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搜索

那年夏天

[日期:2012-04-04] 来源:  作者:      手机版 http://m.man77.cn
[字体: ]

 1.
2009年6月份的时候,我正期盼我的17岁的到来,在期盼的同时我也殷切希望我能尽快结束我的模拟考试生涯。


作为一个沿用教材的最后一批的学生,我们被告之面对会考一定要全力以赴,但是我们所有文科生集体觉得要不是老师月经乱掉否则他们不应该把模拟考卷出的这么不人性。
我把卷子翻来覆去看了几遍还是编不出实验的步骤,然后我彻底放弃了,拿着圆珠笔无聊的把图示描了一遍。
就在这时候我的口袋里手机震了一下。
我摸出来,点开:
你好,可以认识你吗?
我平时过的比较乏善可陈,偶尔看看同志网站,然后嗤之以鼻几个莫名其妙的征友启示,例如:
寻求老年人疼我!
寻求健壮司机!
寻求破处!
这是一个怪人的世界,所以我浸淫久了,也豪放写了一条征友启示,我只是含蓄说了下自己的情况然后,交友目的,我想了一下,还是填写:好友。
但是我写的那个信息和我现在收到的信息相隔时间太长了,长到我恍惚了,我回了一句:
你好 请问你是?
对方很快回复:
我在网站上看到你的信息所以加你的,你现在在哪里?
我在化学模考的考场上!
你胆子真大!!!他表示惊讶。
接着他又问:咱们见面吧,这上面说不清楚,你见见我,我也看看你。
我想也没想:那下午六点半在H中门口见吧。
下午的六点半,在我们新疆还是真正的下午,那时候的阳光很不错,似乎太阳最后的余热无私的分享给了我们。
考完试,交了卷子以后,我坐在位置上愣神,我又掏出手机仔细看了一遍我回复的东西,不禁扪心自问——我是不是太open了?
往也有人给我信息或者电话,但是怪蜀黍居多,他们总是渴望温暖我的心——最起码他们是这样说的,对于这些人,我自动屏蔽了,但是这一次,我要真和一个网友见面了,这实在是太刺激了,这种情绪一直伴着我去车棚推出电动车,然后忐忑不安的推出校门,放眼望去,到处是穿着花哨的学生,因为考试的缘故,大家终于脱掉了校服,并且发挥主观能动性换上了便装,远远望去就像是一群上乘务工的人员。
我把车推到了路边,拿出手机,准备发短信给那个人,问他在哪。
这时候我背后是嘟嘟嘟的鸣笛,我转过去看见一辆警车停在后面,从上面下来个警察,我摆摆手:我没违反规则啊。
他刚想说什么,我又说:我马上就走。说罢打算骑车走人。
喂!你走了我见谁?
我回过头,看了他一眼,他摘下了帽子,然后疑惑道:就是你吧?!
我点点头。
他笑起来,牙齿泛着品色:和我想的一模一样。
我皱着眉头问他:我是什么样的。
他哈哈一笑:你很阳光!
又正色道:而且比我高。
我点点头,他又把帽子戴上说:那行吧,咱们再联系,我走了。
我白痴的点点头目送他开着警车走了。
2.
回去的路上,我仔细分析了一下这一次见面,好像也没什么爆点啊,难道我们不合适,或者说我长相抱歉,他看不上所以走了?!
我洗澡的时候又仔细想了一遍,更加肯定这次见面我应该是被拒绝了,我看着镜子中满脸丰富的泡沫,忽然萌生一种——我是被丢开的坏牛肉的感觉。
洗完澡以后,我从包里拿出手机,看到上面显示的信息图标,点开后发现是他,上面写着:咱们晚上在公园见面吧。
我当时想到得唯一可能就是——这是不是求欢暗示?毕竟同志小说都是这样写道,难道要野战?
人总是希望刺激的,我当时接着剩下太阳的余热,回复了一个好字,再见他的时候就是我打着散步的旗号跑去了公园。
我在门口买了一杯橙汁,后来觉得自己不能太小气,所以又要了一杯,然后边喝边等他,很快我就看见他快步向我这里走来。
我把另一杯橙汁递给他——他道了声谢谢,然后接过橙汁,说:咱们去里面边聊边走走吧。因为第一次见面我总是紧张的,我们漫无边际聊着天,他在说警局的琐事云云,我在抱怨化学太难的不人道,直到后来,他喊住我:嘿!你叫什么名字。
我文绉绉地说:我叫苏潜,潜力无限的潜。
他撇撇嘴:啊,你是潜水员,你的名字挺好玩。
我点点头,问他:你呢?
阮涛。
阮涛,你多大了。
23
我17。
我看你也不像18。
我歪着脑袋看向他,他显然被我看毛了,然后清清喉咙:我是开玩笑。
我们走到一座桥边,我靠在桥边,说:休息一下吧,我走的累了。
他点点头,我就兀自坐在了桥的栏杆上,看着远处在路灯下打羽毛球的人。
这时候,阮涛,忽然说:你多重?
我刚要回答,他就走上前,环住我的腰,笑眯眯的说:我掂一下。
由于这个动作过于突兀,我下意识推开他的手,答非所问的说:你看他们怎么这个时候打球啊?
之后他的话就很少了,后来我们就友好的分手各回各家。
半夜的时候,我被手机吵醒,我接了起来,里面是他的声音,他问我:
我们是不是不合适?
我迷迷糊糊说:不是啊?
那你怎么不让我抱你?
你没说要抱我啊?
可是我说要掂一下你啊。
我忽然明白了,原来我无意间拒绝了他的暗示,我抱歉的说:我真不知道。
他在电话那边问:你睡了吗?
我说:睡了啊。
他笑着:你这么早睡怎么会学好化学。
我反问他:你为什么还不睡觉?
他说:我思来想去都不明白你为什么会拒绝我,所以我想亲自证实一下。
那你证实了吗?
他哈哈的笑了,然后说:不好意思吵醒你了,快睡吧。
我回了:没关系就挂了电话,然后一条信息进来了:我们明天还可以再见面吗?
我回了一个:好。就彻底进入了深睡眠。
3.
我是天秤座,有的时候在面对别人直面的表示时候总会害羞,很早之前我在报刊的一页测试版面做过一个测试,说的是面对用餐时间,你会用什么筷子,我选择的是铁筷子,对应的释义说我是一个表面可以大谈性事的人,但是一旦涉及到自己就会变成哑巴,用现在的一句话说我是闷骚的。
所以在同意下次见面,我有想好,如如果阮涛有再次抱我,我得积极配合一下他。
晚上,我们见面的时候,他带了两罐酸奶,递给我了一罐,然后我们接着边走边聊,等走到一个长椅的时候,他提议我们坐一下,我同意了,我们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忽然他把手对着微弱的光,说:看我的手纹,然后转而说:给我看下你的手纹。
我把手递给他,问他:你还会看这个啊。
他捏了下我的手,我就明白了,他这是想牵我的手,所以秉承我的主动回应的觉悟,我也捏了一下他的,阮涛似乎很兴奋,他不停把玩着我的手,从左手换到右手,又从右手换到左手,我费解的说:我真的是货真价实的手,不是义肢!
他笑了一下,然后很突然,摆过我的脸,猛地亲了我。
我脑袋一下懵了,所以直到他把舌头伸进我的嘴里,我才意识到自己接吻了,我来不及考虑这是初吻的文艺问题,而是瞬间的脸红,我感觉的到自己的脸烧了起来,我笨拙的回应着他,因为刚喝过果味酸奶,他的舌头是清新的苹果味道,我就努力多吮吸了几下,他忽然一把推开我,喘着粗气,问我:你感觉好吗?
我点点头,他一把抱住我,我被他抱的喘不过气,所以思维乱了,我说了句:你嘴里是苹果的味道。
他笑眯眯的又一次吻上我的唇,深入了解了一下我的口腔,然后咂咂嘴,想了一下:鸭子味道。
我想了一会儿,明白过来,也再一次亲了他,然后故作深思的说了句:鸡的味道!
他松开我,但是还是拉着我的手,然后把我的手放进了他的裤子口袋,坏笑的说:你看,硬了。
这是我第一次摸到同性的生殖器,虽然隔着布料,但是我还是感觉我手里攥着一团火苗,这时候他又亲了过来,他边亲我边说:我亲你的时候都感觉自己融化了,可是我停不下了……我愣了一下:你还好吗?
他点点头,环着我的腰的手更用力了,我仔细想来觉得我们的姿势很诡异,毕竟我的手还在他口袋里摸着那团火苗,我小心翼翼问:我可以拿出手吗?
他点点头,又接着吻我,眉毛、眼睛、脸颊,鼻尖顶着我的鼻子,温和的说:你真是个小孩子,话多。
我点点头,刚想说什么,他一把按下我的头再一次用嘴巴堵住我的嘴。
亲了一阵儿,我忽然肚子疼了起来,我急忙推开他,说:我肚子不舒服。
他着急了,急忙问我:你还好吧。
我摸着肚子,点点头:我要回家,可能是酸奶喝多了,而且还喝了二手酸奶。
他仔细想了一下,忽然笑了起来,正色道:小潜水员,我喜欢你。
突如其来的表白,而且是我肚子极度不舒服的时候,我点点头,然后握紧他的手,郑重的说:警察叔叔,快找个厕所给我!
4.
我和阮涛接吻了。
我和他拥抱了。
我摸他的‘小弟弟’了
他说喜欢我
那我算不算恋爱了。
我撑着脑袋问同桌:你和你男朋友接吻的时候说话吗?
她笑了:那说什么话,你要不要这么煞风景!
然后我们都静了一下,她鬼祟的问我:你有情况?
我点点头,忽然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立马纠正:电视剧!昨天电视剧,那对情侣第一次接吻,其中一个肯定第一次接吻,说了好多话。
同桌吃吃笑了起来:那是什么喜剧?
我:……
这时候发生了一件插曲,我们文科班即将面对会考,几位老师合计一下,觉得把我们这些人放出去参加考试肯定得丢大人,他们集体做了一项决议,那就是要我们中午早来半个小时,去阶梯教室参加补习,由于是几个班的合上,人很多,我去的比较晚,就坐到了最后一排,我抬起头发现面前是一个吊顶,这个吊顶设计的很巧妙,从我这个角度只能看到老师的腿,我百无聊赖趴在桌子上,忽然放在桌子的手机震了一下,我刚要拿,接过前排同学猛地一拉桌子,我的手机就顺着台阶啪啪啪啪滚到下面去了,等我摸索着找到它,它已经散架了,我在这里要说句公道话,诺基亚手机就是很耐摔啊,而且很好组装,最重要的是组装好了手机还能用!
我装好手机以后,查看了一下短息,发现时阮涛的,他问我在干嘛,我刚要回复,又进来一条:你怎么回复这么慢?
我只好告诉他我的手机做了自我解体,他没回我的这条短信。
下午在历史课的时候,阮涛发短信给我,说他在我们学校门外,我借着历史课代表的便利优势出去了,走到校门口,看见门卫大爷站在那里,我冲他谄媚笑着:大爷,让我出去一下中不中?
大爷吹胡子瞪眼睛:不中!我说你怎么老学我说话哩!
我笑着说:好听呗!
他笑着把门给我打开,我一出去间看见阮涛,确切说我先看到警车,发现他坐在里面,他探出头,递给我一个袋子,我看了一下发现是罐雀巢咖啡和一本书还有一部手机,他鄙夷的说:就你那手机快点别用了吧,这个你先去用啊。
我刚想说诺基亚不错之类话,他清清了嗓子:喂!你今天穿校服啊!
我点点头:今天上课啊。
他指着那本书:那是我很喜欢的一本书,是台湾一个作家写的,教授如何分配时间。
我点点头:我时间把握的挺好啊。
他伸出胳膊拉着我的校服,说:你这样一身穿着还挺小的,不过挺好看的。
然后挥挥手打发我进去,我进校门的时候,大爷拦住我:我说你是不是犯什么事情了,咋有警察找你哩?
我说:不中啊?!就跑开了,远远我听见他笑骂:你小子,我都说不让你学我说话,你怎么不停听哩!
5.
我的恋爱就是这样缓慢进行的,我总是会和阮涛在公园约会,我们一直止步在你亲吻拥抱拉手这方面,我记得有一次晚上,我们坐在人工湖边上,湖心亭是依依呀呀戏曲爱好者的昆曲,在这样香艳的戏曲里,引得我这个大男人也是宋玉情怀十分卫郎消瘦了。
阮涛忽然说:你想在想一下,咱们四十年后,我们还能坐在这里应该是很美妙的。
我恍然有点感动,虽然是警察但是肚子里还是柔肠,我拉拉他的手:你觉得我们会一起迎接下一个四十年?
他正色说:人家毛泽东都说了:不以恋爱为目的的结婚就是耍流氓!
我白了他一眼:那是不以结婚为目的的恋爱!!!
他晃着脑袋说:都一样。
我之前说过我的家乡在新疆,七月分的时候我们在七月五日时候考完了试,接着就得到消息说是街上出了问题,让我们暂且先不要回家。
这时候我的手机响了,是阮涛的号码,我接起来,他在那边焦急的说:你现在在哪里?
我说:我在教室呢,街上出了什么事情,我们现在不能回去。
他立刻说:你别回去,我到时候来接你。然后挂断电话。
后来我才知道在我们考试的时候外面已经乱成了一锅粥,虽然不是人间地狱,但都是人人自危,路上到处都是斑斑血迹,也有人倒在血泊中,阮涛把我送回家,他在车里抱了抱我,就让我上楼去。
七月六日以后,我们的城市成了一座安静的城市,我在这里生活了17年第一次见到这座国际化的都市忽然变得那么安静,当然偶尔外面的鸣笛声告诫我们现在任然是一个非常时期。
我拿出手机,最后一条短信是阮涛在七月四日发给我的,至此七月五日我们的网络就断了,信息也再没发出去过,我们似乎把注意力转到了广播上,人情的冷暖在这个时候忽然紧密起来,因为没有短信,所有联系都是通过手机,我们再也不用用短信祝福大家生日快乐 再也没有用短信祝福朋友暑假快乐,更多的是电话,我们的声音通过那条看不见的线散布在这个城市的上空,像一张亲情的网,就在这时候,阮涛和我有了实质的一步就是我们终于坦诚相见了,我现在还记得躺在他的床上时候的忐忑和脸红的忘我,以及疼痛的感觉,还有归于平静的情话低吟。
就这样我和阮涛上了床,我们这下应该更亲密了,就像我之前说的大家总是喜欢刺激的,我们有一段时间迷上了做爱,我们在书桌上,在地毯上,甚至是月色清朗的树林,我看着自己在月下发白的皮肤,忽然莫名的苍茫了,就是那种类似女人丝袜破了一条缝然后是丝丝冷意窜上心头。
我04年的时候看过康熙,那时候蔡康永没这么老小S也没现在这么漂亮,他们做过一期节目,请了几个比较娘的男生做通告,我记得其中那个最C的男生说过一句话:通常男生得到女生就不会再想要拥有了。
所以我担心这种情况的发生,但是直到有一次我独自一个人坐在步行街的椅子上从夜幕降临等到夜幕深锁依旧没等到阮涛时候,我忽然就明白过来,我和他的事情会完蛋了,那是一次约会,我厌倦了老跑去公园,就约在步行街,我那天特地穿了一双新鞋,新鞋总是磨脚的,我坐在椅子上等他,一直等到23点的时候,他还是没来,我打电话,他当时回了我一句:啊?你还在等啊,我今天有点忙,太不好意思了。
我挂了电话。
是啊,我现在还在等你,但是你留给我的就是整整一条街的孤独,我忍着脚痛慢慢走了回去,晚上洗了澡躺在床上,忽然手机响了,我接起来,他在电话那头问:你还在生气啊?我今天去超市买了东西给你啊。
我回了一句:没有生气,我要睡了。
6.
阮涛是一个浪漫的人,他总是需要我说点情话给他,但是就像我前面讲过的我是个害羞的人,有的时候肯定说不出来,但是他却经常对我说,各式各样的,肉麻的,温情的,可爱的。
他说:假如世界上就一罐空气了,我希望和你一起呼吸它。
当然这些都是他和我频繁做爱的前面。
我和他最后一次见面是在他家门外的广场上,我和他坐在台阶上,他忽然说了句:苏潜啊,我们是爱吗?
我点点头:我爱你。
他却看向远方:我觉得我们是419,长久的419.
我当时握紧了矿泉水瓶子,没说话,他肯定得说了句:我们这就是炮友关系,苏潜,我们这不是爱。
我在面对感情的时候有点后知后觉,但是一旦这个易碎品开始摇摇欲坠的时候,我总是会补上最后一把力,彻底推倒它!
那天晚上,我没回去,我们倒在床上的时候,他在我身上摸索着,我扭过头看着窗户外面的月亮,我记得那天在公园他设想四十年的时候也是这样的月色,外面的天是森冷的蟹壳色,我捧起他的脸,希望他能亲亲我,他却扭开了,转而亲我的耳垂,我五内沸然,徒劳无功倒在他的床上,在他在我身上耸动喘息的时候,粗劣的说:你怎么不叫啊!
我忽然觉得黑暗中这个人是谁,我当下恍然,揉了揉眼睛,悄悄的哭了。
第二天早上,我醒的很早,我看着睡梦中的他,我多少次早餐都是这样看着他,而他也会猛地睁开眼睛给我一个吻,但是这一次,我描摹着他的眉毛,咬咬牙,悄悄爬起来穿好衣服,把手机卡拔出来,把手机放在写字台上,推开门出去的时候,我忽然觉得这是我最狼狈的一天,我还真像是一个职业炮友,暮来朝出的。
我用跑的跑回家,扭开了热水器拼命把自己洗了一遍,然后有点重新做人的架势去理了发,我终于在开学的前一周结束了我的整整一个月的恋爱,自此我再没有和他联系过,阮涛似乎也没有再找过我,因为我一直有点幻想,譬如说他良心发现会觉得是自己不好所以才把我丢了,但是没有,一次都没有。
时间久开始慢慢往前走,我高三了,高三下学期了,要模考了。
新疆安定了,来网络了,有短信了。
来短信的那天,我的手机出现了阮涛的号码,他在电话那头问我:
你还好吗?
还好。
学习紧张吗?
快要高考了。
你想去哪里?
应该就在新疆吧,我这个人离不开家。
他在电话那头笑了,说:你还是老样子。
我想了一会儿:你打来有什么事情。
他在电话那头问我:你想我吗?
不等我回答,他说:我想你了。
我木木地说:我没想你。
我不信。
他又问:你讨厌我。
我说:谈不上讨厌也谈不上喜欢。
他在电话那头有点生气:你能不能和我好好说话!
我急了:你要我怎么和你好好说?你要我怎么和你好好说?要我含着热泪和你说吗,你要不要音乐伴奏!
半响,他在电话那边说:对不起,是我不对,但是我忘不了你。我知道你也没有忘了我。
摸着良心我的确没忘记他,我会在自己的日记里写到他,我也曾经模拟过他再一次找我,然后我接受他,最后我们真的一起度过了四十年。
但是……
当他真的来找我的时候,我忽然一下子莫名其妙的恶心起来,我意识到这是我自尊心的恶作剧,我就是这么感性的人,我没法允许什么人在感情上对我的戏弄,就像那个尤瑟纳尔说过一句我一直觉得无比刻薄但又无比精准的话:世上最肮脏的,莫过于自尊心。
我挂掉了那个电话。
你还记得我吗?
我从没忘记你?
你还喜欢我吗?
我从没停止喜欢过你。
你记得我说的话吗?
我记得你在喧嚣的夏天给我带来的惊喜;
我记得你和我坐在湖边听着缠绵悱恻的昆曲为我们设想的四十年。
我也记得你在警车里,带着欣赏的眼光,对我说:你这样一身穿着还挺显小的,不过挺好看的。
我在打最后一行字的时候,忽然意识到这个人似乎带走了我年少的恋爱岁月,我的人生被切成了两半,那个难以忘怀的阮涛就站在中央。不管他是好是坏,但总归使我指出了一条路,然后我就和他渐行渐远,最后我们再也见不到了。
有一天你会忘记我,有了新的爱情,投身于她的世界;有一天你会有一个美丽的妻子,可爱的孩子;有一天你会忙碌在纷繁的人群中,忘记年轻时的梦想;有一天你会和我擦肩而过,却辨认不出彼此;有一天你会想起我的名字,却记不起我的模样;有一天你会终老于病房,到死都不再想起我。


阅读: 次 | 评论: 0 | 投稿

系统推荐图库(收费)
喜欢这样的帅哥吗?
直男帥哥在家被強奸爆菊
[泰帅了]这是为杂志推出的写作
喜欢健身肌肉型男的,不可错过
恨他不是G星 Lorenzo Viota 浑身是力
小鲜肉--微博小面包,很菜吗?可以微博粉他
姓名
内容

上海同志图库(收费)
南京钟鼓楼的小生
同志会所里的帅哥
身材很棒的小鲜肉户外露肉照片
性感男模Ryan Burke
同志文库(免费)
同志爱情:没有人会一直等你
[激情H文] 表弟,轻点,疼
四十岁单身男同志的寂寞心灵独白
初三,那时还不懂性事
我的 同志新闻小说 阅读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