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搜索

上海,暧昧之夏

[日期:2012-11-27] 来源:  作者:      手机版 http://m.man77.cn
[字体: ]

我是城,八月的时候我住在上海。

  火车抵达上海站的时间是凌晨五点。收拾好行李走到月台时,天居然是亮的。

  一个人站在月台直到人流散尽。我才斜挎着背包平静地穿过地下通道。

  出了检票口就是广场。门口很多接应的人在大呼小叫。我淡淡一笑。因为知道不会有人来接我。

  上海的黎明来的太早。可能人们还没有睁开眼睛,整个城市就早早开始了它惯有的喧嚣。

  在原来的城市,这个时候,应该还是一片静悄悄。

  我来到这个城市是为一家公司做网站,主要负责美工。这家公司的老板叫梁明。他看过我的作品。他说,欢迎来公司效力。我简单收拾一下,就来了。

  公司安排我到大华新村与其他同事一起住。从地图上看,这里是上海偏左。那边的路,我丝毫不熟悉。所以第一次去是在南站的地下停车场叫的TAXI。

  在车上,我给梁明打电话。他说会有一个同事接应你。然后给了我一个手机号码。下了车我就拨那个号码。竟然听到背后的电话在响。一回头,看到人行道旁边一张年轻的笑脸。

  在朝阳温和地照射下,那淡淡的微笑显的非常灿烂。

  他上来握我的手。说,我是江枫。我看过你网站,也见过你的照片。很有缘能与你共事。

  我回报他同样真诚的笑脸。

  他说我帮你拿包,我就把电脑包给了他。

  房子是四室一厅的。我来了以后是三个人住。江枫说,这是你的房间。欢迎入住,新房客。

  我有单独的一间房子。很宽敞很干净。我不知道以前是否有人住过。但是衣柜和书柜都很齐全。我把背包里在佐丹奴买的几件T恤和纯棉布的休闲衫挂在了衣柜里。把CD机放在抽屉里。把电脑摆在书桌上。除此之外也没有什么要收拾的。

  几年来,我已经习惯这样的生活。不断行走在不同的城市。当我熟悉了一个城市,就开始在另外一个陌生的城市寻找工作。找到就走。随身携带的除了电脑和喜欢的CD,没有什么其他的东西了。衣服就带简单的几件,其它的送人。不够可以再买。但是我绝对不会让它成为累赘。每次走,我都不要有太多的行李。所以,每次我都视自己为最轻松的乘客。

  江枫敲我的门。蓝城,你可以先洗个澡休息一下。呆会我们吃早饭。

  吃饭的时候,我也认识了另外一位新同事。江枫说可以叫他磊子。磊子是苏州人,岁数比我和江枫都要大。但是一张娃娃脸和胖胖的身材使他看上去就像个孩子,和我印象中清秀的江南人丝毫不沾边。相反,江枫比他要成熟,也更耐看一点。我们大家说说笑笑吃着饭也很有意思。

  吃了饭我就去睡觉了。坐火车的时候我一夜未睡。磊子在客厅写程序。江枫在他屋子里做什么我不知道。反正是星期六。不用上班。其实即使是平时,他们也很少去公司上班。工作大多在家中的电脑上就可以完成。梁明跟我提到过这些。

  躺了一会我感觉没有什么睡意。就去找江枫问问工作上的事情。他说不着急。星期一大家一起去公司,到时候梁总会和你详细说。然后给了我一张乘车用的卡片。可以用它来乘的士、公交和地铁。他说今天和明天可以到处玩玩。可是他今天还有事情要处理,不能陪我,所以抱歉。如果我怕找不到路就呆在家上上网,明天再一块出去。其实没有关系,我说,上海我来过几次的。不会迷失。

  于是我关了门就出去了。我在马路旁边随便上了一辆公交,好像是738路。我不知道要去哪里。该下车的时候自然会下。车窗外阳光猛烈,可是依然人潮汹涌。一路上没有遇到熟悉的景色,于是我一直坐到终点站。下了车看到路牌才知道是南京西路。我沿着马路一直走。没有想到气温居然那么高。法国梧桐的叶子被烤得蔫蔫的软软的。我感觉身上一直在往外流汗。暗想老天要给我接风洗尘也用不着以这种方式吧。当我看到一个地铁站的入口立即就钻进去了。

  对于地铁的路线,我要熟悉的多。以前来上海,坐的最多的就是地铁。当我站在石门一路站的时候,我打算到人民广场去转转。可是这样的天气实在是不适合在太阳底下奔来奔去的。所以我临时决定去看一个人,生。

  生是我在网上认识的朋友。他一直回我的帖子。我们聊得投机,相见恨晚的。所以上次到上海,我顺便和他见了一面。而这次来上海工作,我并未让他知道。他居住在交通大学附近。可是现在怎么走才能到我是一点也不清楚。

  我给他打电话。我是蓝城。我现在在石门一路站,怎样走才能到你那里。

  他居然说刚起床。然后告诉我说他知道怎么坐公车,但具体是几路他一时也记不得了。

  然后他又说,这样吧,你坐地铁到人民广场换乘然后到徐家汇下,我在那等你。

  我说也好。你快点吧。

等我到了徐家汇,他果然已经站在那里了。他的样子一点也没有改变。棱角分明的脸庞,清爽的短发。上身是宽大的短袖T恤,配了一条洗得有点发白的破牛仔裤。

  穿过单行道,他过来拍拍我的肩膀。你小子,怎么来的这么突然。走,和我吃早饭。

  我说,可以啊。不过我已经吃过了。你吃我看,也算陪你。

  一年不见,没少贫啊你。他说那算了,早饭就省了。中午再一块去吃吧。

  于是我们从交大门口经过。穿过华山路。然后我看到那个一直记得的标志,上海影城。我说现在我来带路一定可以找到你家。

  他说我相信你。你带路的本领绝不亚于经过特殊训练的警犬。说话的时候他往前跑了几步。

  你小子找揍,我追上去给了他一拳,他笑着躲开了。

  到了他家,浑身舒服多了。他房子里的风格也没有什么变化。只是多了几幅画。居然是音像海报。我说这样看你家就像个音像店。他说那也没有什么不好,等我有空说不定就真的去开个音像店。

  我跟他讲今天本来打算到处转转的,可是天气太热。

  他说那就在我家老实呆着。

  有什么好玩的吗,我问他。

  他说有啊,你要不要看DVD。

  反正也没有事,那就随便吧。有什么好片子。

  有,你一定会喜欢。

  然后他拿出了《摄氏零度》。

  的确是我想看的。但我一直没有找到哪里有的卖。

  片子是后来剪辑的。主要是关于《春光乍泻》的拍摄过程。还有花絮以及一些相关人物的访谈。这类东西很容易使我产生占有的欲望。有些东西本身很平凡,但是在某些情况下不容易得到,所以产生占有的欲望。得到的时候会有如获至宝的感觉。

  安静得看完那个片子已经是12点多了。其间我持续喝了三杯冰水。然后我们去徐家汇吃了午饭。吃饭期间也不停的聊天。都是他在说,我基本上不插话。其实我不是内向的人,熟悉我的人知道这一点。我也不是不会说话,只是在喧闹的情况下我不想多讲。也给别人说话的机会。

  下午我们继续聊天。在房间里边抽烟边聊。烟味使我思维敏感。我们无话不谈。有时候,我觉得和他聊天就像是一场激烈的战争。我们彼此要说服对方。可能有结果,也可能没有结果。但是过后我们还是好兄弟,而且一直会是。

  我跟他说,接下来一段时间我在上海工作。

  哪里。

  一个网站。公司在江边。透过玻璃可以看到外滩。

  他说也好,以后见面也会比较方面。

  晚上他坚持陪我到处走走。我想亦好。好久没有逛逛这个城市了。我们坐地铁到常熟路。然后就去淮海路的商场逛了一下。我们有一搭没一搭地乱侃。他说说不定会看到王菲。我说王菲在上海吗。他说是啊,前几天《大城小事》就在常熟路开镜。我看到报纸上的照片,有王菲和黎明。

  我的手机响。江枫打来电话,他问我是不是走丢了。我笑着说没有,和一个朋友在一起呢。顺便告诉他可能会回去的晚一点。他说没有关系。

  生建议我们喝几杯。我说刚来就喝酒,回去给同事的印象会不好。他说你这么能喝怕什么啊,就喝一点点嘛。酒吧里面的人还真是多。毕竟是周末,难得出来放松一下。尽管灯光很暗,那些美丽女子精心打造的脸庞上依然有点点星光在闪烁。我说,生,你看到女孩涂的发亮的嘴唇会有什么感觉。他说,我当艺术品来欣赏,你不会有什么邪念吧。我开玩笑说是啊,我有邪念,那又怎样。他说那好,我特批蓝城同志解除同志身份,允许泡吧和小姐。我笑的把刚喝到嘴里的酒又喷了出来。

  这间酒吧的光线很有特色。纯纯的线条如流动的水。有时是海底游动的鱼。有时是张开翅膀飞翔的鸟。光怪陆离的感觉深入头脑。

  我该回去了。他说我送你。然后我们步行到南京西路。我坐公车回去。在车上,我看到他点燃了一根中华,倚在法桐树上开始抽烟。

  很晚了,路边的店铺依旧灯火通明,现在应该是做生意的好时机。我想到这个时候,原来住的那个北方小镇,早就该陷入沉睡之中。

  回到房子的时候他们都没有睡觉,在上网。我笑着说你们都是夜猫子啊。

  我洗了个澡,到房间换了衣服后也打开电脑。看了看新闻,然后看了看讨论组。我去了一个聊天室,那里人声鼎沸热火朝天。我看了看,也没有熟悉的人在里面。这时,一个叫枫的人和我打了个招呼。Hello。我回他一模一样的字母。聊了几句我感觉困了。连再见也没有说就退出了聊天室。


阅读: 次 | 评论: 0 | 投稿

系统推荐图库(收费)
上海同志图库
男孩天空
体育会-18号 凸凸的~~
DDX Underwear : Antonio the Great
小贱样儿的
上海同志图库
姓名
内容

上海同志图库(收费)
泰国之恋剧照
贺成:来自黑龙江的帅哥
帅气男人热浪来袭
未知名的肌肉小猛男
同志文库(免费)
爱上小表哥
男友结婚,我却给他当伴郎
苦恼:我爱上了上铺的兄弟
我的第一次
我的 同志新闻小说 阅读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