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搜索

美国时评:同性恋为何难以接受

[日期:2010-08-12] 来源:  作者:      手机版 http://m.man77.cn
[字体: ]

日前,美国旧金山地区法院首席法官沃恩•沃克裁定,加州禁止同性恋者结婚的禁令违反宪法。


2008年,加州最高法院曾宣布同性恋婚姻合法,但此裁决却在同年的公投中被否决。直至两年后的今天,同性恋婚姻才“重获自由”。同性恋自古就存在於人类社会,却长期处於主流社会的边缘。那麼,是什麼让人们始终难以接受同性恋?
根深蒂固的宗教影响 世界主流宗教教义均不提倡同性恋
人类社会最开始明文反对同性恋,大概就是从宗教的教义开始。世界上主流宗教——包括伊斯兰﹑基督教﹑犹太教、印度教,在对待同性恋上基本立场统一:重者将同性恋称為罪孽、轻者则号召信徒远离同性恋行為,总之,同性恋大多被定义為“人类社会错误的越轨行為”。
现代歷史研究发现,在古希腊,同性恋还曾盛行一时,同性恋被认為是自然而高尚的。苏格拉底、亚里斯多德等大学者都是同性恋支持者,柏拉图还曾写道:“如同对待哲学一样,同性恋(只有)在野蛮人眼中是可耻的。”
但此后在欧洲兴起的犹太教和基督教,其(正统教会的)教义宣扬的精神都与古代对同性恋的认识大相径庭,同性恋更由於“违背了人类繁衍的天职”而被视為十恶不赦的大罪。
印度教对同性恋最宽容,穆斯林反对最激烈
2006至2008年,知名民意调查公司盖洛普对129个国家进行调查,其结果认证了宗教因素对同性恋的负面影响。
在主流宗教裡,最為宽容的印度教信徒裡,坚持反对同性恋的人数也接近受访者的半数(2009年,英国的印度教理事会还发布过 “印度教不谴责同性恋”的公告);基督教﹑犹太人和佛教(虽然佛教教义并无明确表明对同性恋的态度)反对者占大多数;穆斯林持反对态度的比率最高。
凡是古老宗教信仰成為主流文化的社会,其民眾大多对同性恋没有好感。在西方,把宗教描述為同性恋的“头号敌人”毫不夸张,歷史上,同性恋一方面由於宗教提倡的禁欲而频繁发生,反过来同性恋又受到迫害。
※被传承的道德伦理判断 同性恋是“反人类生育本能的行為”
宗教显然不是唯一反对同性恋的因素。在宗教以外,更多的社会成员习惯於从社会伦理和文化传统中寻找指引。
比如,虽然佛教和道教都不曾如其他宗教一样明确将同性恋定性為罪恶,但在中国传统道德伦理中,不结婚生育依然不能轻易被容忍。“生育本能说”,是社会伦理中反对同性恋最本质的来源。同性恋背了生育和繁衍的“自然规律”,对家族繁衍的构成潜在威胁。
同性恋破坏是性别角色越界,破坏社会组织
随着时代进步,主流社会对生育繁衍的期待发生变化、“生育本能说”也逐渐走向衰落,但同性恋的地位依然隐晦不明。
在很大程度上,人们对同性恋的态度,都受主流价值观所传导的“刻板印象”所影响。同性恋关係一般被认為是对传统性别角色的挑战——在男女搭配占绝对主流的情况下,其他任何关係几乎都自动被认為是“性别角色越界”的行為。
西方性伦理学家在解释“恐同者”行為时曾指出,同性恋往往被描述成“造成家庭、社会组织结构瓦解”的罪魁祸首。
事实上,无论在东西方传统文化中都带有“男性至上”的观念,同性关係则是对这种“传统所赋予”的特权的挑战。同性恋者(同时是“性别角色越界者”)则极容易被视為对这一传统模式的威胁,而不被主流社会所接受。
※出於政治需要的压制
以政治的名义反同性恋:希特勒曾迫害40万同性恋者
如今,经歷过歷史上几次宗教运\\动洗礼的欧洲,在观念和法律上都对同性恋已相当开放。最早承认同性恋婚姻立法的国家在荷兰,而欧洲也是当今同性恋政治家最活跃的舞台。但就在距今几十年前,政治也曾在这裡对同性恋者肆意蹂躪。
上世纪30年代初,希特勒统治下的纳粹德国开始对国内同性恋发起“大清洗”。
当时的党卫军领袖宣称,同性恋导致性别失衡、妨碍血统纯洁,使公民放弃生育的责任等:“这个男人国家,因同性恋问题正在走向自我毁灭。”在此政策之下,从1933到1944年,被判刑的同性恋者达48082人。反同性恋也成為纳粹政治的一个方面,1934年希特勒还曾以此為借口,為与保守力量结盟血洗衝锋队。
国际主导的反同性恋渐少,法律上不宽容依旧
当代国际社会,从法律上对同性恋进行刑事定罪、或以政府名义发起对同性恋的歧视已非常少,不少国家都已通过或积极推动同性恋婚姻的合法性。
像纳粹德国的极端例子也几乎绝跡,目前只有伊朗、沙特阿拉伯、苏丹和叶门等少数国家对同性恋行為判处死刑,而它们都是政教合一或宗教与政治紧密结合的国家。
据2009年瑞典Södertörn大学的报告数据显示,目前全球依然有约80个国家将同性恋行為定义為非法。
在对待同性恋相对宽容的中国,同性恋行為早在1740年代就被划出法律规范范围,但“文化大革命”期间又重新成為一个“罪名”;在1997年新刑法颁布前,“流氓罪”也常成為一些地方惩办同性恋者的工具。
实际上,法律的本职并非对行為的好与坏作道德判断。而从法律上对同性恋行為作出规定——无论支持还是反对,则不可避免地对社会成员的判断造成障碍。
同性恋曾被认為是“须治疗”的精神疾病
上世纪60年代,欧洲各国掀起一股為同性恋者“平反”潮流,英国将合法同性行為的年龄降低到16岁,荷兰於70年代率先停止将同性恋视為精神疾病。
但同性恋在世界上不少国家,继续作為一种非正常的、有精神病倾向的行為而存在,这样的定性也延缓了公眾对同性恋以及个人同性恋行為的客观认识。
中国的同性恋“非病理化”直到2001年才实现,新修订的《精神障碍分类与诊\\断标準》将“同性恋”从精神疾病名单中剔除,比世界卫生组织从 “精神与行為障碍分类名单”上删除此项晚7年。
在保守主义依然强大的美国,事情就更為复杂,虽然医学上同性恋早就被“非病理化”,在受宗教界影响颇深的民间,依然有大大小小的“同性恋研究与治疗”组织,致力於宣传改变性取向在科学上的可能性。
对艾滋病的恐惧,转嫁為对同性恋的抗拒
从医学上看,当代社会对同性恋的抗拒最直接的载体,是对人类尚且无法治愈的艾滋病的恐惧。自1981年美国报告第一例艾滋病起,同性恋就与瘟疫划上了等号。虽然同性恋并不等於艾滋病,但医学发现也证明,同性恋与艾滋病确有密切关係。
同性恋人群一直是艾滋病的薄弱防区,是艾滋病领域的“盲区”。据中国卫生部统计,新发现的艾滋病病毒感染者中,男男性行為传播导致的比例从 2007年的12.2%猛增至2009年的32.5%。
人类对艾滋病的认识尚浅\\,而大部分人对艾滋病传播机理又一知半解,艾滋病逐渐被人们误称為“男同病”——而此前让同性恋被接受而做出的诸多努力,也在人们对艾滋病的疯狂恐惧中,大打折扣。
结 语:白先勇小说《孽子》裡有这麼一段描述:“在我们的王国裡,只有黑夜,没有白天。天一亮,我们的王国便隐形起来了。”在世界上不少地方,这依然是同性恋者的真实写照。
对未知领域的恐惧、宗教信仰、伦理习俗甚至政治需要,让人们对本来就属於社会的一部分的同性恋心生抗拒。无论是支持抑或反对同性恋,要转变固有的观念总要有一个漫长的过程。但我们可以赋予同性恋者的,是选择的自由。
新闻来源: 中国评论月刊


阅读: 次 | 评论: 0 | 投稿

系统推荐图库(收费)
健身肌肉俱乐部
半裸帅哥们
上海同志SHGAY.COM男男图片-本有全裸的,为了不被和谐,只能点到为止
終極三國→林伯彥(張飛)
上海同志图库
2013年 上半年日本GAY片封面一览(18禁)
姓名
内容

上海同志图库(收费)
◎★泰國歌手★◎Fluke C-Quint
男色青年同志男模后台换性感内裤图片
我的直男帅哥
Calvin Harris @ GQ UK October 2016
同志文库(免费)
同志小说 处男的故事
那一段特殊的爱情
我的同志路
同事半夜把我的手放进他的内裤里
我的 同志新闻小说 阅读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