我不放弃,如果有个人对我好,我就跟他过一辈子,实在没有不是还有敬老院了吗?我自己有手有脚的,又会照顾自己,我没事的。哥哥弟弟离的远,要是没人要我,我就在家伺候您。”

  妈妈开始哭出声来了。我紧紧搂着妈妈,紧紧抓住妈妈的手说:“没事的妈妈,没事的。我会工作,我会养活自己。”妈妈哽咽着说:“妈妈不是担心你是同性恋,妈妈是担心你这么大了,伴也不好找了,你老了怎么办?咱不图荣华富贵,只要吃的饱,别冻着,有几件换洗的衣服,干干净净的,有个好身体就行。你哥和你弟弟我都不担心,就担心你啊!”

  这就是我的妈妈,最最疼爱我的妈妈!她无时无刻不在惦记着自己至今仍然孑然一身的儿子!

  我用手擦掉妈妈的泪水,自己的泪水依旧在流。“妈妈您放心,我会照顾好自己的,没事的妈妈,没事的。”

  我极力的安慰妈妈。渐渐地,妈妈止住了泪水,又说了很多很多对以后的想法,我都使劲点头答应。

  看看时间,10点半了,我站起来说,妈妈,我去弄水,洗洗脸吧。我去放好水,看着妈妈洗脸。完了妈妈说,不早了,睡觉吧。

  我看着妈妈铺好床,关了灯,回到自己的房间。

  我关上门,坐在床边很久,没有睡意,只有感激和歉意。捆扰我这么多年的问题,妈妈几句话轻描淡写的就解决了。但是,我知道妈妈心里有多苦。

  我躺下来,没有关门,我怕万一妈妈有什么意外好赶快过去。我不敢睡。一夜不知道反复了多少次。直到妈妈来我的房间,我抬头看看妈妈,妈妈说睡吧。我说我怕您睡不着。妈妈说我没事,你睡吧。我这才感觉到困倦,渐渐合上眼睛。

  这一天是2012年11月12日,我这辈子都不会忘记的日子。这一天我39岁4个月零4天,也是我获得新生的一天。(文/Ermao1973)


阅读: 次 | 评论: 0 | 投稿

系统推荐图库(收费)
台湾消防兵
一波内内模特帅照(中)
台湾:SONG VOL 2 PHOTOBOOK MEN
网吧视频激聊
Fotos by Duc Anh Blue
开心就好
姓名
内容

上海同志图库(收费)
同志会所里的小帅哥
内裤秀系列
Very sunshine Boys
国产壮士
同志文库(免费)
健身房迷思:小正太对壮男的遐想
我公开了自己是同性恋:希望勇于做那个不一样的自己
我抱住他 他大声喊“我们在分享肉体”
爱上我的上半身
我的 同志新闻小说 阅读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