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搜索

瞬间十五年

[日期:2010-03-16] 来源:BFBAR  作者:      手机版 http://m.man77.cn
[字体: ]

经过了一整个冬天,气候渐渐暖和了起来。尤其今天,天空格外晴朗。我迎着午后灿烂的阳光走出家门,准备去学校报名 寒假结束了。

 当路过那家奶茶点门口的时候,我突然想起什么似的杵在那挪不开步子。是的,记得也是这么个下午,就在这,我遇到过一个女孩,准确的说,是两个。我猛吸着奶茶,迎面就走来一对有说有笑的男女。我本以为是一对情侣,定睛一看,才发现是一女孩同另一男生装扮的女子。本该不在意的,只是路人。而那男生装扮的女子却死命的盯着我看,我也没回避,搞不懂似的回盯。眼看就要擦身而过,那女子一把拉住我,一脸激动。 “沈宾,你怎么在这!?“我一头雾水,惊叫:“我不是沈什么,你认错人了!“接下来论到她吃惊了:“我是姐姐啊,难道你忘记了!??!“一旁的另一女生显然不明白发生了什么,嘴巴张得老大。“哎呀!你真的认错人了啦,我叫陈雨,而且我从来没听我妈说过我有个姐姐。“那女子仍不依不挠,“不可能的!不可能的!我不会认错人的,何况是我的亲生弟弟!“看着她带点神经质的错谔表情,我后退了几步,而后加快步伐逃离了那里。当听到那女子嘶吼咆哮的在后面叫喊着那沈姓名字的时候,我更是飞奔了起来。 跑回家里,躲进房间,我的心却是虚虚的。我曾经听说过类似的传言,谣说我是拣来的,我问过妈妈,妈妈一笑,不置可否,搂着我说,我的心肝宝贝怎么会是拣来的呢?妈妈很疼我,我信任她。可是有一件事,却让我迷惑,那就是,17岁的我,丢失了15年的记忆。 “过完节,大家也该收收心了,这个学期结束,大家就高三了。马上就得面临高考,面对人生最重要的转折点。。。。“老黑在讲台上口若悬河,泡沫星子乱溅,我就在下面没精打采的枯萎着。 老黑是我们的班主任,因为有次同学听到校长笑他越老皮肤越黑。既而大家背地里称他为老黑。其实除他皮肤黑以外,更因为他喜欢着黑色职业套装以及总是黑着脸穿梭于校园—几乎没人见过他笑,得以其名号更加响亮。 正昏昏欲睡,同桌小胖推了我一下。“诶,我说小雨,你怎么犯毒瘾似的,老打瞌睡啊?老黑正演说我们的转折点呢!坐好啊你,诶诶,你怎么回事啊?生病了吗?怎么了?“见我没搭理他,他悻悻的耸耸肩,无奈的摇摇头。我心里低咒,死胖子,又要我陪你唠叨,没空!塞上MP3,我随着Yanzi的歌声沉沉入睡。 醒来,已是放学时分。眨眨眼皮,我起身离开。小旁屁癫癫的从后面跑来,嘟哝我为理他,我继续前行,小胖就跟着。一路无话,突然想到点什么,我对小胖说:“胖子,我请你喝奶茶。“小胖喜出望外,不停的点头。绕路往那家奶茶店走去,一边走我一边祈祷,想要再次遇见那个女子,因为我想把事情弄清楚。我很后悔那次为什么要逃,如果当面问清楚,我也就不需要再这么花心思去“遇“她了。要了两杯冰奶茶,不理会老板娘诧异的眼神—显然,这种天气并不适合喝冰。小胖两只手来回交替着捧着奶茶,嘴巴哆哆嗦嗦哈着热气,“小雨,还只是初春啊,喝这么ice的东西,会不会有点。。。“没等他说完,我已经把喝剩的冰块连同方便杯扔进了垃圾筒,并且故意加大了力道,发出“砰“的一声,示意他闭嘴。也许是**过猛,撞击产生的巨响让我们立即成为了周围行人的焦点,小胖立马将吸管塞进嘴里,低下头吸了起来。我在心里窃笑,看你还罗嗦不。走到要分开走的十字路口,我回头看小胖,一杯奶茶下肚,他的脸都白了,我有点内疚,毕竟自己喜欢喝冰,也逼着别人“共享“是有些过分的。小胖见我盯他,慌忙问到:“怎么了,怎么了?出什么事了?!“我笑了笑,说,“我先回去了。“丢下一脸惊喜的小胖,我转身走掉了。仔细想想,跟他认识一年多了,我好象从来没给过他好脸色看,但他也都不曾在意我的态度,死心塌地的跟着我。也许,是因为我们同属班上的边缘人吧。 第二天,来到学校,听说小胖病了,昨晚发烧。我知道十之八九跟我那杯奶茶有关系,不免有些难受,决定下课去看看他。正想着,老黑从外面走来,身后跟着一个穿绿色衣服的男孩。顿时,全班肃静。 老黑领着男孩走上讲台,郑重其事的宣布道:“今天,我们班上来了一位新同学。他叫刘凯,大家以后就是同学了,要懂得互相照顾。刘凯,有什么话想跟大家说吗?“老黑看看那男孩,男孩却摇摇头。“那好,今天许扬生病没来上课,你暂时先做他那吧,下午我们再去搬课桌。陈雨,“老黑叫,我寻声望去,“照顾好新同学。“说完,走出了教室。没办法,我只得招呼他过来坐下。试着努力躲避那猛烈的眼神—从他走进教室门那刻开始,目光落在我身上就再也没移开过。四目相对,我莫名的不安。坐定之后,正好上课铃响。我缓缓神,叫他专心上课,语气略带不满。他听懂了我话中隐藏的意思,挪开了目光。可是一天下来,我总能有意无意发现他在瞄我,弄得我十分不解。最后一节课下课铃响,我收拾好书包,正要走。刘凯叫住我,“今天有空吗?“我问:“有什么事吗?“,他回答说:“也没什么大事,只是想跟你聊聊。“。“聊聊?没什么好聊的。我要去看望一个生病的同学。“我决绝的说。转身就走,他在背后大喊,“沈宾!你真的就不认识我了吗?还是,你还在生我的气?!“我瞪大了眼睛,回头对他说,“有兴趣一块儿去吗?“ 一块儿走着,我似乎有千百个问题想问,却被纷乱的思绪封住了嘴巴。他看出了我的犹豫, 先开口打破沉默:“如果你真的不是沈宾的话,那你们真的只能是双生儿了。“我紧接着说,“沈宾到底是谁?他在哪?真的跟我那么的相似吗?你,又是他什么人?“迫不及待,我将所有想知道的一口气问了出来。他只是不慌不忙的从口袋里拿出一个皮夹给我,“还记得这个吗?你送给我的。“接过皮夹,我细细打量起来。这是一个深棕色牛皮材质的钱夹,款式大大方方的,可惜有点过时,边缘有些磨损,显然用了一定时日了。打开来,左侧是一张相片,相片里两个十四、五岁的男孩子,夸张的笑着,稚气未脱的脸上满是快乐。其中一个是刘凯,另一个是。。。我合上皮夹不想再看,只听着他说:“我跟沈宾是从小到大的同学,也是最要好的朋友,虽同是男子,可我们的感情远远超过兄弟情谊,彼此也心照不宣,还是一块儿上学放学,一块儿做功课,一块儿吃饭洗澡,也睡同一张床。他总要偎在我怀里才能入睡,而我也习惯了有他的夜晚。“说到着,他喝了一口我刚买来的可乐,在湖边的长椅上坐下,继续说到:“后来一次因为我,他在车祸后失踪了,没人再见过他。直到上个月沈敬在上海街头看到你,她告诉我你可能失忆了。“不小心被可乐呛了一下,刘凯赶忙在我背上轻拍为我顺气,关切的问我“好点了没“,那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你说的沈敬就是那个像男生的女孩子吧?“我问,“恩,她是沈宾的姐姐。“我又问:“那沈宾为什么会发生车祸?为什么说是因为你?“这时,刘凯眉头一皱,像是陷入了不可自拔的痛苦之中,半天说不出话来。我忙道歉,“对不起,提到你的痛处了。“其实,对于他刚才说的一切,我没有半点记忆,可又不敢矢口否认,毕竟我也不知道。刘凯稍微调整了一下,接着说:“因为我背叛了他?“我感觉有点奇怪,“背叛?“,“恩,两年前,也就是他失踪前,我答应了一个女孩子的请求,跟她交往一天,仅仅一天,我不喜欢那女孩,要不是她近乎恳求,我想我也不会答应。而这些沈宾都不知道。当我告诉他我要跟别人交往的时候,他没说一句话,掉头跑开了,几乎就在下一秒,在我的眼前。。。我听到一声刺耳的刹车声,马上映入眼帘的就是卡车前血泊里的沈宾。。。“刘凯闭上了眼睛,仿佛当时的情景还历历在目。这让我想起了两年前的事:我睁开眼睛,挣扎着想坐起来,却被头颅内的阵阵剧痛扯裂了心,伸手一摸,头上裹着一层厚厚的纱布。屋外走来一位年纪稍长的女人和一个穿着白大褂的男人。那女人见我立起了上身,赶忙过来扶住我要我躺下,叮咛我不可以再这样。我只记得刚准备说什么来着,便眼前一黑,昏了过去。 刘凯伸出手掌在我眼前晃了晃,“发什么呆啊?“我大梦初醒,神情不太自然的问他:“那后来呢,他怎么又失踪了呢?难道没有在车祸中丧生吗?“而回答并未出乎我的意料。沈宾被送往医院,抢救还算及时,保住了性命。却在当晚深夜神秘失踪,没人知道他怎么走出病房,要知道,当时从手术台上下来,他还处于重度昏迷状态。犹如晴天霹雳,我顿觉天昏地暗,因为我清楚的记得,我从一间大房子走出来,冒着雨在街上艰难的行走。。。。到后来醒来看到一个女人,但,这中间又断掉了。 我意识到了些什么,站起身来道别离开。匆匆奔回家,楼上楼下疯了似的找妈妈,没找到。这才想起妈妈今天过那边去了,去看哥哥。妈妈跟那个我从没叫过一声爸爸,甚至两年来未曾见过面的男人离婚了,哥哥跟着他生活。至于哥哥,我们倒是经常见面的,偶尔喝喝茶吃个饭。长我四岁的哥哥跟妈妈一样疼我、宠我,而且他的舞跳得超赞,我一直视他为偶像。印象中哥哥说得最多的一句话就是,替我好好照顾妈妈。坐在沙发上,我焦急的等着妈妈回来,拿着遥控器不停的换台,实际上我根本没在看。终于,妈妈回来了,还有哥哥。我迎上去叫了声哥哥,发现妈妈脸色有些不对,还被哥哥搀扶着。连忙扶住她另一边,着急的问哥哥:“妈妈怎么了?“哥哥也很担心,“不知道啊,一直都好好的。忽然就头晕起来,刚才还差点昏倒了呢!“妈妈插话,“哪有那么夸张,不用担心,我没事的。“说着就要挣开我们,一个踉跄,又要倒下去。赶忙抓紧,“有去看医生吗?“哥哥也紧张了一下,“本来准备去的,可是妈妈说太晚了,坚持明天再去。“ 把妈妈送进房间,我跟着哥哥进了他的房间。“哈,小子,又要撒娇啦?!这么大了,还跟哥哥睡,羞羞!“哥哥调皮的叫着,我嘟起嘴巴瞪了他一眼。关上灯,我窝进哥哥的怀里,不知道为什么,这个时候我想起刘凯。哥哥一只手抱着我,另一只手环过我的脖子,轻轻的抚摩我额头上的伤疤。“真是可怜,这么小就要承受那么大的痛苦跟创伤。“哥哥心疼的说,我就安慰他:“都过去两年了,不要再想了。只要哥哥和妈妈一辈子都那么疼我,再来一次我都愿。。。“没等我说完,哥哥就打了我一嘴巴,“不许说傻话!“幸福的感觉蔓延开来,有些话我再也问不出口。 次日早晨,我跟哥哥请了假拉着妈妈去医院。因为我们都很不放心妈妈的身体,最近脸色越来越差了。如果让她自己去医院,肯定不可能,她又会溜去公司。所以我们专程请假陪她看医生。做完一系列检查,三人都有些疲倦。拿上医生开的安神药,我们准备离开医院。医生说,没什么大碍,可能失眠引起的睡眠不足,导致精神萎靡。回去以后要多注意休息,不要太操劳。更详细的情况要等到报告出来。你们周四来拿报告吧。走出医院,我对哥哥说:“你先陪妈妈回去吧,记得盯着她好好休息,不让她去公司。我得回学校了。“哥哥“恩“了一声,然后我叮嘱妈妈:“这几天不许去公司了,王叔叔一个人能行,你得信任他才行!“妈妈笑笑,说:“我知道了,我的乖儿子长大了,会管妈妈了。呵呵,你赶紧去学校吧,我这边有你哥哥就行了。别把功课耽误了,好不容易跟上了,就别再落下了。乖。“亲了一下妈妈,我便朝学校走去。 来到学校,小胖已经来上课了。令我觉得好笑的是,小胖没坐回我身边,而是将另外一张桌子搬到了原本该是走廊的位置,跟我们坐在了同排。好在我们是最后一排,中间有无走廊并没多大关系。这样一来,我们三人成了同“桌“,刘凯在中间,我跟小胖一左一右。我走到座位旁坐下,屁股还没挨着板凳,小胖就开问了,“去哪了?“我没回答他的问题,只是为那天的事道歉,他却跟我打哈哈。“不关你事啦。“笑着,我也就没再说什么了,中间的刘凯一直没做声,我看得出他很在意我的一举一动。 三天后,周四,天空灰蒙蒙的。 就像着了魔一样,昨天晚上我就开始做一个奇怪的梦,梦中,我满身是血,被一辆红色的大卡车追逐着,旁边一个女人大喊:“沈宾,快跑!!“醒来已是早晨,惊得满身虚汗,头就像要爆掉一样,一格格画面就像电影画面一样在大脑里闪过。慢慢地,我失去了知觉。。。再次醒来,时间到了中午。手机响起一串悦耳的铃声,拿起一看,是哥哥,按下接听键,我喂了一声,便听到哥哥变了腔调的声音。“妈妈。。。妈妈得了。。肺癌,晚期了。。。。。“手机滑落,摔在地上发出一声闷响。病床上的妈妈熟睡着,神态安然,脸色也并没有我想象中那么难看,哥哥刚为妈妈盖好被子,见我进来,一把把我拉进怀里,我清晰的感觉到两颗冰冷的液体穿过我的脖子,滑过我的背,流进了我的心里—原来哥哥这般的脆弱,我抱紧他,轻抚他宽阔的背脊,“坚强一些,一切会好的,妈妈不想看到我们难过。“话虽然这么说,可我也情不自禁的呜咽着。两个大男人,在洁白的病房里相拥哭泣,这该是幅怎样的画面。妈妈醒了,哥哥却在沙发上睡着了,哭累了,他。 我赶紧上前问妈妈需要点什么,是不是要喝水。妈妈摇摇头,只是伸出紧握的右手在我的面前打开,那里握着一把钥匙,我知道,那是妈妈保险柜的钥匙。妈妈把钥匙放在我的手心里,告诉我:“这是妈妈唯一能留给你的东西了。“我扑上去抱住了她,大喊:“我什么都不要,我只要你!“言毕,眼泪不争气的掉了下来。妈妈一边帮我拭泪一边继续说:“人都有离开的那一天,妈妈老了,并不是要走去多远,只是去完成生命的回归罢了。“说完,妈妈嘴角一扬,微笑的看着我,我抹去眼角剩余的泪水,回以一个微笑,我懂了,生命的流逝,不过只是回归她降临的地方。 回到家,我打开了妈妈留给我的保险柜。悉数里面的东西,房契、存单、律师委托书。。。。无非就是一些财产之类的东西,等等,这是什么?在一堆文件里,我翻出了一个暗红色的笔记本,打开,我看到了妈妈 凌厉的笔迹: “孩子,这是妈妈唯一能留给你的东西了,妈妈要把你失去的一切都还给你。过去的两年,请原谅妈妈的自私。妈妈是个没有安全感的人,特别是离婚后失去了你哥哥,妈妈更加的感觉到孤独和痛苦。直到两年前,出差到杭州,在街上碰到你。妈妈一辈子都忘不了刚看到你的那一刻:雨水融化了你头上凝固的血迹,倒在血泊中的你紧闭双眼,嘴巴却喃喃的叫着:‘妈妈,我冷。。。 把你送进医院,医生说你头部受到过剧烈的撞击,有脑震荡的迹象,伤口被雨水淋过,轻微的发炎,可能会导致失忆。我当时不知道该怎么办,我一个人只身在外地,又不能扔下你不管—当时没办法联系你的亲人,因为你身上什么联系方式也没有。我只好把你带回上海。本打算治疗好你之后,再想办法送你回家。可长期的照顾接触,我发现我对你有种无端的依赖,跟你呆在一块儿,我不会再去思念儿子,也不会感觉孤单痛苦,我把一切都寄托在了你身上。这才知道,渐渐的,我已经把你当作自己的亲生儿子一样看待,某种程度上,你在我心里已经取代了我自己的亲生儿子。这些是妈妈两年来整理到的有关你以前的笔记,倘若你还未想起以前的事,希望这些能对你有些帮助。 孩子,记住,不管妈妈在任何地方,妈妈永远爱你。” 揣上笔记本,我跑出了家门。我要去找刘凯,我要告诉他,我就是沈宾!我就是那个深爱他却迫于世俗不敢告诉他的沈宾!虽然很多事我仍然想不起来。可是我能肯定,我是沈宾,我的生命里有一个人,叫刘凯… 对面就是学校,马上就能见到他了,我不顾一切的向前冲去,刚跑到马路上,我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侧脸看去,一辆卡车,红色的卡车,刺耳的刹车声再一次响起,空中弥漫着泪水的味道…躺在冰冷的地上,我怔怔的望着天空。我想起,我和姐姐被人合称做”神经病”,因为我们的名字加在一起是”沈敬宾”;我想起,在西湖边上,凯凯搂着侧脸看去,卡车,红色的卡车,刺耳的刹车声再一次响起,空中弥漫着泪水的味道…躺在冰冷的地上,我怔怔的望着天空。 我想起,我和姐姐被人合称做”神经病”,因为我们的名字加在一起是”沈敬宾”;我想起,一个个美丽的夜晚,在西湖边上,凯凯搂着我和我一起数星星;我想起,小猴子偷偷的告诉我他暗恋我姐…我想起了很多,很多 只是瞬间,回塑了我十五年的记忆。微微一笑,我闭上了眼睛。


阅读: 次 | 评论: 0 | 投稿

系统推荐图库(收费)
日本22岁新生代模特-K
90后的男生
薛飞小帅cool
美少年之恋
魔都上海今夜无眠(2014上海同志骄傲周开幕式)M2&ICON酒吧人满为患
魅男的小吴奇隆
姓名
内容

上海同志图库(收费)
麒麟臂公狗腰 高颜性感小公狗 回家污起来
看了他,你也想去健身
Do Ba Dat, Mister Vietnam 2011 1st Runner Up
@禄米次男体摄影-黑&白--校篮球队队员
同志文库(免费)
[多图]夏日抹抹茶之超爽体验(无码版)
同志小说:我和我的华人男友
基友投稿:BF对我越好,我就越讨厌他
南昌故事:For one night (419)
我的 同志新闻小说 阅读历史