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搜索

深圳十年,走进我的生活并同居的三个男人

[日期:2011-01-24] 来源:  作者:      手机版 http://m.man77.cn
[字体: ]
第一个走进我生命的男人,因为自卑而离去
  我于1996年初来深圳,经过这10年来的风风雨雨,我的五官算是成熟了,但我对深圳的同志爱情却越来越陌生和琢磨不透。

  我并不是一个特别保守和不解风情的同志男人,我的文化、外貌和经济状况也绝对算得上中等水平。但在深圳10年,我竟然到现在还找不到归宿。我先后跟3个同志男人有过同居的经历,但最后都友好而痛苦地分了手。

  我搞不懂,究竟我在哪里出了错?

  第一个走进我生命的男人是小平——因为他常年理个很短的平头,同事和朋友都这样叫他。我们是1996年9月认识的,当时我在深南中路的新闻文化中心大厦里一家平面设计公司上班。公司经常接一些印刷单,然后转给印刷厂。

  公司很小,只有5个人,很多杂事都是由我操办。一般业务人员和老板接到单后,会转给我这个“常务值班代表”,我再通知印刷厂的业务主管来接单。而印刷厂负责跟我们联系的人就是小平。

  办公室里经常只剩下我一人,小平来接收业务的时候,通常都会坐一会儿。我会给他倒杯茶,他总是憨憨地表现出很感谢的样子。多次接触后,我对他有了好感。

  那时,他有一部摩托车,一下班就过来接我去吃饭,然后去兜风。10年前,有一部崭新的摩托车,算是有点“小康”了,我紧挨着他的后背,有一次不自觉地从后面抱紧他。之后,我们就这样开始同性同居了。

  小平人不坏,但就是有点憨,印刷厂几个业务主管中,他做的业务最少。所以,工资仅仅够他基本生活费用。

  我并不在乎他的经济状况,从一开始,就投入了全部的同性恋感情。

  我出生于小康之家,从小没有做过家务活,但为了他,我开始做饭、做早餐、做家务。晚上他回来晚了,我没有心思吃饭,不管再晚,我都要等到他回来才一起吃饭。

  大约半年后,我跳槽到康佳集团下属一家公司做设计师,工资比原来多了两倍。但他却在这时候失业了。其实,在深圳,失业是很正常的,我没有感觉这有什么难堪,但他找工作找了两三个月都找不到,却突然暴躁和自卑起来。我们俩在一起时,只要有一句话不中听,他就会摔门而出。

1996年8月12日,我永远记得这个日子。那天,他一早出门,到第二天凌晨两点还没有回家,我打电话到他几个朋友家询问,他们都不知道他去了哪里。3点钟左右,他突然打电话来说,他再也不回来了。

  我问他为什么,他说没有为什么,也不知道为什么。他那天到龙华镇一家工厂做行政工作,终于可以“独立自主”了,他不想继续在我的树阴下过日子,从此可以松一口气了,希望以后各奔东西。

  这就是我的第一次同志恋爱,我万万没想到是这样一种结局,更让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是,他本来没有任何理由抛弃我,却竟然走得那么绝情。

  第二个走进我生命的男人,因为太优秀,我离开了他

  第二个走进我生命的男人是一个“小男孩”,他比我小4岁,但比我高4厘米,我们因为这个小小的“插曲”经常拿来开玩笑,说是两项相加,“抵消”了,说两人是“最佳拍档”。

  “小男孩”还很单纯,在一家企业做内刊编辑。恋爱的日子里,几乎是我教着他怎么关心我、照顾我的。

  那时,他住长城大厦一楼的一间小房子里,门口的笼子里养一条很可爱的小狗。每天下班后,我就会跑到他的宿舍,和“小男孩”一起带小狗去草地玩。玩到11点左右,自己再回宿舍。

  刚开始,他不懂得送我。我告诉他,要送我到大巴站,你才可以回家;可等到他要回去时,我又觉得自己比他大,应该送他回去,这样送来送去,终于有一天,我干脆就把自己送进了他的宿舍。

  在我跟“小男孩”同志同居的日子里,没有吵过架,都各忙各的,有时一两天在一起一次,有时周末才住在一起。我感觉他就像我的小弟,而他也感觉我更像他大姐,总是对我有点客气。

  两年多以后,也就是2002年3月,他被总经理赏识,升任总经理助理。他们公司是一家有规模的公司,资产超过2个亿。那一年,他才26岁,而我已经30岁了。

  这个时候,我的工作却越来越不如意,我一怒之下就辞职了,呆在“家”里一边找工作一边伺候“小男孩”。

  然而,这个时候我才意识到,我最受不了圈子同志的目光——他们那种眼神简直会把我侮辱死,而且总是背后唧唧歪歪说他们的总经理助理跟别人不一样,人家是养小帅,他是养一个“老男人”。

  其实,“小男孩”并没有嫌弃我,但我觉得这样的日子非常尴尬,这种配合很不协调,就像吉他的一根弦松动了,音调不和谐,总感觉不舒服。我是个自尊心很强的男人,而且这段同志情缘也许一开始就是个错误,所以我开始检讨自己,也有意回避着他。

  有一天,我鼓起勇气告诉他,该分手了,否则再这样下去,弦就要断了。他不同意,但我坚决地离开了他。

 第三个走进我生命的男人,因为太成熟而变得困惑

  第三个走进我生命的男人是一个已经离异的40岁男人。之所以会选择他,是因为有前两次的感情挫折。

  那是2008年8月,我已经30岁了。我想,找对象如果不“门当户对”,容易造成搭配不协调,分手的概率会比较大。他虽然离过婚,但我先后有过两段同志同居的历史,这样算是扯平了,而且我们的学历、年龄和工作都比较接近,所以我认为,对我来说,现在是应该真正面对同性恋伴侣的时候了。

  我们确定同性恋爱关系后,有一天,我听说罗湖破落的旅游景点“东方神曲”里面有一个算命先生很厉害,算得很准,便带着好奇心去试试。那天是周六,也许是出于无聊吧,我硬是把他也拖了去。

  按理说,我们都不迷信,但人就是奇怪,只要心里有点矛盾,就会不自觉地产生迷信心理。我们俩都让那个算命先生算爱情的运程。也不知道是命运的捉弄,还是那个算命先生看我不顺眼,他竟然“算”出我的命是“多夫”命,说我这辈子必定会经历“两打”爱人,也就是说,我命中注定要“趟过24个男人的河”。

  没想到,从此,我的“不惑”男友中邪了,他跟我在一起不再开心,总是提不起精神。他联想到我以前跟两个男人同居后都没有结果,于是总是在我面前说,“人是不是应该相信命运?”意思是说,我的“多夫”之命是天生注定的,他自己只不过是我生命中的过客,长痛不如短痛,暗示着跟我分手。

  我知道,这个“不惑”男友是希望真正同性恋伴侣的、希望真正有个家庭,所以他才担心跟我没有结果。其实,我何尝不希望有个结果呢?但他竟然鬼使神差地相信那个算命的鬼话,心里面老是有一个疙瘩。

  2009年春节,本来早就说好一起过的,但他却突然提出要回老家,让我自己安排过春节。我知道这是他的“温柔分手策略”,也不再强求他。毕竟,我已经经历过感情的磨练,知道强扭的瓜不甜。

  这一年多来,我越来越渴望真爱,渴望结伴同侣,渴望有一个真正的归宿,但竟没有碰到一个对我付出真感情的男人。

  我周围的很多男男,经常会在别人面前特别是在男人面前宣称自己是单身主义者,其实,他们跟我一样,内心非常寂寞,我们比年轻男子和已婚男人更需要情感的慰藉。


阅读: 次 | 评论: 0 | 投稿

系统推荐图库(收费)
男模干农活也那么性感
泰国同志电影水男孩《Water Boyy》
你喜欢多毛(胸毛,腿毛,腋毛)的男人吗? 有的人和你喜欢,不过偶不是很喜欢
越南的帅哥 Trần Minh Quan
性感大叔 胸毛好多
警察弟弟 很耐看很舒服
姓名
内容

上海同志图库(收费)
性感的医生
2012亚洲同志候选人部分参与者 上海同志网精选(上)
大陆男男在家激情肛J 18禁
微博肌肉哥哥 自拍日常生活照片
同志文库(免费)
一个帅哥的艾滋经历
角落里的舞者
北京4年,我那些多彩的同志往事
大龄青年相亲记
我的 同志新闻小说 阅读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